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起笔,写上了几个大字:呵呵,你的忙我没能力帮,以后少逼逼叨叨没用的。

  写完就传了过去,我原本以为姚璐不能回了,没想到我刚要趴下睡会觉,纸条就又来了,我打开纸条:“今天我看见你打架,就知道你以前总打,帮帮我吧,你不想做点什么么。”

  看完这纸条我又笑了,笑的很邪恶,我拿起笔:“你要想献身,那咱今晚就去,但是我告诉你,得带套,我怕得病,另外我再说一遍,我没兴趣帮你任何忙,不要烦我了。”

  说真的,我就看着这话,我下面都有反应了,但是我还没蠢到为了她去找不自在,虽然我不知道什么事,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写完我就趴桌子睡着了,姚璐果然没来烦我,直到王小飞来叫我,我才起来,奔着寝室走去。

  实验高中都是住寝室的,用学校的话说,都住在寝室,这帮学生好管。

  我和王小飞,还有四个人是一个寝室的,我们这六个人经过这么长时间,我也大致摸清了每个人的性格。王小飞自然不用说,讲究,就特么是爱玩电脑,我就无奈了,我都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兴趣。

  另外让我挺感兴趣的是一个叫周杰的,如果就这几天来看,这小子还是属于比较讲究那种的,平时也和我还有王小飞出去吃饭什么的,今天打段晨的时候,我看见他站了起来,但是想了想又坐了下来。

  我还真没生气,这才开学几天啊,他和我关系还行,和段晨关系也还可以,噢,应该是段晨和我班所有人关系都可以,但是开学这几天时间还是太短了,没有人为了他,为了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去得罪别人。所以都选择了沉默,袖手旁观。

  另外三个人,有俩个带着眼睛,文文弱弱的,一看就是学习人,一个叫关浩予,一个叫邹学。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关浩予虽然是学习人,但是对我们打架这些事也是相当的感兴趣,总是追着我问一些初中的经历,人么,都爱显摆,而且我觉得关浩予这人不错,就和他讲了讲我那些故事,没想到这货还听上瘾了。

  我问他:“你学习那么好,还对这玩意感兴趣?”

  关浩予眼睛一失神:“天哥,你不知道,我从小就向往你们那样,但是家里管的严,而且我也没有你们那种体格去打架。我只能学习。”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关浩予,这货真是个奇葩,的确,我都替关浩予闹心,这小体格,一米七六的身高,九十多斤,我都怀疑一阵风能给他吹跑了。

  但是这小子学习真没得说,但是我还真没怎么看他学习,一天天研究这研究那的,也没怎么学习啊,哎,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人比人,气死人啊。智商问题?我自认为智商绝对没问题啊,而且我觉得自己挺聪明的,但是和这小子一比真的小巫见大巫了。

  噢,对了,我们寝室还有一个人,叫郑帅。这小子跟段晨走得特别近,平时在寝室的关系也就是能说上话,但是今天我回寝室,他连话都没和我说,看我的眼神明显有些呆滞和闪躲。我也没理他,一个寝室的,关系不能搞那么僵。

  我和关浩予吹了一会牛笔,就睡觉了。今天打了一天台球,晚上还打一架,实在是有些累了。这一觉睡得很香,我睡觉还有个习惯,就是裸睡,我感觉穿衣服睡觉闹听,如果条件实在不允许的话,我最多最多也就穿个裤衩。

  |看正GZ版k;章q节:m上z3酷YB匠"网

  说来也奇怪,那晚做了一个梦,直到现在,那个梦也历历在目,直到现在,我也认为那个梦是冥冥之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