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闹事者【四更】

   内心不俏,嘴角只是微微一笑,白云义的脚步俏作停顿,脖颈向一旁轻轻一偏,躲过来拳,便是后脚跟上,大踏步出了厅堂之门。

  “没用的,别再用这些下三烂的招式惹我出招了,你还是回去吧,告诉林老爷子,死了这条心吧,白家源术,概不外传!”

  “别不识抬举!”灰衣老者右手收回,左拳再次打出,拳心之中隐隐有红光泛出,眼眸中凶光一闪,身子一斜,双腿生风,脚点套路,一连串的残影在白云义的面前一晃而过,拳头便挥了过来。

  “噢?云踪魅影!”只可惜眼前的云踪魅影只是仿真版的,白云义身影一滑,使出白家真正的云踪魅影,只轻轻身影一闪,便躲过迎面而来的杀招,再次出现时,已经是在灰衣老者的身后的两米开外了,“好生学学什么叫做真正的云踪魅影”

  “嗖!”

  趁机,红衫青年一把甩出桌上的锦盒。

  耳根一动,头也不回的白云义,抬手反掌打去,一股劲风而过,红衫青年随手扔出的锦盒,便被冲击的粉碎,一件如蚕丝般轻盈的乳白色丝衣,从锦盒的碎片中飘落了下来,掉落在地上。

  丝衣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眨眼的白光。

  “你打碎了我爷爷亲手包装的隐源衣宝盒,便收我为徒,我就不让你包赔了。”红衫青年哈哈的大笑道。

  “哼!”

  望着地上闪闪泛着白光的隐源衣,白云义独自含笑摇头,这么无赖的损招都能使上,真是拿林家这一老一少两个白痴没办法。

  隐源衣,顾名思义就是能隐去源力的衣服!听着就是一个鸡肋的玩意。在这个源星世界上,源力的多少,明示出来才能表示出自己本身的实力和地位的高低及尊贵,哪还有修士刻意来隐藏自己的源力修为呢?

  在寻常百姓家,如果偶尔得到隐源衣,也算是捡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鸡肋宝贝,找个合适的行当,运气好的话,能换上几个金币,下半年的糊口饭算是有了。可是对于这些修身成道的人士来说,隐源衣完全就是一个鸡肋,而林家这次却是用值万金的锦盒包装这个连十个金币都不值的鸡肋,到底几个意思呢?是明面上要他那个傻儿子来拜师学艺,还是和各怀鬼胎的外界人员的心思一样呢?说不准这鸡肋的隐源衣中,就暗藏玄机。

  更-新%{最^快上酷bt匠%2网W)

  捡起地上的隐源衣,仔细看过一遍,却是没有发现有何疑点,白云义陷入了沉思,狡猾如狐狸的林家老爷子,不会平白无故,煞费心机的包装这个鸡肋的,然而正当白云义百般无奈的时候,感觉着手的衣物上突然一凉,翻来一看,竟然是一块小如针孔的玉简,白云天源力催动,玉简粉碎,“是印记!”

  抬眼向林管家狠狠的望去,本要张口说话的白云义,却被下人的速报止住了声音。

  “报,门外有圣药堂的人员急事求见您!”

  闻听圣药堂三个字,白云义的心中,咯噔一声,脸色明显的变得阴沉下来,心中一直担心的事,还是要来了吗?随手把隐源衣递到下人手中。

  暗道:二哥!希望你没有出什么大事才好。

  三步换作两步,向门前迎接而去,可是刚刚走上几步,便见龙伯领头踏门而来。

  一眼望过,看到龙伯浑身上下,血迹斑斑,白云义的心头更是一怔,暗道一声不好,这是真的出大事了。

  便迅速跑向前去,二话未说,便领着众人向厅堂走去,一边问道:“二哥,这,这出了什么事,龙伯怎么受如此重伤?”

  “一句两句说不清楚,大哥大嫂已经不在了,而大哥的孩子就是传说中的轮回者,外面有人在追杀,现在我们必需把孩子安全的护送到天门宗!”寸步不停的白云山,字字如钢针的回答,刺在了白云义的心头肉上。

  听到二哥口中大哥大嫂不在的信息,白云义脑中一下子懵了,生死大事,怎能儿戏?

  当再次证明大哥白云天,大嫂薛瑶真的不存与世的那一刹那,白云义的伤感顿时涌上心头,多年积压的兄弟隔阂,一切的因果恩怨,忽然间一下子烟消云散了,换作的是一拥而来的悲伤和悔恨!

  “是谁杀了我大哥大嫂,我白云义要与他不共戴天,不死不休!”

  撕心裂肺的白云义,两眼充血,怒火中烧!

  在忠义大街关卡处,白云山遇见了曾经救助过的李奇。

  已经晋升为副尉的李奇,答应了白云山的请求,派了心腹,护送一部分白家族人离开了嘉良城,而自己带着两个护手,亲自陪同白云山几人向忠义镖局赶去。

  然而,却在忠义镖局的外围处,轮回者白小飞从睡梦中醒来,看到街上的人来人往,花花绿绿,一时高兴,竟然外放了本源之力,一下子招来了拿悬赏的佣兵。

  双方交战之后,再次引来更多的势力掺和进来,李奇只好无奈的唤来兵团,奋力压住拦截人员的阵势,才让白云山他们有机会冲出了重围。

  冲出包围圈的白云山众人,走的并不是很顺利,一路杀戮,才来到了忠义镖局。

  …………

  听到大哥大嫂去世的消息,忠义镖局大当家白云义,一改多年养成的好脾气,火冒三丈的要出去寻仇,被四五个镖局人员费力拦下。

  “云义!”龙伯厉声喝道:“现在不是你胡闹的时候,赶快加派人手防护,想办法出城才是!”

  “出什么城!仇不报出什么城?!”被众人连拖带拽,强行拉进厅堂的白云义,喊破嗓子的大叫着。

  “要想保住白家的命脉,必需保护好轮回者……他们是谁?”

  进入厅堂的龙伯,说话间突然看到有两个生面孔,立即停止要讲的话,望着眼前的一老一少警惕的问道。

  “噢,那个……城南拍卖行林家的人!这些日子一直闹着让大当家的收他为徒,大当家的没有答应,他就天天如狗皮膏药一样缠着大当家的,闹着不走!”一旁的大镖头连忙解释道。

  “一直纠缠着?”龙伯警惕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一老一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 说:

龙伯能平安的送白小飞去天门宗吗?而那林姓老者,真的是林家的人吗?下一章就有可靠的信息噢!噢,别忘记投机机和果果给二少!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