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龙会所一共分为六层,除去一楼相对正规是个餐厅外,二楼以上全是娱乐场所。我知道自己没那么幸运,会被这些人带到这里当服务员。

  当电梯在五楼打开停下时,我的心脏跳的非常厉害。也许当我走出电梯的那一瞬间,我的人生就变了。如果可以让我选择,我宁愿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大哥,我求求你了,能不能放我离开?”我抱着最后的希望,紧紧拽着其中一人的手苦苦哀求。

  Q最新S8章‘节。上^i酷^‘匠网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一脸漠然的望着我,与他的同伴左右押着我走出电梯。

  踏出电梯的瞬间,我就嗅到一股酒醉金迷的味道,不知怎的我内心竟然隐约喜欢这种气息。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甚至连视线都没有落在我身上,而我则是毫无反抗的跟在其中间。

  灯光并不明亮,路过的走廊时而传来巨大的音乐声,也有男女嬉笑饮酒作欢之音。

  “金老板,真的不能再喝了,下次我在陪你喝行吗?”正当我打量四周环境时,忽然面前一个包厢打开,从里面跌跌撞撞走出一个女人。

  女人身上的衣服十分凌乱,胸口更像是被人强行扒开了衣物,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我好奇的看了眼,发现女人脸上挂着泪痕,胸口处雪白的肌肤有着道道血红的痕迹,很明显之前肯定受到过什么揉虐。

  “踏马的,劳资花钱来消费,你个臭娘们就该让劳资高兴。”女人刚要离开时,突然包厢走出一名男子,二话不说抓着女人的手往包厢拽,嘴里还不断的说着脏话。

  包厢合上的瞬间,我惊恐的对身旁询问道:“那个女人明显就在被虐待,难道你们不管的吗?”

  只见其中一人,摇着头轻叹口气:“这都是命,进了这一行客户就是上帝,既然别人给了钱。只要不弄出人命,客户想怎样都行,我们无权干涉。”

  我听到这话,整个人都傻了。我没想到人性居然还有如此黑暗的一面,女人难道就应该被如此践踏吗?这样的问题,没人能够回答我,而且我也明白身边这两个男人也肯定不会出手帮我。

  经过那段插曲后,我很快便被两人带到五楼最深处。

  “进来!”从门的后面传来一道冰冷的声音,我能感受到身边押着我的两个人男人很明显的浑身颤抖了一下。

  房门轻轻被拧动,似乎害怕声音太大,会吵到门后的人似得。

  偌大的办公室,仅仅只有一个男人呆在里面,我很好奇他难道不会觉得无聊吗?先前将我带来的两人已经不见了,房门也被紧紧合上,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般。

  我怔怔的站在原地没有发声,整个办公室出奇的安静,简直与外面喧闹的气氛成了鲜然的对比。

  我静静的观察着办公室内的摆设,没有丝毫的凌乱而且空气中还飘散的淡淡的檀木香气。

  “哑巴?”

  当我还在打量办公室时,那道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我后退两步两眼惶恐的望向办公室唯一的男人。

  “姿色倒是不错,可惜是个哑巴。”男人冷冷的看了眼,随后拿起电话就要拨通。

  “我不是哑巴,你们这些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到底要把我弄到哪里去才满意?”我已经被这种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惹恼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冲上去怒斥着冷面男人。

  可能是我突然说话,让他有点愣神,整个空气都降低了好几度。

  冷面男人咧嘴冷笑,放下手中电话身体微微像后仰:“性子挺辣,要好好调教才行。不管你之前什么身份,来到这里我就是绝对的王者,必须服从我的安排。”

  话说到最后,冷面男人语气变得强势,让我有种想要臣服的冲动。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眼睛,就莫名有种畏惧之意。

  他似乎并不想和我多说什么废话,没过一会办公室房门再度打开,进来一位徐娘半老的女人。我直接被她从办公室拉出来,整个过程当中我没有半点反抗,或许是因为她也是女人的原因吧。

  “阿姨,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他说的半个月让我服服帖帖是什么意思?”我以为她会带我离开,便主动打起招呼。

  “以后就叫我慧姨吧,能来到这里也只能说你命不好。”慧姨轻叹口气,并没打算多说什么,带着我快速离开办公室。

  我不知道慧姨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一路上也就警告我,不要有想逃跑的想法。同时她也告诉我,冷面男人是这里的大老板凌啸,在H市机会没谁敢去招惹他。

  我们乘坐电梯来到位于顶层的六楼,这里要比五楼安静许多,空气间飘散着各种不同香水的味道。

  “这是你住的房间,缺什么就和我说,我给你布置。”来到607的门口,慧姨指着这间房对我说。

  房间只有二十平米,而且里面不仅仅只有一张床铺,除了一张腾出的铺位外还有七八张床。

  “新人来了啊,姿色可比我们强多了,慧姨该不会打算让我们以后光喝汤不吃粥了吧?”一名穿着露肩装的女人从房间走出来,不屑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用委屈的语气对慧姨说道。

  只见慧姨笑了笑:“怎么可能,你们都是宝贝啊。她叫柏雪,刚到的新人好好招待下,半个月后我要看到她能进入五楼。”

  我根本不知道她们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当我想问的时候,慧姨已经转身离开。

  带我的女人名叫素素,比我大两岁。

  半个月的时光是我最痛苦的日子,只有当我真正经历了,才知道什么叫做绝望。整整半个月的时间,607一共八个女人轮番让我喝酒,不管是白的啤的红的还是洋的,只要是酒就没少让我喝。

  如果只是喝酒就算了,可是她们竟然还逼我看某岛国爱情动作大片。我从来都没如此赤果的看这些电影,就算是和害我的李斌在一起,也顶多听他说些荤段子。

  每次看了之后,满脑子全是里面的那些恶心画面。我不知道她们让我看这些干嘛,可如果我不看的话,她们便会用各种手段来对付我,不让我吃饭不让我喝水。

  我原以为男人才是世界上最坏的人,直到这半个月时光,我才明白女人狠起来简直不是人。

  “我们这样对她,慧姨知道后,会不会怪我们。”十二天过后,当我刚看完一部苍老师主演的动作大片整个人处于兴奋期时,隐约听到同宿舍的女人在议论。

  “凭什么怪我们呢,这可是慧姨交代的事情。”素素倒也淡定,将责任全都推到慧姨身上。

  “可是我当初来的时候,并没有逼着看那些电影也没有规定不能吃饭啊!”先前说话的女人再次说道,或许是觉得她们这样对我实在太残忍了吧。

  原本我还很纳闷,既然别人没有受到这样的待遇,凭什么我就要被逼成这样。直到素素说因为我长得比她们都好,今后在这里肯定很吃香,所以才会用这种手段对付我。

  如果不是我因为身体发热浑身不舒服,我肯定要冲她大骂。接下来的几天,再也没有发生过之前的行为,而我的酒量和对性的感知也不再如刚开始那般差劲。

  当慧姨来的时候,并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只是看到我有些憔悴微微皱了皱眉。

  随着慧姨带我离开六楼,我不再是以往的沈静,我的名字只有一个,就叫柏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黑色玫瑰说:

求收藏,求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