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事,值得你惊慌成这样?”纪昀听到是三儿子纪宇凡的喊叫声,便停下了脚步,不仅不慢的问道:“有什么发现?”

  “父亲,出大事了!”纪宇凡像个初入社会的毛头小子似的,一阵咋呼:“我刚刚从圣药堂回来,圣药堂满堂弟子全部被杀,而白云山一家和轮回者却不在其中!”

  “你说什么?”纪昀一听,心中一阵恼火,转身目光向大堂中所来之人扫去,“我就知道你们这些名门正派,鸡鸣狗盗之徒,成立什么屠轮回者联盟,推我做什么联盟盟主,原来就是说一套做一套,明面上派几个小杂鱼过来,暗地里自己先下手,真是好啊!”

  “父亲,您先别气,听我把话说完。”纪宇凡插话道。

  “快说。”

  “我发现圣药堂所死之人,非常诡异,像是被什么东西吸干精源,枯竭而死。”纪宇凡道。

  “万蝠王?”纪昀愤怒的扫向万毒门的弟子处。

  万毒门弟子吓得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然而正在这时,突然一股黑烟从悦来客栈的房梁处盘旋而下,落在大厅之中,化作一人,那便是黑衣着装的万毒门门主万段崖。

  “纪族长,万谋可一直在这里啊!”

  “你晋级了?”

  纪昀从万段崖的源力波动得知,此人的源力比之几天前,进步极大,现在的他,连自己都看不透了。难怪自己进来时总感觉有人在窥视自己,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察觉到,难道万蝠王的实力已经超越了自己。

  “侥幸而已!”万段崖得意的望着一双灰玉般的手掌说道。

  “哼!”纪昀再次哼了一声,便不再和万段崖攀扯,转头向三儿子纪宇凡投去疑问眼神,“继续说。”

  纪宇凡向一旁的万毒门门主万段崖,礼节的拱手一礼,然而继续向父亲说道。

  “开始,我也是认为是万叔叔所为,可是我发现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中间肯定有蹊跷,恰时我派出去忠义镖局的四位师弟回来报告,忠义镖局也出事了,我随之赶向白家的忠义镖局。”纪宇凡卖了个关子说道:“父亲,你猜怎么着?”

  “找打是不是!”纪昀扬手就想给纪宇凡一把掌,可是他却下不了手,这可是他最最喜欢,最最宝贝的儿子啊。

  “忠义镖局着火了。”纪宇凡吓得缩了一下身子,连忙接着说道:“我赶到的时候,整个忠义镖局,已经烧的面目全非,根本找不到一个人的影子!”

  “白家是故意的,只是想掩人耳目,偷着逃走而已。”一旁的万段崖,淡淡的道。

  这事很有可能,纪昀同时也想到了这一点。

  “我已经加派人手,全城禁封了,只有悦来客栈门前,这条通往禁谷的北城门没有封,听街坊邻居说,一个时辰前,忠义镖局还和一位大客商,商谈生意。这个时候,应当逃不远,就算他们走了这条道,也不敢进入那禁谷,只要他们不进去禁谷,我们必定能逮着他!”

  纪宇凡自我感觉,父亲肯定会夸赞自己做了这么聪明的事,可是纪昀却用那种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让纪宇凡很是纳闷。

  “怎么了父亲,我做的不对吗?”纪宇凡有些忐忑不安的问道。

  “你哪来的那么多人手?”纪昀问出心中的最大的疑问。

  “这个吗?”纪宇凡弹了弹手中突然出现的一枚金币说道:“只要有了这个,我就能使全城人都跟着我去找轮回者!”

  “你哪里有那么多钱?”纪昀更是疑虑道。

  “这个,这个……”纪宇凡不了意思的退了两步,没有说出来,而纪昀却替他说了出来:“你把卦源开采权拍卖了?”

  “反正我们自己又一时半会开采不完,谁开采不都一样,说不定,别人帮我们开采,比我们自己开采还用心,还开采的多呢!”纪宇凡小心的又退了一步,唯恐父亲气极了,真给自己一巴掌。

  “你个败家子!”

  此时的纪昀真想给这逆子一巴掌,可是想想儿子做的也不是不无道理,这一切不还是为了追击轮回者。

  纪昀轻轻叹了一口气,平压下心中的怨火,平和的道:“也罢,只有你见过轮回者长什么样,把画像画出来,交给大家,好让大家有个印象。”

  “不用画像!”纪宇凡看父亲不生气了,又继续说道:“轮回者是个光头小孩子,三四岁左右。轮回者的光头,和一般的光头不一样,轮回者的光头,看上去,油光发亮的,仿佛像一枚天然的源丹,靠近他,会感觉到有种无尽的源力在向你的五脏六腑涌来,很特别的感觉,只要靠近他,你就会永远的记住那感觉!”

  “光头?像枚源丹?”嘴里念叨了两句,纪昀好像想到了什么,“是刚才那桌,胡老板的亲戚?”小胡子纪宇昌和纪家老爷子纪昀,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r看p正8`版章节上3酷jh匠**网

  “胡八一,你给我出来!”纪昀一挥衣袖,转身怒气冲天的喊道。

  声如狮吼,震耳欲聋,实力低一些的弟子,差点没被震出胃出血来。

  柜台空无一人。

  事实上,胡八一和那名店小二,早在纪宇凡脚步踏进客栈的那一刻,就悄悄的溜了出去,现在他们,已经快马加鞭的消失在城外的丛林之中了。

  “五人之中,那位老者一定就是龙鳞马所化,两个青年人,文的是白云山,武的是白云义,两个小孩,女娃是白云山的女儿,男娃定然是那轮回者!”

  小胡子纪宇昌,此时好像一下子变得聪明了许多,口里如数家珍的一一道来。

  “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纪昀悔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明明就在我的眼前,却让他们都跑了。”

  “你忘记了龙鳞马的易容术了!”小胡子纪宇昌提醒道。

  “别在这里废话,按着你三弟的描述,赶快给我去追!”再在这里懊恼,也无济于事了,纪昀说罢,身子一闪,向前虚空踏步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