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副尉,在下圣药堂白云山,还望通融。”白云山快步上前,拱手小声说道。

  “白神医?”

  闻言一怔,彪形大汉连忙回头向自己的兄弟喊道:“没什么事,遇到几位老乡从乡下来。”

  正好前面不远处有一片骚乱,彪形大汉便连忙指挥下面的兄弟前去查看。

  兵兄兵弟走后,彪形大汉扫视一下周围,发现没人注意,便一把拉起白云山:“大家跟我来!”

  龙伯被大汉突然的举动弄得一怔,其余圣药堂的弟子,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住头脑,然而在大家都有所吃惊的时候,白灵儿从母亲的怀里挣脱开来,一下子跑到彪形大汉的面前欢喜的喊道:“叔叔,叔叔,你怎么在这里啊,你穿的衣服好漂亮,好威武啊!”

  “那个……”彪形大汉一时语塞,连忙抱起白灵儿,带领众人向一处偏僻的小道上快步走去,一路走,一路吃惊的问身边的神医白云山:“白神医,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敢进城,不怕被认出?我听说,圣药堂刚刚已经被大火焚烧了,现在满城都掺杂着各种势力,高价悬赏要你的人头和那个……”

  彪形大汉没敢把轮回者三个字说出口,生别隔墙有耳,跑了风声。

  眼前的彪形大汉不是虽人,正是三年前被神医白云山所施恩救过的李奇。

  在神医白云天开口求助的那一刹那,彪形大汉李奇就辩认出了眼前的这位贫衣打扮的青年人,就是救了自己母亲又改变了自己一生命远的圣药堂神医白云山。

  说起李奇和白云山的相遇,纯属一次偶然,又像是一次必然,说不清是李奇成就了白云山,还是白云山造就了李奇!

  三年前,李奇母亲病入膏盲,中途倾家荡产,不知请了多少名医,他们都放弃了医治,建议早做打算。孝顺的李奇不愿意放弃,只到家中的积蓄花得连饭都吃不上了,无奈之下,听从母亲的安排,只好为母亲准备后事。却是在购买素衣的路上碰见了,当时还不算很出名了圣药堂白云山。

  抱着试试的态度,李奇向白云山诉说了自己母亲的病状。听后李奇对其母亲病情叙述后,神医白云山感觉到李奇母亲的病,并非膏盲之病,依然还能有所救治。听到神医白云山的建议后,李奇当然是万分高兴要把神医白云山请去家中观看。

  白云天却拒绝了。

  并不是白云天不愿意去,而是他吩咐李奇,让他先回去,好生请出嘉良城所有最出名的医生,明天去他的家中,围观自己药到病除的神奇治疗。

  李奇听了白云天的吩咐后,便半信半疑的回家准备了。

  回到家中的白云天,简单的收拾了一番药箱,然后从家中一个隐蔽的地方,取出一个紫盒,打开紫盒从中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玉瓶,放在眼前紧紧的盯着,白玉瓶里面装着一粒蓝色的药丸,药丸浑身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微光,把雪白的玉瓶照得有些淡淡的发蓝。

  这枚药丸,名为回源丹,二品丹药。

  修士服下,瞬间恢复三成的源力,普通人吃下,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五年了,明天就是你我一举成名了时候了。”

  第二天一大早,背着整理好的医药箱,白云跟着李奇来到了李奇的家中。

  嘉良城出了名的医生,大都分都来了,一副副怀疑而又不屑目光,扫在白云山的身上。

  “小小年经,口吐狂言,不怕闪了舌头!”

  “别以为在嘉良城待了几年,医治好了几个疑难杂症,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看你这次如何诊治,今天之后,你还是滚出嘉良城,回你的青峰镇吧!”

  “自高自大,是不是现在的这些年轻人,都像你这般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取得一点点成绩,就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了?”

  …………

  穿过众人闲言碎语的目光,白云山在五大三粗的李奇带领下,昂首阔步,胸有成竹的向里屋的病榻上径直走去。

  众医者准备跟随观望,白云山突然转身,作了一个止步的手势,彪形大汉李奇只好不好意思的请大家止步,然后关了里屋的门。

  “哼!”

  “这小子才太看得起自己了。”

  “一个毛头小子而已,为其生气,不值得。”

  “等结果一出,必然出丑!”

  众人甩袖,回到各自的椅子上,坐等结果。

  到了里屋,白云山拉开床帘,看见瘦骨嶙峋的老夫人,闭着双眼,静静的躺在床上,一脸的灰气和青紫色,看上去就像一个死去的老人,仔细观察你会发现,老夫人的鼻孔时不时会有那么一次抽动。

  隔着身上穿着的崭新丧服,白云山仔细的为李奇的母亲检查了身体,然后为其一番针灸,运气,最后拿出那枚具有起死回生的回源丹,给其服了下去。

  看%@正N\版章(f节7上酷◇J匠be网

  服过回源丹后,只见老夫人的脸色,从铁青色慢慢的恢复了正常,唤来李奇,吩咐其好生观察着母亲后,白云山独自走出的里屋,来到众人怀疑的目光中,坐下身来,一句话也不说,闭上双眼,默默的等。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候过去了。

  就在大家有些愤怒,不愿意再等的时候,李奇从里屋飞快的跑了出来,一脸高兴的大喊道:“俺娘醒了!”

  听到李奇的喊叫后,白云山微微一笑,胜券在握的睁开了双眼,众人也面面相觑的呆立无语。

  三天之后,老夫人的病情极速好转,在李奇的搀扶下,可以下床后慢慢的走上几步。

  半年后,老夫人的病情出奇的完全好了,并且连她多年的眼疾也一并治好了,现在的她,不仅眼睛可以看到了,而且还可以力所能及的为家里做些家务。

  消息一经传出,神医白云山的称号随之轰动全城,一时间圣药堂前来诊治,拿药的人员,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可是,家中早已变得一贫如洗了李奇,根本没有办法偿还这大半年来,圣药堂为救治母亲所花销的巨大医疗费用,想到这个问题,李奇心中非常苦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说:

投机机和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