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酷E匠$网r永9◎久r免8w费●看小‘说#

  蓝岩市,华夏南部一个原本普普通通的地级市,可如今它想再普通下去也不行了,因为在八月十五日,城郊一栋大楼里的近百名工作人员,人间蒸发!

  没错,彻彻底底的蒸发!不是绑架!不是恐怖袭击!不是自然灾害!

  正如字面上那样,大楼里的近百人在一天内好像被来自幽冥地狱的神灵用橡皮擦生生抹去,一丝的痕迹也没留下!

  要不是太多受害人家属向警方打了电话,甚至将警局的几台座机全打爆,惊动在某高级会所"办公事"的正副局长,还不会有“上层人士”注意到这群人的失踪。

  由于网络的推动,一时间,这件事到了众人皆知的地步。

  风起云涌,惊涛骇浪。

  据传言,这栋建在市郊的大楼是政府进行秘密研究的场所,比如超自然科技之类的。

  这显然是有人故意散播的谣言,所以政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面澄清,使得大多数人对所谓秘密研究论嗤之以鼻。

  最后,华夏商业大佬傅洪武也公开承认,新月大楼是他的公司名下的,本是准备开一个特大型的超市,但没想到在开业前夕,发生了这样的事。

  为何发生了那么多人的失踪,他自然也无法解释。

  但他一定会配合警方,配合政府,提供一切他能提供的线索,并给失踪员工的家属一个交代云云。

  但整整一天过去,受害人家属仍没得到一个说法,一时外星人,灵异事件之说又传得沸沸扬扬。

  ……

  而此时,蓝岩市市郊一栋普通住房楼内一个青年男子正在熟睡中,却被恼人的手机铃声吵醒。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不知多少年前的神曲,这男子居然仍在当铃声,若让人知道了,不知要笑掉多少颗大牙,也许是这个原因……

  “啪咔!”手机被从被窝里伸出的手摔在墙壁上,摔成了碎片。

  几秒后……

  “……法海你不懂爱雷峰塔会掉下来~”

  枕头旁另外一部手机又响了起来。

  “该死,哪个混蛋扰爷爷的清梦!”迷迷糊糊的按了接听键,男人不耐烦的道。

  对面那头的人很无奈,没好气道,“我的大少爷,现在是正午两点唉,您该醒了吧!”

  男人一把掀起被子,看向窗外,果然是红日高挂,瘪嘴道,“怎么?我想睡到几点还用你管么?”

  “那是那是,我怎么敢管邱大少爷的事啊!不过,大少爷,现在我这儿还真出了点事。”对面的人笑着道。

  男人歪着头,用肩夹着手机,一个鲤鱼打挺坐在床上,很不在意地道,“什么事啊?说来听听,让我开心开心。”

  “哼嗯……”那人清了清嗓子,语气变得万分郑重,肃然道:“邱青印同志,你听好了,蓝岩市新月大超市一事,由于某些人的刻意推动,已经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现在,政府将此事托付给你,只要你能够解决,政府不会亏待你的……”

  正当那人讲得抑扬顿挫,兴高采烈之时,邱青印很是不给面子地打断他,“好了,老何啊,你我之间也不要搞这些了。”

  “你我之间还能搞什么啊?我可是有老婆的……”很是不满的嘟囔一句,电话里那人又用哀求的语气道,“邱大少爷,您行行好,帮帮兄弟吧!事成之后,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大不了宾馆你定,房钱我出,怎么样?我给您磕头了,您听。”

  “砰!砰!砰!”

  “去去去!我取向也很正常,还有,别用你的爪子拍桌子了。”邱青印先不去吐槽他所谓的老婆,用十分嫌弃的语气鄙视道。

  ……

  思索片刻,邱青印又道:“爽快一点,我走一趟,随便给我一件法宝就够了。”

  “咳……咳……”电话那头的男人呛到了似的,“邱大少,你也知道,我们这儿一共也没几件法宝,平时自己人用都得分配半天,还有老多人拿不到,拿不到的人还得抱怨半天。”唠唠叨叨了半天,最后很无奈地说道:“你这……不是要我命么?”

  由于昨晚睡得太迟,邱青印是直接裹衣睡的,正好省了穿衣服的时间。他晃晃悠悠着走到客厅里的窗户边,一屁股坐在窗檐上,拉开窗帘,看向外面。

  天空像一块脏兮兮的抹布,满眼灰蒙蒙的一片。

  发了两秒钟的呆,他突然语气暴躁地冲手机里嚷道,“好了,好了,不给好处,让我去送死,把我当猴耍?挂了!”

  那人急道:“哎哎哎!别!邱大公子,我服了。”

  他又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我这儿倒没问题,不过我得请示一下上级,毕竟一牵扯到法宝,这事就大了……”

  “好!给你三个小时,你挂吧。”

  邱青印从来不自己挂断电话,这次也不例外,他直接将手机抛到枕头旁,继续眯着眼睛看向窗外。

  窗外离这栋住宅楼将近两百米的地方,立着一栋六层的大楼,正是竣工不久的新月大超市!

