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新月大超市天台一个身穿黑衣,正值豆蔻的美丽少女,战战兢兢地趴在天台栏杆旁,身体完全被栏杆挡住,怪不得邱青印看不到她。

  这个少女全身冷汗直流,不停地发抖,手捂着嘴,疯了似的轻声叫道,“不要!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呼呼……呼……”冷风嘶嚎着,像索命的恶鬼。

  少女在冷风中像一只弱小的羊羔,许久她才平静下来,可是……

  “啪!”

  通往天台的门从里面猛地被推开,随即又被关上。

  可这中间没有一个人显现过身形!

  m6酷Y:匠#网i1唯MD一g正版,\其|\他都6是》/盗z版

  “他”来了!

  “不要过来!不要……啊啊啊啊啊——!”

  少女凄厉的尖叫响彻天空,却无法传到大楼外分毫,就像正午的阳光无法照在这栋大楼上一样……

  ……

  ……

  朱离市,华夏“红色板块”第二大市,仅次于华夏首都赤龙市,而朱离市最有名的地方,自然是它无比发达的科学技术。

  比起带有古朴气质的首都,朱离市更像很多年前科幻片里的未来城市。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闪着金属光泽的发达机器,路上行人连走路都显得严肃谨慎,家家户户都有着崇尚科学的心……

  总而言之,朱离就是全华夏,乃至全球科学技术的领航人,这里是科学家的摇篮,每一个朱离人都对科技有着无比强烈的好奇心,而朱离市政府,也都会对研究科技的任何人提供帮助。

  可在所有科技中,有一项最是遭到严格的掌控,甚至有些人连它的名字都没有听说过,它,就是超自然科技!

  此时朱离市中心,华夏科技研究院,地下三层“……自从我们人类发现一些科技也无法解释的东西后,一种名为超自然的研究正式展开了,当然,从某种角度,也可以将其称为科技的一部分。在长达数百年的研究后,人类取得了巨大的成果。比如,可以探测到人类没有泯灭的灵魂,即鬼物的仪器,除此之外,还有很多。

  其中,最值得骄傲的,就是三十年前的……咳咳!从那以后,人类仅靠本身也可以对抗妖魔鬼怪了,当然,也只是对抗,而不……”

  一个身着白色大褂,戴着白色眼睛的俊美青年男子正冲着座下十数个年龄不一的男男女女讲课。

  讲台下面的人或是全神贯注,或是心不在焉,白大褂也不管他们,自己讲自己的,正当他讲得口干舌燥之时,厚重的门被推开,一个蔚蓝色头发的冷艳女孩走进来,雷厉风行,冲白大褂喊道:“梅傲寒,组长叫我们开会!”

  说完,掉头就走,长长的马尾辫也随之转了一大圈,煞是可爱。

  座下七八个男生顿时都留下了口水,惹得几个女生一阵“嘘”声。

  “看什么呢!我讲课的时候你们怎么没这么兴奋!”梅傲寒瘪嘴骂道,“全都给我自习!那个谁……班长,给我管好了。”

  “是!”一个扎着双马尾,穿着运动服的少女起身,脆声应道,还煞有其事地敬了一个军礼。

  梅傲寒先是愣了一下,嘴里嘟囔着,“……吓我一跳!”然后非常没面子地推开门,向外走去,见梅傲寒走出去,双马尾少女颇有点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得意,很是神气地转悠两圈,最后趾高气昂地站在讲台上,扫视了一圈,突然瞪大了眼睛,冲所有男生叱道,“色狼们,把眼睛收好了。你们都给我乖乖听话,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好像谁有些不该有的小动作,她就会冲上去教训他一顿。

  其他人只能无可奈何地低头,装模作样地看起手里枯燥的《驭鬼师入门简介》或是《三流驭鬼师的基础技能》。

  ……

  地下三层会议厅梅寒陇跟着蓝发少女走进会议厅,已经有四男一女五个人在等着了。

  五人各有各的不同,他们中间唯一一个坐在转椅上的人听到声音,很是优雅地用细长的鞋尖撑着地面。

  他转动椅子面向他们,棱角分明的脸庞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笑道,“你们来啦。”

  笑容如阳光般和煦。

  ……

  三个小时后,蓝岩市市郊一栋住宅楼里邱青印倚在沙发上,看着一部足可以称得上是“古老”的电影《僵尸先生》。

  他正看到一只穿着清朝官服,头上贴着符篆的正太僵尸蹦蹦哒哒地跳出来时,很是不给面子的瘪了瘪嘴角,“哎,如果那些个鬼物全是这样激萌,那可就省事多了!”

  “咚!咚!……”门被敲响,声音很是急促。

  “怎么不按门铃啊?”邱青印埋怨一句,懒洋洋地爬起来去开门。

  “砰!砰!砰!”这已经是在砸门了。

  “谁啊?来了!”邱青印吼道,他走到门前,没有直接开门,而是趴在门上,透过猫眼往外看。

  一只满是血丝的眼睛正盯着他!

