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继续追逐了几分钟后,直到树灵最后一次本源燃烧后,源力耗尽,穿过一棵参天大树之后,偷偷的降落而下,化作一枝嫩枝,藏匿在参天大树茂密的枝叶之中。

  “咦?”

  紧追其后,穿过大树树冠的万蝠王,却意外的看不到了树灵,又绕着大树来回飞了几圈,仍然没有树灵的踪迹,甚至连树灵的源力波动,都一下子消失在无影无踪。

  “它源力已经耗尽,量它也跑不太远,说不定就在这大树周围。”血灵珠的话语在万蝠王的源灵之中,再次响起。

  “连源力波动都没有,怎么找啊?”

  “源力耗尽的树灵,一般会变回本身,或者幻化成一棵不起眼的小树苗之类的树芽芽,你下去仔细查看周围的灌木丛中,是否有与众不同的树苗没有。”

  黑烟落地,化作万蝠王的本体,找了几圈,没有找到。瞅着眼前怎么看都无法区分的灌木,大感头痛!

  “怎样才算叫做与众不同?”万蝠王无奈的叫道。

  “如果我能看出来,还让你这个蠢货去找吗?”血灵珠连挖苦带讽刺的抢白道。

  “你……”气得万蝠王真想把血灵珠揪出来,暴打一顿!

  算了,万蝠王翻了翻白眼,不和你这小人一般见识,等以后老子有实力了,再和你这该千刀万剐的老家伙,老账新账一起算。

  扩大了搜索范围,万蝠王又围着这个参天大树转了几圈,仍然一无所获。

  好吧,既然我找不到你,你也不愿意自动送上门来,嘿嘿,得不到你,那别怪我心狠手辣,灭了你!

  暗自嘟嚷一句后,万蝠王盘腿而坐,双手结印,玄玉手顿时黑烟缭绕,毒气森森,周围的花草树木,触之黑烟,便源气尽失,枯萎而死。

  呯!

  黑烟缭绕的双掌击在地上。

  呼!

  以万蝠王为中心,一波波黑色的涟漪,不断的向外扩散,涟漪所到之处,花草树木皆都枯死,涟漪依然向外不断扩散,触碰到大树之后,黑烟从下向上蔓延,眼看着要淹没整个树干,而树干之上有一枝嫩芽,却奇迹般向上动了动,然后绿光一闪,脱开树干,向远处飞离而去。

  “找到了!”血灵珠一声惊叫。

  嗖——用不着血灵珠的提醒,在树灵源力波动的那一瞬间,万蝠王抬手一团黑烟打去,把那枝欲逃的小树枝包裹住。

  盘坐的身躯一晃,万蝠王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手掌已经紧紧的握住了那团黑烟所包裹的淡绿色树灵。

  “不错不错,相当于免费得到了一枚二品丹药,今天你的运气就是好,赶快闭关把它炼化吸收,说不定可以突破修身的瓶颈,晋级到化源境呢!”

  在万蝠王得到树灵之后,血灵珠随之唧唧叫道,此次算是说出了内心的真话。

  万蝠王当然明白一枚二品丹药对自己有多大的好处,暗叹一声,没想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有机遇白捡一枚二品丹药,真是上天的恩赐啊。

  在北岭大陆低层修士之中,别说是一枚二品丹药,就算是一品丹药,不费上九牛二虎之力,也得不到,真是到了一丹难求的地步。

  听从血灵珠的安排,万蝠王重新回到刚才的洞府内,闭关炼化树灵!

  经过几个小时的炼化,万蝠王终于炼化吸收了树灵精魂,虽然没有想象中突破瓶颈,但是还是筑实了源灵的根基,扩大了源灵的大小。

  万蝠王睁开眼,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莫名奇妙的问了那么一句。

  “轮回者,现在哪里?”

  万蝠王冷冷的问道,然后站起身来。

  “嘉良城!”血灵珠有些不解的随口答道。

  万蝠王连搭理血灵珠都没有,起身从怀中掏出刚刚收到的一枚玉简,只见玉简上金光一闪,飞出一句话:速到悦来客栈议事,纪昀。

  万蝠王重新把玉简放入怀中,身子一晃,瞬间化为一团青烟,如一条烟蛇,向洞门外冲去。

  “万毒门众弟子听令,接到玉牌后,速到嘉良城,悦来客栈!”

  一枚黑色玉简,嗖的一声从烟蛇中飞出,向青峰山万蝠洞的方向飞射而去,没入群山之中,乌光成点,就此消失不见。

  ………………

  龙伯被送到圣药堂医房之后,白云山便迅速为其治疗。

  被誉为“第一神医”的白云山,虽然不能说药到病除,立竿见影的把龙伯从极端虚弱的低谷,提升到生龙活虎的地步,但是,在其手中经过一番特殊有效的治疗,二个小时之后,龙伯便清醒了过来。

  源力感知的情况下,龙伯清楚的探知到,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差不多恢复了三成的功力。

  不等白云山询问,龙伯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问道白小飞的情况。

  “孩子很好,侄媳亲自去帮其换洗去了。”白云山连忙答道。

  “嗯”

  龙伯得知孩子无事,放心下来,坐在床边便把纪家如何笑里藏刀,暗中作梗,半路截杀,置于兄长白云天夫妇惨遭毒手的经过,详详细细的诉说了一遍。

  “纪家这帮畜牲,我白家要与他们誓不两立,此仇不共戴天!”白云山一拳砸在桌上,而桌子只是轻轻震动了一下,并没有想象中桌面碎裂的场面。

  白云山,一介医者,全身上下,只有少得可怜的星点源力,哪能作出惊人的动作!但他那种义愤填膺的气势,还是让一旁站立的下手,吓得后退了几步,暗自说道,脾气雷打不动的神医,也有发火的时候?

  看到怒气冲冲的白云山,龙伯摆了摆手,让其不要动怒,叹了口气,缓缓的想从床上坐起身来,白云山连忙上前扶住。

  @2酷/匠)》网8p首发:

  “没事的。”

  龙伯摆了摆手,顺手从怀中掏出两个紫色的玉简和一柄闪着紫色光芒的菱锥体,递给白云山的手中:“这是白族长危难之时交给我的。”

  “大哥的本命武器紫光凌?!”白云山接过玉简和菱锥体后,一眼便认出了白云天的遗物紫光凌,鼻子一酸,眼睛湿润起来,“大哥!”

  “这两枚玉简里,是白家的《紫玄功》法和源技《排云掌》。”龙伯简短地介绍道。

  “《紫玄功》法和源技《排云掌》?!”

  白云山震惊的盯着手中两枚紫色的玉简,神识扫过,确定无疑之后,脸上流露出一副复杂的表情。

  伤心、震惊、贪婪、矛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