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好长一个梦啊!”余友枫伸了一个懒腰慵懒道。

  “哦,梦到了些什么呢?”一个声音传入了余友枫的耳朵。

  余友枫揉了揉眼睛说道:“很奇怪的梦啊,先是什么被绑架到了一个什么叫做生死道场的地方,在哪里碰到个什么鬼生死道君,还有个自称329智商的腹黑眼镜男啊,还改造了基因什么的,反正你不懂。”说着睁大了眼睛看到自己正身处一个漆黑的房间中。但还是能隐隐约约的看出房间里除了自己还有另外五个人。

  站在房间门口的一个眼镜男冷声道:“原来在你心中,我是一个腹黑的眼镜男,这仇我记下了。”说完他推了推眼镜。

  余友枫听到这话,立马吓得从地上弹了起来,在这过程中,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比以前灵活了。

  “从我这里我能感受到你惊讶的心情,看来基因改造是真的让我们变强了。。”楚羽镰儿顿了顿继续说道:“好了,你是最晚醒来的,现在让我来给你讲讲如今的局势。在道君给予我们的脑海信息之中,我们是穿越到了封神后三年的西周。所以,我的推理是正确的,在历练之地里,封神榜确实存在,而且这样推理下去,元始天尊也是真实存在的。我们现在去拜师,学得仙法,这可能将是我们成为最强小队的一个契机。”

  程海峰皱眉道:“你为什么这么确信元始天尊会收我们?”

  楚羽镰儿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说道:“又要回到道君那句话了:我要培养被科技埋没的修真人才。这句话其实还有一层含义,被绑架到道场的所有人,都有仙根,都适合修仙,道君不是傻瓜,不会强行让一些没有修仙天赋的麻瓜去修仙,那样太浪费精力和时间了。。”说着他故意顿了顿,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又加上我们改造了基因,强于常人,元始天尊收我们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八十三点九六,即有八点五成的几率值得我们去试。”接着,一片黑暗的草房中陷入了无声。

  这种状况持续了整整10分钟,貌似大家都在思考到底去不去。余友枫率先打破了沉默:“都在想什么啊?既然有成功率就去试啊!而且就算元始天尊不收我们,他也不至于杀了我们吧?你们难道就这么怕死吗?想想看,如果照这样下去,历练一结束,我们还是0级,那么在道场中的单人厮杀我们只要失败,就一定会死人,谁能确保死的不是自己呢。。”

  “对,友枫说得对,只是去拜师,不收我们不等于杀了我们呀,有机会就去闯,听了友枫的一番话我不禁在想:作为一个杀手,我是什么时候开始怕死的?我记得堂主曾经说过:‘一个杀手只要开始惧怕死亡,那么就等于他开始走向死亡。’我现在就是在走死亡这条路,多亏友枫一番话将我拉了回来,我作为一个队长不会强迫大家,如果大家不想去的话,我一个人去。”说着这个胡渣男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

  “等一下,我也要去,作为一名专写洪荒小说的网络小说家,能见到元始天尊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友枫说得对,他就算不收我们也不至于杀了我们啊!”孙雨悯大声说道。

  “不多说了吧,想要来的就跟上队伍,不要拖拖拉拉的。”楚羽镰儿打开了木门走在最前头说道。

  随着楚羽镰儿的率先带队,众人齐齐跟了上去,唯独林小雅站在那踟蹰不前,看到众人走远了,才急忙跟上去。

  夺得诛仙剑与盘古幡为此次历练任务,时限3年,失败则将全员彻底抹杀。成功则提升到3级,并给予每人一把后天灵宝(可量身定制)提供诛仙剑与盘古幡的下落于队长。

  一阵突入起来的信息闯入了众人的脑海之中。

  “诛仙剑,盘古幡?这些东西我不太懂,孙雨悯你是专写洪荒小说的,你来讲解一下。”楚羽镰儿冷静道。

  孙雨悯抱着脑袋蹲了下去显得十分惊恐,她的嘴里不停重复着:“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这种任务就算给我们300年都完成不了啊!”

  阎王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诛仙剑和盘古幡全在元始天尊的手里。”

  听到这句话后,所有人的心头仿佛被铁锤沉重的敲击,因为在他们眼里,去三清之一的元始天尊手里抢法宝,这无疑是比踩着鼻子登天还难。换句粗俗易懂的话来说这无疑是让他们去送死。

  率先说话的又是楚羽镰儿,他冷漠道:“很奇怪不是吗?我们团队中每个人的等级都为0,却让我们去抢元始天尊的法宝,无疑是想让我们灭队,但是道君是说要培养我们,所以他不可能安排给我们做不到的任务。那么大家来听听我的推理。不是有句话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吗?那么我们照着这个思路想下去,有没有可能道君的意思不是让我们去抢,而是用另外一种方法去夺呢。。”

  楚羽镰儿还没说完就听见孙雨悯在那大叫:“没有那种可能,这两样法宝一直都是元始天尊随身携带的,除了正面硬抢,没有第二种方法能得到它们。”

  酷}?匠h网#首◎X发C{

  气氛突然冷了起来。

  楚羽镰儿想了一下说道:“开启隐藏任务。”

  “什么!”众人惊呼。

  楚羽镰儿皱着眉头说道:“像是一个游戏里,除了主线任务,不是还会在主线任务中出现于隐藏任务吗?当然,隐藏任务一般也应该只会存在于较难的主线任务当中,但现在我们的处境就是较难的主线任务不是吗?那么设想一下,西周有哪些东西能够撼动元始天尊的力量呢?”

  孙雨悯仿佛看到了希望,她笑道:“对了!通天教主!在最后一战中,他败了给了元始天尊和老子,心中定有不服,如能拉动通天教主与我们联手,那么应该能打败元始天尊!”

  程海峰默默笑道:“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在最后一战后,通天教主被鸿钧道人给带去紫霄宫了,紫霄宫,我不认为我们能找到。”

  楚羽镰儿继续说道:“的确如此,退一万步说吧,就算找到了,也未必能进去,就算能进去,也未必能说服通天教主,所以找到撼动元始天尊力量的东西这条假设并不成立。”

  “那怎么办?”余友枫问道。

  “如果说只要拿到法宝任务就算完成,那么我就有办法了。”楚羽镰儿闭眼道。

  “什么办法?”众人仿佛看到了希望。

  “给出三年时间让我们历练,应该是让我们在某位仙人手里修仙,如果修仙进度快于常人,元始天尊自然会对我们感兴趣,会主动召见我们,那时候,一切就交给我了。”楚羽镰儿严肃道。

  余友枫疑惑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楚羽镰儿说道:“道君的目的是培养修仙人才,他要怎样才能知道哪些人值得培养哪些人不值得培养呢?所以我认为他绝对会注视着历练之地所有小队的一举一动,看他们的表现来决定哪些人值得培养。如果在历练中,我们修仙的天赋被道君重视,就算我们任务没有完成,我相信他也绝对不会抹杀我们。但如果我们修仙天赋差强人意,他就应该会把我们归入差生行列,就算任务完成了他对我们也不会重点培养,任务失败了就正合他意,能顺便剔除我们。”

  众人听着楚羽镰儿的推理,尽管不是第一次听,但听着听着总会不禁佩服他的智商。

  余友枫总算憋出了一句话:“那么,我们找谁去拜师呢?”

  楚羽镰儿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说道:“姜子牙!”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大家不约而同的说道:“姜子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