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五更了,你们手中的免费挖机和果果哪里去了?二少急需要这些啊!

  “不远了。”白云义微微一笑,想必朱三不喜欢走黑路,这还没走几步就急了,摇了摇头,耐心的回答道:“再向前走二百多米,就到分岔口了。”

  你想想,一个五大三粗,浑身横肉的吨级人员,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猫着腰行走,时不时直身时,还能碰到头顶的石壁,走着吱吱作响的竹板小桥,桥下还有能刺穿屁股的竹筒等着自己掉下去,能不急吗?

  “这条道有几处出口,有近道吗?”朱三问道。

  “两个出口。”白云义道:“一条直道,一条岔道,直走的话,只要走十八里桥路,就会到达后山峡谷中的空旷区,走出空旷区,便可以到达天门山的地界了。”

  “另一条岔道呢?”朱三好奇的问道。

  “是通往城北的悦来客栈!只需要走上三里多路。”白云义道。

  “好,这个岔道好!”朱三暗声叫好的同时,突然想到了什么,话语一顿,喃喃的重复了一句:“悦来客栈?”

  悦来客栈对于朱三来说,再熟悉不过了,他经常前去那里吃饭。

  在嘉良城,悦来客栈是远近出了名的源力饭庄,方圆百里的人,都挣着抢碰上,挤破头的去这家客栈,原因只是为了吃一顿这里有源力的饭菜。

  在这个源力稀少的城市之中,源力,是何等珍贵的存在!然而,悦来客栈的饭菜之中,就蕴含着这种源力之气!你想,这悦来客栈想不红都难啊!

  不过,这源力饭菜,不是说你想吃就能吃上的。

  起初,悦来客栈的生意并不是像现在这么好,应当说是极差!

  前来客栈的人员,都是一些南来北往的生意人,或者一些江湖侠客,总的说来,都是一些混在江湖上的人,江湖险恶,为了小命,都自带干粮,只住,不吃客栈里的饭菜,这样以来,客栈的财务收入就极其少了。

  只到有一年,一帮受了重伤,生命垂危的佣兵,住进了悦来客栈。两天后,却容光换发,生龙活虎的从客栈走出,之后,悦来客栈的生意,就一下子就火了起来。

  因为,他们吃了悦来客栈里的饭菜后,不但伤势好转的非常快,并且,虚弱的源力也迅速恢复了过来。

  他们,终于发现了饭菜中蕴含源力的秘密。

  至此之后,这帮佣兵隔三差五的来光顾悦来客栈,同时还带来了更多的朋友和伙伴。

  渐渐的,悦来客栈中的饭菜,所蕴含源力的消息,一转十,十传百,迅速传遍了整个嘉良城,甚至半个法姬娜行省。

  慢慢的,悦来客栈的饭菜从无人问津到供不应求,最后到了为了一顿饭菜大打出手的地步。

  实力有高低,源力有大小,一些低阶的修身者,就无法抢过高阶的修士了,而那些高阶的修士,又依仗自身高高在上的实力,一再压低饭菜的价格,弄得悦来客栈,不仅失去了一大批常来的低阶顾客,财务上更是大大的缩水。

  为了生存,为了治安,为了秩序,悦来客栈的老板,心一横,下了一道有些公平的规定:每日只供一百桌饭菜,实力不分高低,先到先得,售完关门。

  法规一出,顿时在城里炸开了锅,一些不服的修士,三五成群的便上门滋事,可是当他们来到悦来客栈,看到城楼上威武而立的城主时,一声不吭的,悄悄隐退了回去。

  常言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为了吃到悦来客栈限量版的饭菜,有的人甚至在客栈常住不走,而他们却不知道,饭菜之中的源力之气,就是来自悦来客栈后院的古井之水,而古井水的源头,就是忠义镖局后山的地下暗河。

  但是,朱三想的不是这些,他在想三天前接到玉简的事。

  三天前,纪家那老狗已经笼络各大门派势力,定于今日在悦来客栈成立什么屠轮回者联盟。客栈已经被纪家承包了,里里外外非玉简名牌者不得进入,闲杂人等一旦入内,杀身之祸,后果自负!

  “岔道不能走。”跟在白云义身后走着的朱三突然说道。

  “为何?”白云义问。

  “纪家那老狗今天在那里议事抓你们,你还要自投罗网?”朱三道。

  “悦来客栈老板胡八一,是我的八拜之交,应当可以一避风头。”白云义道。

  “小心驶得万年船,我建议,最好还是走直道。”朱三道。

  “那我们走直道?”白云义道。

  “嗯。”朱三也不确定的随意点了点头。

  当白云义走过第二个红色印记的木桩后,心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便摆手停下,朱三哪里看到他的手,刹车不住,一下子撞在了白云义的身上。

  “怎么不走了。”撞到白云义的朱三,连忙收住脚步问道。

  “嘘——”白云义轻声说道。

  前面是无尽的黑暗,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脚下流水潺潺。

  按理说,二哥他们如果在前面的话,可以看到他们火折的光亮啊,此时怎么什么也没有呢,难道说他们提前走了!

