疼痛一点点吞噬清醒,眼前的画面开始不真切,那一抹刺心的痛感麻痹了紧绷的神经,再坚持一下,她就胜利了,可是……

顾子冉无力的闭上眼睛,从心而发的疲惫将她淹没,心脏跳动的蚀骨感更加重了。在倒地的时候,耳边的呼唤如此清晰,可她无力去理会。

不知昏睡了多久,耳边仪器的嘀嘀声不停刺激耳膜,顾子冉睁开澄澈的眼眸,入目却是一片刺眼的白。医院,她此生最不想来到的地方。

想要开口说话,喉咙一片干涸,半个音节都没有发出,口腔里药水残留的苦味她蹙了蹙眉。

“小姐,你醒了,醒了就好。”一直守候在顾子冉身边的桐姨说道,桐姨端起床头柜上的水,“小姐你喝点水吧!”

知道她不能坐起来喝水,桐姨细心的插了根吸管在杯子里,方便顾子冉吸吮。

清凉的水划过喉间,赶走了不适的干燥,顾子冉牵动了唇角,有些虚弱道,“谢谢桐姨。”

“跟我还客气什么!对我而言,你就跟我的孩子一样。”桐姨意外的说出了工作以外的话,照顾她是工作,关心她是本能。

顾子冉心里微微一暖,连不是家人的人都舍得关心她一下,而那些至亲呢,连面都没出现下,想到这,她的心里凝结的冰层又冷了一层。

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有些眩目,挂在墙上的钟声正巧提醒了顾子冉,她记得她晕倒的时候是下午,现在也是下午,她到底睡了几天?

“桐姨,我在医院住了几天?”她问身旁的桐姨。

桐姨道,“有三天了。”

该死!三天了,顾子冉不免有些焦急,本来自己无缘无故离开就没有告诉她,又拖了三天,顾子冉费力支起身子,强忍着钻心的疼,额头上的冷汗密布,“桐姨,我手机呢?”

我的小祖宗诶!桐姨被她的举动吓一跳,连忙摁住她,“小姐你别急,你的手机关机了正在充电呢!”

“拿来,给我。”

见她执意要起来,桐姨在她身后垫了个枕头,让她靠着舒服一点,“您等一下,我去拿来给您。”

看着桐姨去给她拿手机,顾子冉思绪一转,想到了白苡夏。她和白苡夏认识有多久了?她也没细数,感觉和白苡夏在一起的时间好短,每次见面不是拌嘴就是拌嘴,一向冷清的她好像爱上了这种感觉。

每次看白苡夏明明气死过去了隐忍着不发,她心里忍不住乐开花,世界上怎么会有像她这样好玩的人,就连以前在一起三年时光的凌涵都比不上她。

“小姐,您的手机。”桐姨把她手机拿来了。

接过手机,顾子冉看了下自己也没什么事,“桐姨,我这没事了。你跟老头子报个平安吧!”

“好。”桐姨转身离开了病房,顺手把门关上了。

看着偌大的vip病房,单调的摆设,除了落地窗前地板上铺下的阳光,莫名给了一丝温暖。

顾子冉嘴角微扬,带着阳光的温度,精致略显病态的容颜,看起来更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清澈眸里的波光渐渐温和,褪了那一丝冷冽,拿着手机有些茫然无措的举动,充满了孩子气。

其实她心里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打电话给白苡夏,很多天没见了很想她,想她清秀干净的容颜,清新又糯糯的声音,还有别扭的小脾气。

打呢还是不打呢?心里有两个小人作斗争。

身着黑色衣袍的小恶魔说,“打啊,为什么不打?白苡夏虽然有些抗拒你的举动,但她却从来没有义正言辞,干净利落的和你了断。别忘了,她身边还有一个凌涵呢,凌涵目前没有明确告诉白苡夏,她喜欢她。可白苡夏那颗松动的心可是你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撬动的,千万别让别人乘虚而入了。”

圣洁白衣的小天使却说,“为什么要打?白苡夏本来就不怎么喜欢你,对你顶多不排斥,就像其他人一样。如果你打过去的话,万一热脸又是贴到冷板凳上,你心里舒服!再者说了,白苡夏那个女人很不识好歹,三番五次拒绝你,让你脸面何存?难道你很贱?”

  L看s正版章H$节?上$N酷匠{/网!。

小天使这番话惹怒了小恶魔,“你个披着羊皮的狼,心怎么这么狠呢?白苡夏是她喜欢的人,是好是坏要你评论?”

“咋的,你很不服气?白苡夏那个女人就是不识好歹,值得付出那么多吗?”小天使的怒气也被勾上来了。

两人气势汹汹,眼神里燃烧着噼里啪啦的火焰,只要一点火星顷刻爆发。

顾子冉出声制止,“好了,至于怎么做?我自己会做,就不劳烦你们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