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刻,顾子冉这。

“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简直是败坏门风。”顾子冉面无表情直视着火大的老爷子,老爷子生气往茶几上丢下一摞散开的照片。

那照片上的人赫然就是顾子冉和白苡夏,各种角度都有,看来抓拍的人功底不错。

顾子冉冷哼了声,唇角讽刺的弧度却刺眼的很。

“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老爷子正襟危坐,看着一脸平静的自家孙女,终究狠不了心。

“如图所见,你看到的都是真的。”顾子冉到很坦然,她没什么要说的。

“你终究还是步了她的后尘。”老爷子带着无限感慨,淡淡说了句。当初以为就是她故意做给他看的,没想到赶走了一个又来一个,她为了那个女人,竟不惜低头求人。

顾子冉闻声身躯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下,心里已经结痂的伤口又开始鲜血淋漓了。老爷子口中的她,已经走了好多年了吧!

“你想做什么?”她开口问道,明白眼前这个老人的做事风格的顾子冉,猜想他下一步一定有什么动作。

“离开她。”果然又是这三个字,当初的她就是死在这三个字上吧。

顾子冉说的很决绝,语气里的坚定不容置疑,“可以,我死。”她在逼他,不要以为私底下的小动作她不知道,只是秉着那一丝的怜悯不计较,不要太得寸进尺。

“你……这是要气死我吗?”老爷子气得胡子发抖,这一个个不肖子孙,气死他了。

“呵!”笑得迷死人不偿命的顾子冉说道,“我到真想您能气死呢!”

这下顾子冉真把老爷子气着了,老爷子一把扔过茶几上的茶杯,“给我滚……”

顾子冉没有躲,茶杯擦过她的额角,留下一道腥红刺目的血痕,“咣当”一声落成碎片。

此举倒是惊醒了厅中一行人,大家纷纷发觉刚才发生了什么。

“小姐,你流血了。”桐姨赶紧拿出手帕给她止血。

“不用。”顾子冉挡住桐姨的手,任由血迹模糊了视线,思绪却飘回了八年前。

地上一片腥红,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那么强烈,原本姣好的面容却是血肉模糊,看不清原来的样子。

  ‘Z酷/%匠网}永{j久;;免5费;+看)小J说e

年仅十五岁的她站在人群中,仰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厦,在看看地上流了一摊血早已失去生命气息的人,除了震惊惊恐和眸子里抑制不住的颤抖,还有不相信,不相信什么,不相信那个倒在血泊里的人,是她的姑姑顾清菀。

早上还说说笑笑的人,毫无准备经历了一场恋人的消殒,到了傍晚,她竟也选择了离去。殉情,她用最极端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爱的绝心。

造物主创造了人类,又把人类分为男女,他以为只有异性相吸的爱才能永恒,可他又怎知同性不一定相斥会会相吸,而他也料想不到他们的爱更为纯洁,更能永恒。(这是我的一点感悟,我想同性的爱就是这样,在有一点上,比异性恋更纯洁美好。)

这是顾清菀常对她说的,这个世界上不一定全是偶然,它的出现就是为了证明。顾清菀就用她的生命诠释了她最纯洁最永恒的爱。

顾子冉以前从来不懂自己的姑姑顾清菀为什么喜欢女人,看她总是依偎在那个笑容温柔的女子身旁,撒娇噘嘴讨那个女子的宠爱,那个女子宠溺答应她的全部无理要求,画面很温馨很幸福,顾清菀嘴角的弧度印证了她每一个快乐瞬间。

在她遇见凌涵后,她明白了那是爱,超越世俗的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指点,谩骂,只要做彼此眼中最好最爱的人即可。

白苡夏,则给了她最真切的感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