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酷匠;网%永Q久◎;免费9看?L小‘说Mg

  然而,最后的结果,神医白云山却只是意思的收了几两银子作为出诊费,便再未向彪形大汉李奇索要过其它的费用。

  实在是过意不去的李奇,在母亲一再的催促强制下,死皮赖脸的彪形大汉硬是留在了圣药堂作侍从,来弥补一点心中的亏欠。

  生着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李奇,哪里是干这药堂的细活,常常因为热心而弄巧成拙损,坏了不少药物及设备,看在眼里,想在心里的神医白云山,觉得李奇心地善良,为人正直,又生得一身蛮力,是个练武的人才,留在自己这里,无用武之地,屈了大才,便亲自介绍他去了三弟的忠义镖局。

  李奇到了忠义镖局之后,自己的优势一下子便显露出来了,一年之间,好几单大买卖都是因为有了蛮力超群,彪形的李奇,才幸免出事。从此,李奇的名号,在走镖的行当里,也开始声名远扬,忠义镖局的生意也随着彪形大汉李奇的出色表现,业绩而水涨船高。

  然而,忠义镖局大当家白云义,是一个即重情重义,又爱惜人才的大好人,看到李奇这一年多来的点点滴滴,感觉此人并非池中之物,便忍痛割爱,托关系让其加入了城中的外围兵团。

  不负白云义所望,李奇在兵团里混得风生水起,又是一年下来,从外围的小兵张嘎,直线晋升到七品副尉!

  有着白家的这些大恩大德,李奇会难为白云山他们吗?

  答案,当然不会。

  “神医,这条道是通往城外的最短通道,你们还是尽快离开吧。”李奇建议道。

  “李副尉,眼下我还得去三弟云义那里一趟,告知其眼前的情况。”白云山为难的道。

  “忠义镖局虽然明面上看来没什么事,但是,暗地里已经被包围了起来,只怕你们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李奇担心的说。

  其实白云山还是有所隐瞒的,他不是不相信眼前的李奇,而是关于轮回者的生死,他现在谁也不能全信。他去忠义镖局的目的,不只是告知白云义眼下的情况,更重要的是他要带三弟一起走,不然,等自己逃出城外后,那些虎视眈眈围在暗地里势力,定然不会放过他,到时候,三弟的处境就凶多吉少了。

  环视一周,望着眼前数十位白氏家族的人员,白云山心中一横,决定——去!

  “忠义镖局这一趟我必需得去,只是去之前,我想拜托李副尉一件事。”白云山收回视线,投向李奇道。

  “上刀山,下火海,只要神医您言语一声。”李奇一拍胸膛,信誓旦旦的道。

  白云山被李奇严肃的表情逗乐了:“没那么严重,我只想请你找一个安静的避难所,好让我这些家族人员,暂且躲避一下,来日我定当重谢。”

  “神医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您是俺娘的救命恩人,又是俺的引路人,为您效劳,是我本份之事,您就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完全能保证白家旅人,一个不落的送到安全处。”李奇话锋一转,侧过身来望着灰袍老者怀里的孩子,有些迟疑的问道:“神医,轮回者真的存在?”

  …………

  正如李奇李副尉所说,在白云山带领众人离开圣药堂不久,便又有几波人员钻入了圣药堂,兴奋的东翻西找,最后却扫兴的离开。

  后来经过一波接一波的人员扫荡,找不到轮回者的踪影后,就开始打上了圣药堂的财物和药物的主意。最终到了最后一波人员,已经是没有什么东西可拿,没有什么油水可捞的时候,一把火点燃了圣药堂。

  滚滚浓烟引来更多的门派和势力迅速前来一探究竟,其中便有纪家三少爷,纪宇凡。

  纪宇凡只是远远的观望了几眼,便悄无声息的溜走了,他的方向,当然也是城中的忠义镖局了。

  天门宗掌门段一别带着众门人又是姗姗来迟,当他们赶到圣药堂时,呈现他们面前的只有烧成灰碳的废墟!一阵懊恼后的段一别,只好再次起身,马不停蹄的向城中的忠义镖局赶去。

  而此时的忠义镖局已经是一只困在笼中的鸟儿,根本还不清楚外界都发生了什么事,此时的白云义正稳稳的坐在大堂上与顾主谈着生意,听其高一声低一声的争论着,想必这趟镖,商讨的并不是很如意。

  “白云义,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在嘉良城还没有人敢拒绝我林家的。”一副红衫加身的青年旁边的灰衣老者,拍案而起,案上的茶水杯都被震得跳了几跳。

  “我就是拒绝了,你又能怎样?”白云义头也不抬,伸手端起案机上的茶杯。

  “我,我拆了你这镖局!”灰衣老者再次吼道,一旁的红衣青年忙起身拉老者坐下,端茶倒水的让其消消气。

  “你拆吧,反正林家有钱又有势,大不了再帮我盖座新的就是了。”白云义端着茶杯,轻轻抿了一小口,盖上茶盖,重新放下,面带笑容的说道:“林管家,您这是第N次登门寒舍了吧,不是在下不愿意接您这物镖,而是您纯属捣乱来了,区区一件鸡肋的隐源衣,本就一人就可行镖的事,非要我们忠义镖局全体出动为您押镖,这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这个镖,忠义镖局还真接不了,您还是另寻他家吧。”

  “就在你家,我哪也不去!”突然那红衣青年不情愿的叫道。

  “林大少爷都说了,就在你家,哪也不去,你接是不接!”灰衣老者再次起身说道。

  “如果您非要出镖,也不是不可,那您就按贵重物品的价格出手,我也接了!”

  “就10金币,镖局全体人员,围全城一圈押回!林老爷子说的。”灰衣老者斩钉截铁的说道。

  “您逗我玩儿啊?”白云义站起身把台上的锦盒拿起,重新放在林管家面前的案面上,“我真的有事,望不能陪您闲聊,您自便!送客!”

  话说完的白云义连正眼也没看一眼林管家,信步而走,正要前脚踏出门槛,呼听背后风声而起,林管家的铁拳已经顺风而来,直击白云义的后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说:

周日休息,一觉睡到十二点的你,准备好读书了吗?然后,哈哈,别忘记投机机和果果给二少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