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邱青印想到了什么,朝门那边看去。

  门竟然是开着的!

  “该死的!”邱青印骂了一句,警觉地看向周围。

  这时,一阵古怪的声音传过来。

  “吧唧……唔……吧唧……”

  这是咀嚼的声音,在厨房里传过来的。

  邱青印移动脚步,向厨房走去,只见黑暗之中,厨房里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忽闪忽瞪。

  借着卫生间的微光,邱青印看到一只面目狰狞的僵尸正抱着一条人的大腿啃着,肉星直溅,它也似乎没注意到有人在看着它,啃得不亦乐乎。

  旁边地面上,一个缺胳膊少腿的人正在苟延残喘。

  这个倒霉的家伙四肢全被卸下当晚餐了,整个人已经成了一个人棍。

  他脖子上的青筋爆出,显然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和恐惧,却偏偏喊不出声来,一张俊俏的脸也变得无比狰扎。

  这时,邱青印却第一次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因为那个被啃了大半的人……

  就是邱青印!

  也就是说,那个人就是他自己!

  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那只正在吃晚餐的僵尸抬起了头,它两只血红的,铜铃大小的眼睛透露出嗜血的光芒。

  “吼!——”它冲了过来。

  即使是驭鬼师,身手也不弱于一个普通的国家级拳击运动员,邱青印一个纵身,绕过僵尸兄。

  但僵尸兄也不是吃软饭长大的,见面前这个弱小的人类竟然躲过了自己伟的会心一击,顿时怒了,张开满是腥味的大嘴,将尖牙利齿暴露出来,发出“……嘶……嘶”的声音,想要让这个人类臣服于自己的大黄牙之下。

  邱青印哪懂僵尸怎么想,顺手抄起一把菜刀砍了上去,颇有点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威猛。

  僵尸兄一时不察,被砍中右臂,像切豆腐似的,一条手臂就被麻利地砍了下来,黑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溅得满屋子都是黑血,和日本某些伪恐怖片有的一拼。

  “吼!”

  僵尸兄似乎也知道痛,大叫起来,却迟迟不敢再冲上来攻击邱青印,似乎是怕了。

  邱青印活动活动用力过猛的右手,就要再冲上来解决这只僵尸。

  这时,地上的“邱青印”也“哼哼”起来,一秒钟之后就彻底没了动静,想必是见到大仇得报,心事已了,就安心去了。

  邱青印也很是奇怪这个出现在自己家里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但见那只僵尸也有些凶光毕露的样子,哪管那么多,举着菜刀就往下砍。

  那只僵尸也扑了过来。

  “咔!”骨头碎裂的声音。

  僵尸停在半空中,像被施展了定身术。

  而邱青印的菜刀,正砍在地上那具同自己长相一样的尸体上,刀刃卡在他鼻梁下的骨头上!

  “咔嚓——”

  似乎什么东西碎开了,当邱青印再次睁开眼睛时,电影已经不知循环放到第几遍了。电影里一群失魂落魄的人正在玩命地狂奔,后面几个蹦蹦跳跳的清代官服僵尸正在追着他们,演员的动作惟妙惟肖,生动搞笑,显得十分滑稽。

  抬头看挂在墙上的钟,时针还差一点点就指向“五”了。

  “咚!咚!……”门被敲响,声音很急促。

  “怎么不敲门铃啊!”邱青印晃了晃脑袋,慢腾腾的跑去开门。

  走至门前,他一把拉开门,门外站着一堵墙。

  “改鬼打墙了么?”邱青印懒洋洋地道。

  酷匠网‘永久,\免O(费看¤小“说^

  那堵“墙”缓缓移开,三男两女五个人正看着他。

  “请问您是邱青印先生么?”其中一位戴着白色眼睛的俊美男子首先迎上来,笑着问道。

  邱青印眯着眼睛,也回笑道,“不错,我就是邱青印,不知道各位是……”

  “噢,我们是何知臣介绍来的,是准备和您一起……”

  “噢——”把一个噢字拖得老长,邱青印笑着走出门,迎上去,然后……

  然后一个拳头砸在俊美男子的鼻梁上,俊美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被砸倒在地。

  邱青印“哈哈”大笑几声,一脚踩在男子的身上,中二病犯似的摆了个“poss”,意气风发地道,“汝等宵小,胆敢戏弄于我,我饶你不得!”

  顿时,场面一片混乱。

  ……

  十分钟后戴白眼睛的俊美男子双手抱膝,窝在沙发上,一脸幽怨地看着对面正在嗑瓜子的邱青印。

  “喂喂!别怨妇似的看着我,我可没有把你始乱终弃。”邱青印翻白眼道。

  男子作势要扑到邱青印怀里,腻声道,“这么说,你是不打算抛弃我了!太好了,亲爱的!”

  “呕——”

  “怎么啦?”