  邱青印虽然算不上害怕,但也确实是吓了一跳,“什么鬼东西!”

  他又透过猫眼看门外,只见一个穿着清代官服的僵尸正趴在门上,一只眼盯着门上的那个小孔,一只眼空洞洞的,没有眼球,它不时龇牙咧嘴,好像知道有人在看着他。还不时用残缺的手臂拍在门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这只僵尸的额头上自然没有被贴上什么符咒,从腐烂的面孔上微微可以看出是个青年男子。

  “我勒个去,我家门口怎么站着一只僵尸啊!还有,尸兄,你能别把血往我门上涂,好么?”邱青印自然是怒火万丈,恨不得一把踹开门,把那只僵尸打得落花流水,不过转念一想,“僵尸属于鬼类么?”

  自己是一流的驭鬼师,对付灵体当然不在话下,可僵尸这东西,不入五行,超出三界……

  这么想着,他自然不会去送死了。如果气势汹汹的冲出去,却被一口咬断了脖子,那就搞出乌龙了,说不定今后他的墓志铭上就会这么写着:“五十年一遇的天才,二十多岁的一流驭鬼师,英年早逝,死在一只三流气血师就可解决的僵尸上,哀哉!惜哉!”

  “你既然进不来,我又何必去管你呢,大尸兄。”邱青印又躺回沙发上,继续看当年赫赫有名的林道长主演的僵尸电影,丝毫不管一只真的僵尸就站在自家门口。

  没一会儿,砸门声就停下来了。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天已经黑了,邱青印不觉陷入梦“香”。

  梦中,是一片白茫茫的,白色的天空,白色的大地,白色的房屋,白色的路标,一切都是白的,可就是一个人也没有,除了他自己。

  “青印!”一个极富韵味的女声在一间不远处的房屋里喊道,像是来自九泉之下的呼唤。

  邱青印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一个穿着绿色长裙的少妇正端坐在白色椅子上,笑脸盈盈地看着他,那双迷人的眸子里,透露着无际的浓情。

  “你是谁啊……”邱青印感到自己脑子很乱,这一幕他似乎见过无数次。

  那个绿裙子的少妇不回答,笑着问:“青印,我好看么?”

  说着,她站起来,在房间里转了一个圈,像一只森林里的精灵,很是好看。

  可……

  邱青印捂着脑袋,他只觉得头崩脑裂,痛苦万分,哪听得到少妇在说什么。

  他冲少妇喊道:“你是谁?快说啊,你是什么人……”

  愈加的声嘶力竭,更多的痛苦与折磨。

  少妇默默无语,只是凝视着邱青印,眼中露出心疼的神情,却又不能上前抚慰,她只希望自己替他受这份苦,可她无法做到。

  “砰!”

  邱青印的头炸开了,正如字面上那样,像熟透了的西瓜,血水、脑浆喷涌而出,溅在少妇的绿裙子上,将她映衬得像个生食人脑的魔鬼。

  她的身形丝毫未动,泪水却不由得哗哗往下流。

  ……

  “啊!”

  邱青印从睡梦中惊醒,隐约记得刚刚似乎做了一个梦,可梦中的具体内容,也记不清了。

  电视里还放着《僵尸先生》的碟片,正放到几个人没命的跑,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着他们,应该是一只僵尸。

  可看着看着,邱青印却感到一丝奇怪,哪里不对呢?

  ……

  啊!

  为什么看不到那只僵尸呢?

  那些拼命跑着的人神态紧张,大汗直流,一切表演都十分逼真。

  可,他们后面却一个东西也没有!他们的笑,他们的哭,他们的紧张,都变得诡异万分,他们就好像一只只牵线木偶,令人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邱青印突然感到全身一阵阴冷,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死死的盯着他。

  电影还在播放,里面那些逃命的人忽然屏住了呼吸,据说这样可以让僵尸无法感知到他们。

  这时,其中一个人微微把身体往后仰,想必有什么东西正贴着他,在嗅着气息,似乎在闻自己的“食物”在哪里,有点骑马找马的意味,显得有些滑稽可笑。

  可是,镜头上除了那几个人,没有其他的东西啊!

  “哐当!”

  什么东西掉下来了,是卫生间里的声音。

  邱青印皱起了眉头,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但也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他还是老样子,慢悠悠地向卫生间里走去。

  来到卫生间,只见地上散落着一支牙膏,一支牙刷和一个淑口杯,应该是从台子上掉下来的。有可能是昨晚没放好,没什么不对劲。

  毕竟自己家里的卫生间夜可没有几百平方米,只要一眼就能看的清清楚楚的,确实没有藏着其他东西。

  “但它怎么会无缘无故掉下来?”若是在平时,这样的事不用在意,可邱青印却很笃定,自己这是……撞鬼了!

  一想到刚刚电影里消失的僵尸,他不由猜想道,那只僵尸是不是不是消失了,而是跑出来了!

  “那门口的那只僵尸……”

  邱青印想到了什么,朝门那边看去。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