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听万毒门三个字,朱三右手一伸,乌光一闪,一柄一百多斤的两尖玄铁方锤握在手中,锤身乌黑发亮,丝丝雷电,盘绕其上,发出噼劈啪啪声响。

  “伯父,你们快走,这里有我断后。”

  “想走,没那么容易!”

  四道灰色烟团,在竹林的上方盘旋一周后,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落在众人面前,显出四个灰衣人,袖口上全部绣着蛇蝎标志。

  “把轮回者交出来,不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灰衣人中一人叫道。

  “四个小小的修士,也来猖狂,少废话,吃俺一锤!”朱三轮起玄铁方锤,脱手而出,极速向对方击射而去。

  看正版章●节nP上.$酷匠网i

  灰衣人眼观铁锤慢慢逼近,跃身而起,向后闪去。

  锤落,山崩地裂,尘土飞扬,竹屑粉飞,弄得灰衣人一时半会在尘烟之中,看不清虚实。

  嗖!

  嗖嗖!

  紧接着前院追赶之人,陆续来到竹林,为首骑着蓝色赤尾虎的银发老者,看到竹林深处的四个灰衣人的情况后,只是微微一顿,愤怒的哼了一声,便径直向前方继续飞行而去。

  后面的各路人员,有的随老者而去,有的就地落下。

  然而,等万毒门人员看清眼前的情况时,围困之人早已不见踪影。

  “后山,追!”灰衣人摇身一晃,化作四团灰烟,再次向后山进发。

  后面之人,也紧跟而去。

  “多亏朱兄的障眼之法,大家才有惊无险。”白云义道。

  “这是哪里?”伸手不见五指,仿佛进一个地洞,朱三说出了众人的心里想法。

  “这里是后山的地下暗道。”白云义拿出一个火折,照亮了眼前之路,大家这才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众人视线的前方出现了一条一米见宽的木桥路,桥下有流水潺潺。

  “咦?”朱三尝了尝从河道中用手舀出的泉水,一脸震惊的说道:“水中有源力?!”

  “嗯。”白云义淡淡的道,“你没发现山上的翠竹,有些不同吗?”

  “是有些不同,刚刚我还在怀疑,我们这个大陆,一直都是冰雪覆盖,落叶之木,几乎没有一株能生存的,而后山却有那么多,那么粗的竹子!”朱三边说,边夸张的用手比划着竹子的精细。

  “现在明白了?”白云义笑了笑道。

  “明白了,原来竹子的下面,有源力的滋养!”

  “走吧。”白云义向还在踌躇不前的朱三催促道。

  白云山和龙伯带着孩子前面先走,白云义紧跟其后,朱三却站在岸上迟迟没有跳上竹桥。

  “桥怎么这么窄?下面的水深不深?石劈上没有扶手吗?”朱三抖了抖一身横肉,一连问了三个问句,还一边暗暗想道,不知这些简薄的竹桥,能不能经历住自己的身板,下意识的伸手向石壁上寻找可扶攀之物。

  “不要触摸石壁!小心有机关!”白云义的提醒,已经晚了一步,朱三的手掌正好按在一个机关点上。

  “我好像中招了。”朱三一脸无奈的说道。

  “按住不要松手,等我过去。龙伯,二哥你们带孩子先向前走,不要停留,走过第三个标有红色印记的木桩后再停下,记得路上不要触碰,任何石壁上的东西。”

  白云义和龙伯,白云山换了位置,来到朱三的面前,在其周围大略扫了一眼,伸手按住一处突出的石块,其身边的石壁顿时凹陷了下去,洞口一人之高,深度足可钻进两人之多,白云义轻轻跳了进去。

  “怎么那么多机关啊。”看得朱三直瞪眼。

  “别说话,听我指挥,我数三下,你立即放手,向我这里跳进来,要快。”

  “好。”

  “准备好了没有?”

  “好了。”

  “一……二……三!走!”

  白云义话音刚落,只见朱三身影一晃,原地消失,一头向白云义所在的凹洞跳去。

  刚刚跳了进去,朱三便听到背后,嗖嗖嗖,暗箭齐发,水声四起,回头再观河面时,所有的竹桥面板全部斜翻,如果人在上面,便会瞬间滑落下去。

  桥板一直追着龙伯等人,翻到了第三个有红色印记的木桩后,才停了下来。

  竹箭足足乱射了三四秒钟。

  “桥下水中全部是削尖的竹筒,一旦人落下去,便会被竹筒穿成刺猬。”白云义望着翻板的桥面,向朱三解释道。

  朱三听后,内心一阵后怕,嘘了一口冷气,轻声问道:“像这样的暗器机关,还有多少,这条道又有多长?。”

  “机关很多,但这条路桥却不是很长,只有二百多米。”白云义道。

  “真没想到,你对机甲暗器这一门,还那么精通。”朱三发自内心的羡慕,因为他小时候就有个梦想,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自己没办法再修炼了,就去学一门机关暗器的手艺来。

  “呵呵,多年前在江湖行镖时,遇到一位江湖相士,才得以学到一招半式。”白云义有些自得意的笑道。

  等一切平静下来后,白云义让朱三出去,暂且立在竹桥木桩上,自己找出机关恢复按钮,让竹桥重新翻转成平面。

  “会不会塌陷?”朱三望着恢复原来模样的桥面,轻轻跳了下去。站在桥面上后,又跳了两跳,想试试桥板是否结实,能否承受得住自己的身体。

  “放心走吧,每个桥板中间都有钢铁支撑,我曾经试验过,单个桥板,就可以承受住五百斤的压力,这么多桥板又有钢铁相连,千斤之重的力量,应当不会被压塌。”白云义把凹洞恢复到原样后,轻轻跳上桥面,“走吧,他们还在前面等着我们。”

  “如果再次触摸到机关,还会出现刚才类似的情况?”路上朱三继续问道。

  “嗯,这里的机关,都具备三次以上的攻击,一次攻击之后,只要按下恢复按钮,装置便会自动续箭,恢复待发状态。”白云义不厌其烦的一边向前走,一边解释着。

  两个人就这样,你问我答,走了大概有几十米。

  一直在黑暗中行走的朱三,有些急了,问道:“离出口还有多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说:

  如此隐秘和周密的布局,能让白小飞他们,逃出生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