  这样一座巨型超市建在自家附近,邱青印自然打听过消息,近水楼台先得月,比起网友和水军们不着调的秘密实验论,蓝岩市人也大都早就知道这栋超市是商业大佬傅洪武开的,只是没有过多的宣扬罢了(相对来说)。

  可谁知道,新月大超市原本定于八月十七日正式开业,在十五号那天全体工作人员一个集会,竟然所有员工都神秘消失了!

  事发后,蓝岩市的民警、刑警,乃至驻扎在邻市蓝光市郊外的军人,也都陆续进入超市检查,却都神奇地昏倒在超市之外。

  所以,这栋超市已经被封锁了。

  邱青印住的这栋居民楼里,就有不少失踪员工的家人,家里男人女人没了,那些娇生惯养的孩子,无枝可依的老人,每天从早到晚都哭个不停,连隔着楼层都听得到。

  “哎……”叹了一口气,邱青印脸色阴沉地看向新月超市。

  这栋巨型超市就像一只巨兽,盘踞在大地上,外观华丽,引人注目。

  “新月大超市”五个金色大字挂在大楼上,正午两点的阳光照上去,却给人一种阴沉沉的感觉。

  阴沉沉的感觉?

  想到了失踪的近百人,邱青印的心不禁提了起来,“若全死在里面,至少有十几只鬼物啊!”

  一个人正常死是不会形成鬼物的,但一旦怨念、仇恨,甚至痴情,都会使人类弥留之际的灵魂发生惊人的变化,变为凶残的鬼物,并且发出不同于人的电磁波动。

  而一只鬼,爱好杀戮和不喜杀戮的比例是一一100:1。

  这时,邱青印瞪大了眼睛,眺望远方。

  眼珠上白光一闪而过,一个丰韵诱人的白色身影在眼中转了几个圈,他的眼珠也已经从黑色变成了一片白色,视线里的大楼也突然变了样!

  “咦?这是……”

  原本的“新月大超市”慢慢被不知从哪儿溅出来的血红色液体覆盖,血水每覆盖一个字,那个字就变成另外一个字,几秒后,那五个字的店标就变成了……

  “你们都要死”!

  五个方方正正的汉字,像是来自地狱的诅咒。

  尤其是那个“死”字,同其他几个字没什么大小上的不同,看上去却格外的明显,格外的刺目!让人打心眼里不舒服!

  五个字尽是血红色,像被涂了红色的颜料。

  而且那红色的液体源源不断地从字里渗出来,不停地往下流,像永不断流的泉水一样往下淌。

  由于店标正好在大门的上方,所以流淌下来的血水直接滴在门边的地上,又顺着门框像蚂蚁行军似的爬上门。

  几秒之后,红色就将大楼的正门完全堵住,像一张致密的蜘蛛网堵住了大门,并且不断向大楼的其他地方扩散,像滴在纸上的红墨水。

  奇怪的是,红色液体没有向大楼外的地方流淌一滴。

  没过多久,整栋大楼就被全涂成了红色,鲜血般的红色!

  而且大楼周围一百米内空荡荡的,没有一栋房屋,十分诡异,十分骇人。

  百米外倒有些许路人走过,却都像瞎子似的,完全没注意到新月大超市的异样。

  当大楼被完全涂红之后,好久也没其他的动静,这倒让邱青印一阵诧异。

  “这就完了?”

  “不对!楼顶的那个是什么……”

  只见对面大楼天台上一个黑色的窈窕身影在跳着舞!

  被血水笼罩的楼房顶,一个身材不错的女孩跳着舞,偏偏这栋楼几天前还有近百人失踪!

  邱青印虽然正对着太阳,却感到阴森森的,全身冷冰冰的。

  “跳舞?”邱青印咽了咽口水,“这是搞什么行为艺术呢?不会是老何手下那伙人吧?不对啊!驱个鬼,捉个妖,需要跳舞么?呃……这也不一定,那伙人中出现再多疯子也不奇怪……”

  吐槽了一下何知臣,邱青印又看向那个跳舞的人,却大感意外,“咦!不见了!”

  确实,楼顶上那个人竟然没了!

  短短一两秒,一个大活人就不见了!

  就在邱青印纳闷的时候,一大团黑雾不知从哪儿来的,突然迅速包裹住大楼,比血水涂满大楼的速度不知快了多少。

  邱青印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大楼已经彻底被浓浓的黑雾裹住,即使用他的“鬼眼”也无法穿透那层黑雾,看到里面的大楼了。

  邱青印瘪了瘪嘴角,返身一跃,跳到沙发上,眼中白光又是一闪,那个谜一样的白衣女子在眼中又是一个转圈,像一只翩翩起舞的大白蝴蝶。

  很快,惨白色的眼珠又变成了黑瞳孔,白巩膜了。

  躺在舒适的沙发上,他有些气喘地笑道,“哈哈!有趣!即使老何不让我去,我也想跑一趟了……”

  突然,像疯子似的,“他”又将笑容收住,露出一个阴冷的表情,自言自语道,“在家门口做鬼,真是班门弄斧,我倒要瞧瞧……”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