  Y看正版w7章1H节上酷*$匠(网

  呼!

  “趴下!”朱三纵身向前扑去,把白云义扑倒在桥面上,便见蓝光一闪,如一片刀刃,从朱三的头顶咻的一声,飞速而去,撞击在身后的石壁上,擦出一连串的火花。

  “又是你的暗器?”朱三怀疑的问身下的白云义。

  “不是!有人进来了!”白云义一边小声说道,一边迅速起身,猫着腰从怀中掏出三枚铜币,向黑暗中三个不同的方向迅速挚去。

  啪!啪!啪!

  三声响后,身后水声四起,一张黑色的大网,从水中呼啦一声直冲向上,把来路相隔两段。

  又是几声刀刃撞击金属的声音,火花在那张黑色大网上炸开了花。

  而火花的背后,一道蓝色光团,正悄无声息的极速向白云义他们直直的射来。

  说时迟,那时快,白云义拉起朱三奋力的向前路奔去。

  轰!

  后方蓝光一闪,火光四射,黑网就此破裂,与此同时,暗箭四射之声不绝于耳,桥面竹板接连翻起,直逼白云义及朱三脚下。

  白云义一边跑一边从怀里掏出铜币,沿路向四周石壁挚去,机关应击而开,天罗地网,暗箭飞石,在其身后接连不断的触发。

  过了第三个红色印记的木桩后,桥面竟然意外的没有了,前方有的只是水面,水中暗器,森然而出。

  竹桥哪里去了?白云义悬崖勒马的止住了脚步!

  “抓紧了!”

  紧跟在其后的朱三,眼疾手快,并未止步,单手一环,把白云义抱在怀中,迅速向前轻飞而去。

  身后蓝光紧随而来,朱三脚尖轻轻一点水中露出的尖尖竹筒,再次向前游走,机关触动,暗箭乱发。

  呼!

  眼前一团火光乍起,从朱三头顶飞过,与之后面紧随而来的蓝色光刃,迎面而撞。一声炸响,红蓝之光,在黑暗中撞击出绚烂的光彩,把洞内一时照得光鲜亮丽。

  “龙伯!”

  白云义一眼看出红光所发之人,定是龙伯。

  朱三脚踏石壁,借力一跃,跳到了龙伯身边,放下白云义,回首一声怒吼,轮起手中的两尖玄铁方锤,向那所发蓝光的方向重重挚去。

  锵锵锵!

  黑暗中火花四溅,朱三左手一伸,两尖玄铁方锤回握在手中。

  “前方出口,已被封死,想走,除非我亡!”黑暗中传来阴阴的声音。

  “林兄,躲躲藏藏的,可不是君子所为,有种你出来与我当面一站!”龙伯一面把沉睡的白小飞递给白云义,一边摆手让他们先走。

  朱三不愿意,硬是挡在龙伯的面前,让龙伯他们先走。

  “呵呵,不要争了,今天谁也别想走出暗道!”龙伯口中的林姓男子,慢慢从黑暗显出身影,显然便是忠义镖局庭院上空,骑着蓝色赤尾虎的银发老者。

  “真是冤家路窄啊,几十年不见,一见面又要分个你死我活了!”龙伯道。

  “哼!老账也就算了,今天我是特意来寻你的,杀我族孙之仇,拿轮回者的命来还。”林姓老者狂怒道。

  “我何以杀你族孙!”龙伯反问道。

  “一心求教于白云义的林姓少年!”林姓老者愤然说道。

  龙伯这才想起,在忠义镖局失手错伤的那名隐源衣的主人,林家大少爷!

  “纯属意外!”龙伯有些愧疚的说道。

  “多说无意,除非把轮回者交出来,不然……谁也别想离开此地!”说着蓝光一闪,就地消失。

  嗷!

  朱三一声兽吼,身体迅速变大,瞬间超出了本体三倍,几乎把整个地下暗道都给堵住了。

  “他是猪妖!”白云义和白云山同时惊恐的叫道。

  “嗯。”龙伯淡淡的道。

  朱三慢慢扭动自己硕大的头颅,向后方望了一眼白云义众人:“你们快走!”

  说着变成猪身的朱三,回过头来,轮起手中的两尖玄铁方锤,向对方的黑暗冲去。

  “这里有我在,你们休想从这里走过一人……”

  话未说完,呼听一声轰响,一团蓝光,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朱三的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说:

  朱三到底能不能阻挡住来犯之人,而龙伯他们又能否化险为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