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妹突然把眼睛眨了两下,坐在大厅最中央被电到的肌肉大汉,把持不住,差点没把酒桌给按碎,但屁股下的木橙却承受不住肌肉大汉的重压,只听咔嚓一声,碎成一团,惊得全楼人员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九妹掩面偷笑。

  “体重,体重,该减肥了!”肌肉大汉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红着脸憨憨的大声解释道:“对不住,吓着大家了,回去……那个……那个我一定少吃青菜多吃肉,噢不对,是少吃肉来多吃青菜,噢……也不对,反正……就是减肥!”

  肌肉大汉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倒是引来众人的哄堂大笑。

  “雷义,想女人也不能想到这个熊样啊!哈哈哈!”

  “纪家这小妞,可不是你的菜,小心烫伤嘴!不如跟着哥几个,去临界处的三角洲混混,那里有的是些骚娘们,只要兄弟肯出一个银币,如花似玉的黄花大闺女,管你个够!”

  不远处一桌六个大汉,虎背熊腰,人高马大,粗布麻衣遮不住身上暴露出来的一块块小麦色肌肉,他们都是混在刀刃上的一群雇佣兵,此时坐不像坐,站不像站的围在一张桌子旁,嘻嘻哈哈的取笑着雷家义子——雷义。

  “哈哈哈,就是就是,雷兄弟,别在雷家受这份窝囊气,做什么义子,明摆着是欺负你老实,有油水的人家自家揽着,出力又不讨好的差事让你来做,唉!还当个屁义子,回来跟着哥几个,投个好的佣兵团,拿下几个好活,管叫你,吃香的喝辣的,女人随便挑!别在这像个癞蛤蟆似的望着一个中看不中用娘们!”

  被说中软肋的雷义,又羞又恼,恨不得用源力打开一条裂缝,把头塞进去。

  “说谁呢?说谁呢?说谁中看不用啊,有本事出来和姐单炼!”九妹听这帮佣兵蛋子说话,心里真是不乐意了。

  不是她出头帮雷义说话,而是她最不愿意别人说她中看不中用的话了,此时的九妹,火气正旺,正好想找个男人发泄发泄!

  “咋啦,说你呢纪家小娘们,不服咋地?”

  ‘有本事出来和姐单炼’,这话听起来,佣兵兄弟们感觉这么刺耳,不舒服呢?

  特别是这话从一个漂亮的妹子嘴里当面说出来,佣兵兄弟当然不干了,明白着,这不是调戏是啥?

  佣兵兄弟们慢慢收下笑容,其中五人活动了一下筋骨,噼噼啪啪的关节响动,吓得纪家的几个弟子,缩卷着身子,慢慢后退了些许。

  一旁的小胡子二师兄,从骚乱中清醒过来后,连忙偷偷的扯了一下九妹的衣袖。

  “还是算了吧,他们人太多!”

  一下子上来这么多肌肉大汉,九妹也是懵了。

  暗道:乖乖,这五个熊汉子,一个一个的来,老姐还算勉强可以应对,这……要是一起上,我还真有点一下子消受不了啊!

  正当五名大汉把热身工作做完,准备向前一步走时,却被一个看似兵头的家伙拦住了。

  “等一下,让我来!”

  7酷,E匠√网J(正}e版◇"首0G发

  噢?

  这下玩大了,看来是有人想逞英雄,强出头啊。

  九妹扫了一眼对面虎北熊腰,身背一柄乌金尺刀的大汉,柳眉一挑,道:“好,姐姐今天就陪你玩玩!”

  有热闹看了,楼上楼下的人,便感兴趣的起身观望。

  “狂龙大哥,这事怪俺,别为难九妹!”雷义看事情要闹大,便起身上前劝道,在双方中间来回说好话。

  “狂龙?”楼上灵剑门的弟子对这个名子,感到非常吃惊:“难道此人是临界三角洲第一佣兵团里的血杀狂龙?”

  “看其身后背着的乌金尺刀,一定是他。”

  “一般血杀小分队做任务从不分开,看他们穿着打扮一副雇佣兵的模样,又是六人,定是血杀六兄弟?”

  “应当不假!”

  “从未听说血杀六兄弟来中原拿活的啊?”

  “想必请动他们的人,背后非官即富啊!”

  听到狂龙二字的楼上女弟子们,脸上均露出诧异的表情,特别是金陵门的两位美女,更是一脸的潮红!

  “那女的是九妹?”不对男人感兴趣的青云门弟子,对这位传奇人物的九妹,倒是有几分兴趣。

  “不是她,又是谁,如果不是她的那个部位大,纪家老爷子能收她为义女吗?”

  “哪给哪啊,听说纪家老爷子收养她时,她还不到十岁,十岁的人都那么大吗?”

  “这你就不懂了,听别人说,这个骚女人年龄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小,都说她是个狐妖,容颜不老,都活几百年了!”青云门的女弟子突然接口插话道。

  “扯!”

  “不信,你看她那勾引人的眼神,还有她那一举一动媚气,哪一点不像只骚狐狸!”

  “那是因为她修炼的功法不同。”

  “什么功法?”

  “九幽缠香功!”

  “比金陵门的金娇功如何?”

  “魅惑更甚!”

  “怎么?你对她那么了解,看上她了?”青云门的那位女弟子,脸上突然变得不悦起来。

  “不是的师妹,我只是就是论事,没别的意思。”

  “谁稀罕你,爱喜欢谁是谁,管我什么事!”

  “师妹,我错了。”青云门的男弟子连忙上前好话连篇,百端讨好。

  而此时楼下的矛盾并没有解开,并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不行!”佣兵们不干了,要集体动怒了,“不能这样算了,兄弟们在三角洲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有哪个娘们敢这样给兄弟们这样说话,大哥,拿下她,让她看看,血杀六兄弟的威名不是吹出来的,而是杀出来的,是要见血的!”

  “那个,那个说什么来者,大家都是接到我纪家老爷子玉简,才远道而来,齐聚这里参加联盟会议,共商讨伐轮回者的,都退让一步,别伤了和气,我,纪宇昌代表纪家向狂龙大哥陪个不是,大家和气生财嘛。”

  此时的小胡子二师兄,看事情情要闹大了,等会老爷子过来,也不好交代,便拉下架子,一改往日的结巴,起身上前,笑脸拱手的做起和事佬了。

  “和气个你奶奶的,纪家老爷子是哪条虫,我们可不是他请来的,老子是自己来的,怎么?你又是蒜地里的哪根葱,滚一边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说:

  今天最后一更,七更,求收藏,推荐,挖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