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苡夏,找我什么事?”一袭帅气格子衬衫外面套了件开衫,配浅色牛仔裤的顾子冉吊儿郎当问道。

白苡夏看着顾子冉拽拽的样子,顾子冉最近衣服搭配,好像在走小清新的路线耶!我去,到底在想什么啊你?一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有的没的?

强行拉回思绪,白苡夏想起自己找顾子冉来什么事?“那个,学校里传的事都是真的吗?”

顾子冉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是真的,你问这个干嘛?”

“这件事是你干的吗?”

“不是。”顾子冉想也没想就否认了。这件事是她授意的,却不是她干的。

“哦。”得到了答案,结果好像也没那么重要了。白苡夏不得不说,她心里因为顾子冉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变化,她好像说不出来那是什么。

气氛有那么一些尴尬,两个人都保持沉默。白苡夏是因为心里的变化,不好意思找话说;而顾子冉却有些烦躁,老头子打电话来了,催她回去。

“那个……”白苡夏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算说一句话,被顾子冉不耐烦的一句话打断了。

“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话音刚落,转身便离开了。但她的脸色在转身一瞬变得苍白,面无表情的脸压抑着心脏跳动的阵痛。

白苡夏错愕她的冷漠,心里一股酸涩的味道在无限蔓延。

有一种不知名的喜欢,就在悄然不经意间。

自那一天后,白苡夏再也没见到顾子冉,一种名为空荡荡的失落一直徘徊她左右。

白苡夏也不知如何正视自己的感情,自从她和母亲被赶走安家,再到母亲病重离开人世,她心里极其恨着那个狠心的男人。她排斥与男性接触,害怕自己有一天也会步母亲的后尘。可是,她心里却又渴望身边能有一个像母亲的人保护她。

  /2更;E新3最)快@0上酷z匠网,“

顾子冉,算吗?脑海闪过顾子冉那张精致妖娆的脸。

“夏夏,这几天都没有看到冉爷找你诶!”看她看书看到神游的米小芫凑到她身边,“你们俩闹矛盾了?”

听到身边有人说话,白苡夏回神,“没有啊!”

“那怎么没看到冉爷?”米小芫说。

白苡夏苦笑一声,“我哪知道啊?”她也好多天没看到顾子冉了。

听着米小芫一口一个冉爷的,白苡夏不禁想到了什么,“小芫,你不觉顾子冉每天来找我很奇怪吗?”

“很奇怪吗?我倒不觉得,冉爷天天来找你就说明她对你有意思呗!况且,冉爷自己也承认了。”

“有意思?两个女人之间能有什么意思?”白苡夏不解,在有些地方,她还真的是朵小白花。

“笨!”米小芫翻了个白眼,“她喜欢你啊,就跟男人喜欢女人一样。你是不是觉得喜欢同性,很恶心,很变态?”

“嗯。”白苡夏很诚实点了点头。

“看样子我要好好给你洗洗脑了。”作为资深腐女的米小芫顿时觉得净化一下白苡夏是个很神圣的任务。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米小芫脸不红心不跳讲完了一堆关于百合。“怎样?有木有觉得受益匪浅?”

刚才米小芫讲得可谓是口水横飞,天花乱坠,白苡夏不争气的脸红了N次,尺度超出了范围。

看着白苡夏还不解的样子,米小芫又接着说,“其实你不必觉得喜欢同性,就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这个世界早就不遵循它的轨迹了,喜欢就是喜欢。如果你还是不相信,你也可以查一下,现在同性恋也开始合法化了。我表姐就是,上月她就在国外和她女友完婚。”

“小芫,我…”白苡夏还是有顾虑。

米小芫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好了,不要有顾虑,如果是真的喜欢,就不要错过。我只能这样说了,毕竟怎么办还得看你的!”

额,话是没错,喜欢是这样吗?白苡夏承认,顾子冉确实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不由自主想依赖,但她觉得她们的关系似乎还没有到那一步,也只能算是顾子冉的一厢情愿。

“小芫,我会好好想的。”合上书,白苡夏说道。

米小芫站起身,“那也就这样吧!其实同性恋也很美的,要不是我对同性没感觉,不然我也轰轰烈烈来一场。”

说完就拜拜了,赶去跟自家男票约会了。留下白苡夏一个人在沉思,以后怎样面对顾子冉的感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