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着手中的玉简和大哥的遗物紫光凌,白云山心情交杂,眼前一阵恍惚。

  平息了近十年的内心世界,被眼前之物刺激的再次热血澎湃。

  为了这功法和源技,曾经的三弟和大哥闹了不知多少矛盾,最终父亲忍痛把家族两宝传给了大哥后,从此离家出走,逍遥于世,至今都无音讯。

  最新S章u节上t酷k匠网Y.

  大哥持两宝坐了族长后,三弟为此赌气,也离开了家族,独立于嘉良城中,做起了江湖刀刃上添血的日子。虽然明面上大家都知道,忠义镖局是白家的产业,谁曾知,却是三弟堵气,自己独做的。

  而摆在眼前的,实实在在的也是自己年少时梦寐以求的东西,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只要有了它们,自己就能不费吹灰之力,名正言顺的坐上家族中一族之长的宝座。

  望着白云山脸上阴晴不定的的表情,内心也无法平静的龙伯,暗暗叹了口气,争权夺力,天下凡夫俗子之中,又有谁能超越了这凡心呢?

  “龙伯,这……”

  按压住内心的狂热,白云山最终还是忍痛的把手中的至宝还给了龙伯:“既然大哥把此物交付于您,自然有他的道理,还望您老收下,自行安排。”

  轻轻叹了口气,龙伯算是落下了心中之石,望着白云山手中族长留下的遗物,淡淡的道:“那你认为,此物应当交付于谁呢?”

  “我……”

  再次望了望手中梦寐以求,恋恋不舍的至宝,白云山下颌骨处动了动,紧咬银齿,退了两步,转身重重的坐在身后的椅子上,一脸的疲倦,像是很多天未曾休息好一般。

  扫了一眼龙伯手中触手可得的梦中之物,索性闭上了双眼,一时间,兄弟三人,儿时的那种天真无邪,亲密无间,而又时不时因为一点小事,打闹在一起的情景,一幕幕如过影般,浮现在眼前。

  “我,已经废了!”白云天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淡淡的道。

  龙伯望着如释重负的白云山,暗自点头,没有接话,等待下文。

  一旁的侍从呆立在一旁,目光却紧紧的盯着龙伯手中的宝物,口水不断的下咽。

  “这些东西对我,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了,既然作出了人生的决定,就不想再回头了,做为一名医者,才是我命中注定的。”白云山淡淡的说道。

  “可是……”龙伯想再劝慰两句,却被白云山抢了白。

  “就算我拿到了这些,又如何,我的心思已经不在习武和权位争夺之上了。黎民苍生,才是我在意的,他们的生老病死,还需要我。”

  白云山把目光从玉简和紫光凌的身上移走:“三弟有个练武的好身板,他,也许能胜任族长一职。”

  深深的望了一眼此时的白云山,龙伯感觉这娃娃真的长大了,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暂时还不能交给云义,他性情刚烈,为人太直,如果让他带领白家上下,可能有太多的不服之众。”

  “您老的意思?”白云山眼前一亮,突然把目光重新收了回来,直直的望着龙伯。

  “哪个,嘿嘿!”

  龙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的意思是说,云山不是不能接,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你愿意放弃的话,这……就暂时先放在我这里,哪天,如果云义有能力支撑整个家族的时候,再放手给他也不迟。”

  其实龙伯本想着把白云天想让至宝传给自己的儿子白小飞的原话告诉白云山,让其明白,真正能撑起白家,能让白家从此走上巅峰的,是还未长大的轮回者白小飞!

  但是现在,看着白云山望着至宝的前后变化,龙伯决定,此时还不是时候。

  不能把实事告诉他们,现在是非常时期,万一他们听到实话后,一时生气,有了抵触的心里,就得不偿失了。

  “那个,嗯……我这次来,只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如何把小飞安全的护送到天门宗。”龙伯转开话题,说出了心中最主要的任务。

  在龙伯昏迷的这段时间,白云山也清楚白小飞这孩子身份的特殊性,根本不可能放在自己这里。

  “只是您老的身体过度透支,需要时间恢复调养才好。”白云山担心的建议道。

  “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再耽搁下去了,最好简单收拾一下,等孩子换好衣物回来便出发。”龙伯道。

  “可是……”

  “咿呀咿呀!”

  没等白云天把话说完,一句小孩子的学话声,打断了龙伯与白云山的交谈。

  目光望去,只见一个六七岁上下,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女孩,手拉着一个更小的,三四岁左右的光头小和尚跑了进来。

  穿着一身新衣裳的小和尚,不是别人,正是轮回者白小飞。

  刚刚进门的白小飞,一眼就瞅见了龙伯手中闪闪发光的紫光凌了。

  “父亲,父亲,我带弟弟回来了!”小女孩高兴的望着白云山大叫着。

  “嗯,小灵儿最乖了。”白云山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一扫脸上的愁容,顿时喜笑颜开。

  小女孩拉着白小飞的小手,跑到龙伯的面前,亲呢的喊道:“龙爷爷,您身体好些了吗?”

  龙伯一看到这两个小孩子,心中也是舒畅了起来,连忙放下手中的玉简和紫光凌,起身抱起小女孩道:“小灵儿最乖了,你看爷爷这次来给你带了什么?”

  伸出手掌,在小灵的面前一晃,变戏法似的,一串七色的小铃铛出现在龙伯手指间。

  “七彩铃?!”白云山看到龙伯手中的彩铃后,脸上顿时一阵惊愕!

  “哇!好漂亮的铃铛啊,是要送给灵儿的吗?”小女孩两眼放光,一脸期盼的表情。

  “当然了,只有这么漂亮的铃铛,才能佩起你这么漂亮的小精灵啊!”龙伯把七彩铃戴在小灵儿的手腕上。

  “真漂亮!谢谢您龙爷爷!”

  小灵儿连忙从龙伯的怀中下来,跑到父亲的面前:“父亲,你看龙爷爷送给灵儿的彩色铃铛漂不漂亮?”

  “当然漂亮,和灵儿一样的漂亮!”

  望着灵儿手腕上那不凡的七彩铃,白云山心中有中说不出的莫名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说:

大家每天都有免费的推荐,签到,挖掘机,别忘记投给二少,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