  “我吃的瓜子全被吐出来了……”

  ……

  “好了好了,两位别秀恩爱了,我们还是谈谈新月的事吧!”旁边一个男子笑道。

  这个男子的面目虽普通,但双眼尤其锐利,一看就知道不是平凡之辈。

  “是!”邱青印立马庄重地道,引得几人一阵鄙视,不过,其中一个冷艳的女子却很是生气地瞥了他一眼,倒让邱青印一阵纳闷,自己这是哪儿得罪她了。

  “有什么好谈的,直接冲进去不就完了?”旁边一堵“墙”闷声道。

  这是一个高达两米三四的铁塔壮汉,说话时面目凶狠,双臂拧紧,只怕使一点儿力气就足以捏碎一块板砖。虽然看上去是个莽撞之人,但邱青印却能发现他眼中的精明,显然是扮猪吃虎之人。

  另一个男子冷声道,“直接冲进去?这不是送死么?”

  他也不搭理其他人,很郑重的站起来,冲邱青印敬了一个军礼,硬声道:“邱青印同志,我乃华夏科技院,超自然科技第一组组员,姓名陈庆邦,性别男,年龄三十二,职业二流降妖师,奉三组组长何知臣之命,率领其余二流职业者五名,前来同您合作,解决蓝岩市新月大超市事件。您需要了解一下人员配置么?”

  邱青印很清楚地看到,其他几人或多或少对这个叫陈庆邦的男子表现出不满,看来这几人的队伍是临时的,毕竟作为华夏顶级的超自然势力,不可能长期将不是同一个声音的职业者安排在一起。

  邱青印扫视了几人一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躺在沙发上,又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随意地道:“介绍就介绍吧!”

  “是!”这个男人丝毫没因为邱青印的态度表露一丝不满,还是严肃地冲几人道:“做一个自我介绍!”

  邱青印一边嗑着瓜子,一边装作很是认真的样子在听。

  其他几人却没有一丝动静,其中一人见状,率先打破僵局。

  “我先来吧!我叫梅傲寒,二流驭鬼师,三组成员,没什么本事,除了会捣弄一些机器外,就是记忆力比较强,比如你刚刚打我的一拳,十年后我都会记得的!”俊美男子扶了扶白框眼镜,显得很委屈。

  “呵呵!”面对这种事,邱青印只能用“呵呵”来表示心情了。

  “董篁竹,二流驭鬼师。”

  一句话里不多说半个字,十分干练,声音清脆好听。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邱青印不由向她看去。

  这是一个蔚蓝色马尾辫的冷艳少女,大约二十不到,见邱青印看向自己,眼睛动也不动,平视前方,虽是少女年龄,但御姐范儿十足。

  “我叫袁俚,二流驭鬼师,擅长……观察。”

  那个长相平凡的男子笑道,说着说着,眼睛闪了一下,像是太阳底下反光的镜子,刺眼夺目。

  “熊胜武,二流气血师,练气二十五年。”

  这便是那堵大墙,他闷声闷气地说道,好像还在为众人不采纳他“直接冲进去”的建议而生气。

  当今的主流职业者分为四种,降妖师、气血师、驭鬼师和咒术师,分别对应妖、怪、鬼和魔。其中降妖师最为尊贵,气血师最为实用,驭鬼师最为神秘,咒术师最为……恐怖。

  而作为一名气血师,尤其是练气的,而不是炼血的,二十五年的修炼时间,意味着他全身气血已经无比凝实,甚至只差一步就可以做到内力外放化成气了,更别提熊胜武的天生神力了。

  只是,新月超市是一件关于鬼物的事件,这显而易见,所以他这个气血师并无卵用。

  “熊艿竹,二流……咒术师!”

  这是一个身着黑色哥特式萝莉裙,腿上穿着黑色半透明丝袜的萝莉发出的声音,她粉嘟嘟的小脸十分可爱,可她的音调十分低沉,音色像沉将就木的老人,就好像地底深渊的恶魔在嘶吼。

  特别是说到“咒术师”的时候,在场所有人只感觉全身一阵发冷,好像身处地狱边缘,恐惧袭身,寒冷彻骨。

  用一句简单的话概括这只萝莉,那就是:看着她,就好像面对死亡!

  “咒术师?想必刚才戏弄我的人就是这只萝莉了……”

  心里这么想着,邱青印两手撑着茶几,一脸大灰狼的样子望向熊艿竹。

  “嗯?!”

  邱青印只感觉自己全身处在一片阴影之下,抬头一看,熊胜武像大铁塔似的站在自己面前,脸色很不好看。

  “这是我妹妹,你有什么想法么?”

  “没有没有……”邱青印腆着脸陪笑道,心里暗想“原来是兄妹啊!怪不得都姓熊。话说,他们的父母是怎么生出这样的组合的?不是隔壁老王干的吧?”

  邱青印在心里吐槽完,还心虚的看了看俩兄妹:哥哥一脸凶样,瞪着自己;妹妹一脸傲娇,别着头像没看到自己。

  “看来真是亲兄妹……”邱青印无奈。

  突然,那位降妖师陈庆邦冷冷地道:“我们都介绍完了,该你了吧!”

  见另外几人也都是或好奇,或不屑的样子,邱青印暗想,“看来老何没告诉他们我的神通广大啊。”

  邱青印抛开手中的瓜子壳,撒了某个家伙一脸后,骄傲的站起来,朗声道:“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一流驭鬼师,邱青印大人是也!哈哈哈……”

  先不论邱青印的浪笑绕梁三日而不绝,只见在座几人各个惊得目瞪口呆,大吃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