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只是这一句话,下面学生的表情立刻就精彩了起来,想毕也是听过血洗实验高中,还有围堵公安局的事吧。一般职高的学生对这些事的消息,都很灵敏。毕竟这里从某种意义来说,已经不算学校了。这里的学生有的已经加入了帮会,有的则是成立的帮会,像韩哥那样。我冷笑了一声,环视了一下众人,在最后一排有一个蘑菇头的男生,我仔细一看,果然,那是我的表弟,此时他也正在看着我。笑眯眯的。看不出任何表情。

  我继续说道:“来到这个班,我希望会找到很要好的兄弟,而不希望是一见面就要你死我活的敌人。我这个人,对兄弟,绝对没得说,对敌人,我也无话可说。看谁能笑到最后就完了。”

  说完,也不顾老师,径直走向了最后一排,坐在了表弟身边。刘金鹏刚要和我说什么,韩哥连门都没敲,就进来了。顿时我就感觉班里出奇的静,是那种连针掉了,都能听见的静。

  韩哥扫视了众人,没有敢和韩哥对视的,最后看着我,笑了笑,然后冷冷的说道:“谁敢动小天,我就百倍偿还。”说完,带着孙峰他们就走了。

  韩哥走了之后,我就感觉班级顿时就不再压抑了,一个个议论着,不时看向我,眼神里有一丝惧怕,我知道这种惧怕是源于韩哥。老师索性也不讲课了,搬了个凳子,坐在凳子上看着报纸。连看都不看下面一眼。

  刘金鹏碰了碰我:“表,表哥。”我点了点头,在我的印象里,刘金鹏就没叫过我表哥,这是第一次听,那么别扭,我想若是今天报道我自己来的,他这声表哥,是铁定不会叫的。

  我笑了笑:“听说在职高混的不错啊?”刘金鹏尴尬的笑了几声:“小打小闹,只有班级的同学给个面子。”说完,挠了挠头,继续说道:“还是表哥你厉害啊,竟然连东哥都认识,而且那么熟。”说完,上下打量着我。看的我一阵别扭。

  我问道:“金鹏,现在学校里的势力分布是什么样的?”我刚到职高,什么都不知道,我想还是了解一下比较好。金鹏嘿嘿一笑,一拍胸脯:“表哥,这你可就问对人了。”

  说着,便给我讲了起来,原来职高有俩个老大,是韩东良,和周泓熹。俩个人的实力都差不多,韩东良是寒帮的帮主,那个周泓熹则是自己建立了一个“东风会。”有的人就管东风会叫做“东疯会”,的确,这个东风会是能让韩哥疯的组织。

  然而东风会是靠毒起家的,这个毒和道上说的毒有些区别,东风会在学校里提供的毒,就是把香烟里搀上一点毒品,会使人上瘾。金鹏和我说,这一只烟,就能卖到二百,货紧的时候,有时候三百也有人抢着买。

  说完我就楞了,没想到毒品这么赚钱,就是不知道周泓熹进价是多少。金鹏对我说,韩东良的寒帮,是靠收保护费起家,一般学校附近的小商店,网吧,台球厅什么的,都是韩东良的寒帮罩着的。寒帮跟东风会,在学校里就是无敌的存在,这俩个势力的崛起,不知道蹋了多少人的鲜血。这话真没夸张,原本我以为外面传的职高打架有些夸大了,但是今天亲眼看到的,对职高真的是无言以对了,打架简直就是不要命啊。

  又和金鹏说了一会,我就玩手机了。快要下课的时候,我笑了笑,对金鹏说:“金鹏,我当这个班老大,没问题吧。”

  oV更新最…+快上WQ酷UY匠网'

  金鹏显然不情愿,但是毕竟我还是他表哥,就算这个位置给我了,他也不会掉面子,只要对人说,于天是他表哥,就行了。金鹏也不是笨人,虽然他极其不情愿,但是想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表哥要,给你就是了,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我没说话,继续玩着手机。下课的时候,金鹏站了起来:“以后于天是这个班老大,都没意见吧,哦,忘记说,于天是我表哥。”

  “哗..”这话音刚落,班级里就喧闹了起来,职高的班级老大,也算是挺能耐的了,在这里都是要打多少次架才能走到那个位置的。没想到刘金鹏就这么让人了。但是还是没人说什么,毕竟刚才韩东良已经放出狠话了,没人敢说不行。我很满意这种结果,就让刘金鹏去把班级里的混混都叫来,我认识认识。刘金鹏大叫一声,这时候班级里的混混都到我这来报道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