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有如此难忘的半月时光。仅仅是一间不到二十平的房间,却充满了人心的恶毒与狠辣。

  虽然没人告诉我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但每当半夜我还未熟睡,从她们的聊天中得知,尊龙会所并非表面那么正规。

  每天晚上,人回来后基本都醉得跟烂泥没什么区别。甚至有时一夜不回,白天满面春光像是捡到宝的也有。

  “慧姨,你这是带我去哪儿?”我怯生生的走在她身边,想知道她又打算带我去什么地方。

  她看了我一眼,与半月前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彷如变了个人,淡漠的看着我:“被调教的还不够,还想继续呆半个月吗?”

  听到这句话,我不由打了个机灵,本能的往后退了退。那段时光打死我都不会忘记,又怎么会想再体验一次呢。

  老老实实的跟在慧姨的身边,不敢再多说半句。

  耳旁时而能听到各个包厢发出不同的音乐,这让我想起了刚来时见到的情形。联想到那半个月所遭遇的种种,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下意识的看了眼五楼最深处的那间房,心里不知道怎么,总觉得那个叫凌霄的男人没有表面那么简单。我知道也许今后都不会有机会见到这个神秘的老板,毕竟我们不是同个世界的人。

  “金老板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愣神之际,我听到慧姨好像拉着我进了一间包厢,而且似乎还在和谁说话。

  当我回过神望去时,浑身忍不住一紧。虽然过去了半个月,但眼前这人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正是半月前略带女人的那个男人。

  “真特么慢,劳资等得屁股都快长痔疮了。”金老板显得很不耐烦,直到他将目光放在我身上后,声音戛然而止。

  没有去理会旁边慧姨的连连道歉,他竟然直接冲到我面前,紧紧的抓着我的手不停的揉搓,嘴里还发出恶心的啧啧声。

  “赶紧滚吧,劳资对老娘们儿不敢兴趣!”金老板不客气的将慧姨推到一边,拉着我往真皮沙发而去,从始至终都没搭理跟他说话的慧姨。

  “好好好,只要金老板开心,我立马就滚!”慧姨点头哈腰的陪笑着,随后又望向我:“好好陪金老板喝酒,别让我失望!”

  察觉到金老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慧姨赶忙灰头土脸的离开包厢。要是可以的话,我多希望她能带着我一起离开,自己都觉得这种想法很可笑。

  我尝试着和金老板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主动走到酒台取酒。酒杯刚倒满,金老板就急不可耐的走到我身后,有意无意的在我身上蹭。

  这种行为我倒是忍了,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做出嗅发香这种猥琐的动作,顿时让我觉得异常恶心。

  下意识的用手肘推了下身后的金老板,却是不小心将杯中的酒给弄洒。

  “小娘们倒是挺带劲,劳资喜欢。”谁知道我这样的举措,不仅没引来他的不满,反而更加挑起了他的欲望。

  感受到他那泛着绿光的眼眸,我被吓了一跳,脑中再次浮现上次看到的画面。

  “金...金老板,我们喝酒好不好?”受到惊吓的我,连说话都有点不利索。

  听到我说喝酒,金老板顿时变得安静不少,点头道:“好啊,我最喜欢和漂亮的女人喝酒,特别是像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女人。”

  接下来的时间当中,我有点做主点了好几瓶洋酒。之前慧姨告诉过我,只要让顾客点酒就能拿到提成,而且赚到的钱都属于个人。

  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能不能赚到钱是其次。主要是我不想发生不愿经历的事情,所以只能不停的和金老板喝酒。

  “小娘们儿,劳资就不信今天不能灌趴你。”又是几瓶洋酒上桌,金老板喝的脸色通红,舌头都已经有点打劫。

  这时我却有点庆幸那些607的女人,要不是被她们逼着灌酒,指不定一瓶酒不到我就得躺倒桌子底下去。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但现在的我必须的保持清醒。我在心里告诉自己,金老板没有趴下之前,坚决不能让自己喝醉。

  “服务员,再拿几瓶酒来!”晃晃悠悠的走到包厢门口,身体乏力的依靠着门边,像站在门外的少爷示意。

  刚合上门,就有一双手臂紧紧的环抱住我,呼吸显得非常急促。我能感觉到他在撕扯衣服,当即就清醒了不少。

  奋力抵抗下,将金老板推到酒台旁边。金老板见我现在还有这么大力气,不怒反笑,张开双臂再次朝着我走来。

  l酷\;匠+o网{+唯x一2正,@版‘X,¤Z其:他…h都是#盗\:版~¤

  本就喝多的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不断躲避。可最后还是被他给压到沙发,我不停摇晃脑袋防止他的侵袭,上身还在用力反抗。

  嘴里喷发出的酒味,让他更加兴奋,我的手臂都感到隐隐作痛。尽管脑袋晕晕沉沉,但我的意识依旧非常清楚。

  知道要是继续这么下去,肯定最后吃亏的是我。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儿,当下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膝盖重重的刻在金老板的肚子上。

  只感觉耳边传来杀猪般的声音,金老板痛苦的抱着肚子在沙发上打滚。见到这种清新,我心里顿时吓坏了,担心会出事忙是惊慌失措的逃离包厢。

  当我走出包厢,发现走道上并没什么人,于是内心升起逃跑的想法。脑中回忆着电梯的方向,尽管现在的我感觉头都要炸了,但依旧撑着一口气冲到电梯门口。

  完蛋了,电梯打开的瞬间,看到一张冰冷俊俏的脸,我心里知道接下来等待着我的将是什么。

  “不好了,金老板被打了,上面安排的陪酒女也不见了。”

  正在我不知所措之时,走道忽然传来紧张的呐喊声。再望向电梯里的人时,却看到他紧锁着眉头走出电梯。

  “想跑?”

  站在我的面前冷冷的说出两个字,那种感觉就像是从冰窟里出来般,可我却没有力气回答。两眼无力的闭合,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