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草树木,皆为灰烬,就连刚刚经过的飞鸟,瞬间被金光吸去生命本源,化作一只干尸,落在地上。

  再观那些被金光笼罩下的青年修士们,脸色瞬间扭曲起来,身体中的源力以最快的速度被抽离出去,连回头跑的机会都没来得及,立在原地,各种姿态的化作干尸,倒在地上,就此死去。

  所有的一切,只在眨眼功夫,化为枯朽。

  金光扩张到十米开外就变得极其薄弱了,那些被薄弱的金光所沾染的树木,只是枝叶变得灰黄,却并没一下子枯朽。

  迅速回收外放的源力,没入身体之中。白小飞心中明白,源力所扩距离,已经是自己愤怒时的极限了。

  两道紫光重新收入到眼眸之中,随即,白小飞的身子,仿佛很累似的,慢慢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随着金光散去,紫光回目后,乌云慢慢散开,明媚的阳光再次普照着整个圣药堂的院落,而院子里所有能看到的人,除了轮回者,就只剩下枯骨了,当然还有一个口朝下扣着的大钟!

  “叮当!”

  一声清脆的铃铛声,从一个看似像是一个红色大钟的内部传来。

  大钟大口朝下,紧紧的扣在地上。

  仔细一看,那大钟非常像白灵儿手上戴着的七彩铃。

  其实它就是龙鳞马送给白灵儿的七彩铃,是它在关键时刻救了大家。

  就在白小飞金光外发,紫光外射的那一瞬间,白灵儿手中的七彩铃,本能的作出回应,一只红色的铃铛迅速脱离手环,化作一鼎数百倍的大铃,把龙鳞马及白云山众人牢牢的扣在铃铛里,躲过了此劫。

  红色的大钟,现在已经重新化作一个小铃铛,叮当一声落在地上。

  9看‘8正,)版b!章节上,酷匠网

  白灵儿连忙从地上轻轻的捡起那枚铃铛,拿到龙鳞马的面前,伤心的说:“龙爷爷,呜呜呜~~~,红铃铛裂了一个大口子怎么办啊?”

  白云山的妻子连忙拉回女儿,抱在怀中。

  龙伯挣扎着想站起身来,白云山连忙扶住。

  望着眼前一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龙伯的心里好生的后怕起来,望着被下人抱回的白小飞,心中感慨万千。

  传说中的轮回者,喜而万物生;悲则天地变;怒发众生劫,是真的!

  风吹过去,烟消灰起,眼前的一切都成了“枯”容。

  后知后怕的众人,望着沉睡的白小飞,眼中多了太多的惊讶和恐惧!

  白云山轻轻抱了抱身边的妻子,白灵儿在母亲的怀里小声的嘤咛着。

  白云山两眼无助的望着龙伯,龙伯轻轻叹了口气,道:“走吧,希望没有下次。”

  “去,去哪里?”

  白云山仍然被眼前的恐惧事件,震惊的没有回过神来。

  “去云义那里!”

  抬头望,龙伯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眼前的天空,风云变幻,犹如暴风雨就要来临。

  “希望,我们的时间还来得及。”

  龙伯从下人的怀里接过沉睡的白小飞,与白云山一同从后门而出,沿羊肠小道,一路向城中的忠义镖局赶去。

  城中街道,表面上显得平静而热闹,可是明面人都知道,为了轮回者,各大势力,早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整个嘉良城,现在就是一个庞大的困兽之笼。

  平时本就车水马龙的的街上,此时凭空出现许多陌生的面孔,人来人往,虽然相安无事,但是,从警卫巡防的街道官兵上看,嘉良城的官方势力也暗暗加强了防护,甚至各方不曾露面的雇佣兵,此时不管站在街上的哪个角落,都能随处可见,各种你买我卖,擦肩磨掌的叫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白云山等人仓促进城,人员又多,一下子十几二十来号人,一同进入城中,即便是再小心,再穿梭于偏僻小道,不免还要走上几段大街大道来,中间也难免会碰上些许重要人物。

  这不,快要进入忠义大街了,却被前面的守卫注意到了。

  “等一下!”

  正在关卡检察路人的彪形大汉,突然对着低头行走的白云山等众人喊道。

  心口一怔,白云山慢慢停下了脚步,低头不语,一旁的圣药堂众弟子,默默的运转了源力,伺机而动。

  轻轻拉了一下灰袍袖袍,遮住白小飞沉睡面庞的龙伯,也是源力全开!斗篷下的一双犀利的双眼,紧紧的盯着前方缓步而来的彪形大汉。

  只要那彪形大汉敢有任何举动,龙伯相信第一时间会让他就地湮灭!

  看到老大走出关卡,向对面异装打扮的人群走去时,其余的关卡人员慢慢拿上武器,紧步跟随而上。

  彪形大汉慢慢走到为首的灰袍人身边时,侧脸看了他一眼,目光最终落在灰袍人怀中所抱的孩子身上,停住了。

  源力涌动,一团火焰已经在灰袍人的手心中瞬间成形。

  “这位老伯,您的东西掉了。”

  彪形大汉一动不动,眼睛从灰色的斗篷上转移到灰袍人脚下的石板上。

  石板上静静的躺着一个白玉瓷瓶,龙伯当然认得此玉瓶,这可是白家族传的家宝——魂瓶。可能是刚才自己为白小飞遮盖衣物时,不小心漏掉的。

  散去手心的火焰,龙伯慢慢的弯下身来,轻轻的捡起脚边地上的玉瓶,起身后小心的放入怀里,苍老而沙哑的声音微微说道:“感谢小友提醒。”

  “嘿嘿,举手之劳,只是……”彪形大汉肯定也是看出了玉瓶的不凡,小心的提醒道:“最近城里有些不太平,路上小心一些才是,贵重物品要妥善保管。”

  “感谢小友提醒。”龙伯抬手向下拉了拉灰色的斗篷,依旧是那苍老而沙哑的声音微微说道。

  而抬手之间,袖口之处所绣的白家族标却尽收彪形大汉的眼底。

  “你是白家人?”彪形大汉惊疑的望着头戴斗篷的灰袍老者。

  听到彪形大汉的问话,龙伯心中一紧,认出自己了?手心的火焰再次瞬间成形,如果对方有所举动,第一时间,一巴掌灭了他。

  紧跟其后的白云山也是听到了彪形大汉的问话,心里盘算着,等大家动起手来,自己撕破这张老脸也要拦下官兵,让龙伯他们安全离开。

  然而就在双方有些僵持的时候,彪形大汉后面的关卡人员快步向前赶来,路上叫道:“李副尉,怎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说:

一周就要过去了,二少也上传了那么多张,你手中还有挖机和果果吗?砸给二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