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特别玄乎,我记得那晚有一条黑龙,缠着我不放开,认我怎么挣脱都不行,最后完全没有力气了,这黑龙依然死死的缠着我。直到第二天早上我被闹铃吵醒,还记得自己做的梦是这个。

  当时我们这帮人都特别迷信,我,高宇,包括韩哥他们,我们都很少发誓。除非自己觉得不可能违背誓言,才发誓,发誓几乎不发毒誓。

  我们都认为一定会应誓言,包括现在很多社会人都信这个,混社会必须讲究一个孝字,一个义字,凡事孝当头。我到现在,以后,一直到我死都会是这么认为。

  第二天我和高宇说了这个梦,因为以前从没有做过这么邪门的梦,高宇告诉我,还是找人算算吧。

  我点了点头,也不宜多等,就去找了当时在我们那边比较有名的一个算命先生。现在想起来有些好笑,明知道是骗人的,还是自愿去上当,这就是人。

  :!酷P匠h网.x首¤发JZ

  算命先生告诉我:“这是大凶之兆。黑龙本身就是邪龙。这是明显的邪龙压身,要有大凶之兆。甚至关系到性命。”

  当时我就有点蒙圈了,说实话,那时候上高中,本来自控能力就差,听他这么一说,就有点信了,我赶紧问道怎么办,算命先生说:“给你一条明路,第一个办法,就是用蛇血泡身,第二条路就是去开运街找张师傅破解。

  我连忙问道张师傅是谁。算命先生告诉我,张师傅是纹身师,接着,给了我一个电话号,告诉我去找他,然后他会告诉我需要怎么做。

  现在想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第一个用蛇血泡身,显然是不可能的,先别说需要多少条蛇,就是一条我也整不着啊,很明显,这个算命先生是替人拉活的。

  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拽着高宇就去找张师傅了。按照算命先生给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那是一家比较大的纹身社,一进门就看见各式各样的奖状,都是什么纹身大赛几等奖,及在哪哪哪沟通过学习。还有展示的一些纹身手稿。都是惟妙惟肖的,看的我直入神的时候,一个中年人拍了拍我,问道:“同学,是要纹身么?”

  我摇了摇头,说道:“是李半仙让我来的。告诉我找张师傅”。那个李半仙就是算命先生,去算过的人都这么叫。

  中年人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张师傅,你因为什么去找的李半仙?”

  接着,我就把我的梦原原本本又重复一遍。还没等我说完,张师傅就说道:“邪龙压身?”

  我点了点头:“李半仙也是这么说的。”

  张师傅略有所思的点的点头,然后拍了拍自己脑门,瞳孔猛然一缩,说道:“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身上么?”

  我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看我身上?”

  张师傅点了点头,我无奈,只好脱掉衣服,我一个大老爷们也不怕这玩意,脱就脱呗。

  很快,我就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都脱了,连裤衩都没剩,高于就在一旁傻笑,我马上回了一句:“笑你妹,没见过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