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更,各种求…………

  “九……九妹……师妹,你怎么也跟来了?”挠了挠嘴上的小胡子,二师兄尴尬地结巴道。

  小胡子最不能看到这位妖娆的小师妹了,因为这位小师妹,可是他的梦中情人,意淫对象啊!

  本来还不算很二的二师兄,本来还不算很结巴的二师兄,只要一见到这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师妹后,就变得很二了,就变得很结巴了!

  “师傅怕你误事,所以派我盯着你,你是不是又要偷懒啊?”紫衣女子一抬纤纤玉手,指着二师兄,小嘴一呶,戏耍地问道!

  “没……没有,九妹师妹……我……我是……”

  “别九妹师妹,九妹师妹的叫了,你不嫌麻烦,我听着烦,以后叫我九妹就行了!”紫衣女子收回玉指,甩了一下衣袖,不奈烦地责备道。

  “我……我可以叫……叫你九……九……九妹?!”

  “叫你叫,你就叫,别那么多废话!”紫衣女子扫了一眼周围,发现并未有疑况:“停这里干什么?”

  “真……真是太……太好了。”小胡子激动的一时想不起自己刚才准备想说些什么了,挠了几下嘴上的小胡子后,才恍然大悟地说道:“九……九妹……我……我……找到了源力波动!”

  “那又怎样?”

  “是……刚……刚刚……才……留下的。”

  “那又怎样?”

  “还……还有一个人……一个人的气息!”

  “谁?”

  “天……天门宗……宗主!”

  “那又怎样?”没等小胡子再向下说,紫衣女子脸色突然一变:“你是说天门宗宗主下山了?”

  “对……对……刚刚……刚刚才……才走过。”

  “呵呵!”

  一笑百媚生的紫衣女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小胡子,夸口赞道:“还真不愧为二师兄啊,鼻子真是灵啊,连谁的源力波动都能闻出来,真是厉害,难怪别人都叫你二师兄,今天我算是明白了,原来你偷着学会了大师伯家,养的那头大狼狗的本事了!”

  “九……九妹,你咋知道?”小胡子一脸的兴奋,还没弄明白紫衣女子在损他呢。

  “还真是啊?”紫衣女子算是服了,一脸的汗线,后面的师兄弟一时笑的前俯后仰,有几个都捂住了嘴,生怕笑声大了,被小胡子听见,又要挨训!

  而小胡子却还在喋喋不休的自个自的说着。

  不管他了,赶路要紧,一路追来,还真有点口渴了,紫衣女子便从身上摘下水馕,打开水口,扬起如雪的脖颈,轻轻抿了几口,胸前的花白和如脂如膏的玉颈,看得众师兄弟们,喉干舌燥,咕咚一声,咽下重重的一口唾液。

  小胡子却一反常态的没有注意到大家的变化和紫衣女子的胸前,而是悻悻的自我表现。

  “那有什么啊!大师伯的那头狼还是神兽呢,学它点本事,又不算下贱,对……对了,九……九妹,我还给这种本事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子,叫……叫二……二狼追源术!”

  “噗——”

  一口水没咽下去,呛得紫衣女子全数喷在了小胡子脸上:“还二狼追源术,真是太搞笑了,想笑死我啊,你,你就二吧!”

  笑得紫衣女子直捂着肚子,反应过来的众师兄弟们更是笑得东倒西歪。

  “二……二怎么了,我就是二着你怎么了?”小胡子一句话,再次呛得小师妹一阵脸红。

  哈哈哈!

  这下子大家都忍不住笑岔了气,更是笑得紫衣女子脸都火辣辣的红了。

  暗道:我怎么就摊上这种二货喜欢呢,如果大师兄能像这个二货喜欢我的话,那该有多好。

  意想间,紫衣女子有意无意的向来时的树林中瞄了一眼,脸上更添几分嫣红。

  而隐在不远处树上的纪宇凡,脚下一松,差点没滑落而下。

  “我的亲娘啊,你还是放过我吧,我再好色,也没有那么大的重口味,好你这一口!”

  伸出手掌,小胡子在发呆的紫衣女子面前晃了晃:“九……九妹……九妹师妹……”

  惊醒的紫衣女子,以为小胡子要非礼她,吓得慌忙两手护胸,后退了几步:“你想干什么?”

  收回手掌,小胡子尴尬的笑道:“没,没什么!”

  白了一眼小胡子,紫衣女子转身向小胡子的坐骑快步走去。

  “你的马,我征用了!”紫衣女子说着一跃而上,稳稳的坐在马鞍上。

  “那个……我……”伸着胳膊凉在半空的小胡子,张口想说些什么,却被大家的笑声淹没了。

  “笑什么笑,因……因为大师伯的那头狼叫大狼,所……所以我叫……叫二狼,二狼追源术!多……多好听的名子,笑……笑……笑什么笑!再笑……,快上马跟……跟上!”

  一面说着,小胡子一面催赶大家上马滚蛋!

  师兄弟们只好捂着嘴憋着笑跃马而上,更是羞得紫衣女子又恼又想笑,只好紧拉马绳,双腿一夹马肚,向前奔驰而去:“知道踪迹,还愣着干嘛,追啊!”

  话音落后,一路白烟便直向树林之中冲去,身后留下一抹淡淡的紫色身影和那淡淡的紫丁香花的味道!

  “好……好美……好香啊。”

  百米开外的一棵大树上,隐隐的站立着一位剑眉星目,白衣翩翩的俊秀青年,听到小胡子话后,不屑的翻了翻白眼。

  “花痴!”

  此人便是纪宇凡。

  望着远去的小胡子二哥,纪宇凡嘴角微微上翘,三分鄙视,七分风流。

  “有热闹看,怎么能少了我纪宇凡呢!”

  ………………

  领命前去搜索救援的天门宗掌门人段一别,来到白云天与纪宇凡的打斗的现场后,望着眼前一片狼藉打斗场景,内心一阵酸痛,轻轻的颤扶着被斩得破碎的金色马车华盖,伤心之情波涛汹涌般袭来。

  十年前,兄弟并肩,英勇拼杀的一幕幕,浮现在天门宗掌门人段一别的眼前。

  “龙伯,你没有错,错的是我们这些鼠目寸光的人啊!”

  砰!

  金色马车华盖,随着天门宗掌门人段一别手指轻轻一弹,砰然一声,化为一团金粉,袖袍一挥,被其收入囊中:“希望我还能有机会,把这金色战车还给您。”

  接下来天门宗掌门人用同样的方法,收取了马车剩下的分裂部分。

  战场打扫完毕后,却是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尸体!

  伤心之余,段一别弯下老腰,轻轻拔下一根劲长的狂草,放入袖袍之中,站起身来,向着西北方向,远远的望去。

  “嘉良城,你准备好了吗?”

  ………………

  更新WZ最r$快,上酷D‘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