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我就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了,连裤衩都没剩,高于就在一旁傻笑,我马上回了一句:“笑你妹,没见过啊。”

  说完,高宇笑的更夸张了,气的我直想踹他一脚。

  再看向张师傅,他就要严肃很多了,一点笑意也没有,反而嘴唇紧闭,双目紧紧盯着我胸前的伤疤,我低头一看,转而对张师傅说道:“张师傅,我后背还有一个疤。”说完,就转过身,让张师傅看了看。

  这俩条刀疤都是救杨虎时候留下的,平生第一次被人砍。

  张师傅没说话,坐下想了很久。我看他想着什么,也没打扰他,慢吞吞的穿上了裤子。就让我要穿衣服的时候,张师傅猛地站了起来,说道:“小兄弟,我有办法了!你一定要完成我这个心愿,相信我,我不要钱,不要钱!”

  说到最后,张师傅已经异常激动了,我真搞不懂他激动个什么,只好打住他,说道:“张师傅,钱不是问题,你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什么?”

  张师傅喝了一口水,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慢吞吞的说道:“你知道么?纹身这个东西,是不能随便纹的,每个纹身都是很有讲究的。比如说关公,如果单纹关公的话不会引起太大的不满!这可以说明你是地方上的地头蛇!说你非常狠非常讲义气。道上的人肯定会来试试你看你背的起关公不!如果你纹关公降龙的话。那就死定了,那说明你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关公不是每个人都能背的起的。”说完,张师傅顿了顿,目光紧紧的锁着我。

  又继续说道:“我有一个朋友,非常喜欢关公,就在后背纹了一个满背的,没多久,就出去洗澡,洗完澡他叫了个小姐踩背,结果正踩着,上面正转着的风扇掉了下来,直接划破了喉咙,还没送到医院就死了。”

  我认真的听着,怎么说的这么玄乎呢,真不敢相信,但是我承认,这些东西很有吸引力。

  张师傅上下打量一眼我,说到:“小兄弟,昨晚你做了一个邪龙压身的梦,然而你身上有俩条刀疤。我想借着你这个刀疤给你纹个身,叫刀印镇邪龙。如何?”

  我瞪大了眼睛,纹身?不管那时候,还是现在,纹身似乎都是社会人专属的。现在很多人说纹身是一种艺术,但是给人的感觉。就不是好人。这是实话。

  但是当时也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做事也顾虑不了那么多,根本就没想以后找工作什么的,当下便说道:“好!”

  张师傅当时那个激动啊,按他的话说:“纹身什么的都是小事,主要我做这个梦,简直就是天意难违,外加这几乎对称的刀疤,简直完美了!”

  我也很高兴,毕竟纹身这东西是跟自己一辈子的,这点我还是懂的,我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给我纹好,张师傅说:“放心,我给你文不好,都对不起你这个梦。”听完我就无奈了,张师傅继续说道:“对了,我不要钱啊。”

  我赶紧摆手打住:“张师傅,我必须给钱。”真的,不为别的,就为张师傅这句话我都不能差钱。

  张师傅也死活不干,到最后还是我说不纹了,张师傅才勉强说,纹完再说吧。

  我躺在床上,张师傅给我打了一针麻醉的药,但是我人还是保持清醒的,一边和高宇聊着天,一边纹身。

  更新最-p快、上/酷匠网t

  这一纹就是纹了整整一天。结果到了晚上,张师傅说:“先回去吧。明天继续。”

  当时我就跳了起来:“啥?明天继续?”

  张师傅淡定的点了点头,我说:“一起纹完不行么?”

  张师傅说:“我怕你受不了。”

  其实麻醉劲早都过去了,我已经疼了好久了,我真不想明天继续疼。当下便一咬牙说道:“没事,我没事,来吧。”

  张师傅无奈,只好继续。之后又是纹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终于告诉我纹完了,可是我连高兴的劲都没有了。

  张师傅拍着我肩膀说:“小小年纪,有如此忍受力,不错,有发展!”

  我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一脚踹醒一边的高宇。

  高宇猛地坐了起来,眼睛瞪得老大:“完事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赶紧给我整回宿舍。”

  高宇赶紧手忙脚乱的背着我回了宿舍,走之前我也没劲给张师傅钱了,只好下次再给。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只记得张师傅笑的很开心。

  这一觉就是一天一宿。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这么能睡。第二天早上五点多自然醒了。精神特别足。

  我迫不及待的脱了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看纹身究竟什么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