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更,求推荐,追书……

  法姬娜行省,嘉良城。

  东南方向的天空之中,一头浑身烈焰燃烧的龙鳞马,挥舞着火翼向着名为圣药堂的府地门楼,飞落而下。

  吓得门童惊慌失措的跑向府内急报。

  龙鳞马离门楼丈许距离时,幻化成人形,变作一名老者,怀抱一名光屁股小孩,落在门楼之前。

  老者抬头望一眼楼扁上写着“圣药堂”的三个镏金大字,信步跨过门槛,顺着中央大道,急匆匆的向府内奔去。

  圣药堂,白家老二白云山所开的药堂,坐落于嘉良城的中央大街上,因为白云山的医术高明,平日里前来药堂诊病,抓药的人接连不断,整个药堂大院如同闹市,而今天却异常的清静。

  白云山明白,白家的日子,以后恐怕不好过了。

  圣药堂门楼与府堂之间的道上,横着一堵绘有梅兰竹菊的一字萧墙,大道以中间界萧墙一分为二,各不相望。

  “我敢肯定,就是一头龙鳞马,头上长着两只龙角,浑身冒着火焰,和上次族长大人骑的那头,一模一样。”

  刚刚跑进府内禀报的那名门童,尾随一名医者打扮的青年人,从府内走出,沿中央大道向大门处紧步赶来。

  “难道是大哥的娃儿生了,龙伯亲自过来道喜?”

  首走之人,便是白家老二,白云山,医术精悍,被嘉良城,乃至整个法姬娜行省,誉为“第一神医”!

  “唉,让下人来通报一声,不就行了。龙伯都一大把年纪了,还劳他大架,大哥真是太客气了。”

  白云山红光满面的,一边紧走,一边想着,绕过萧墙,眼前一亮,迎面前来的真的是龙伯。

  与此同时,源力已尽的龙伯也看到了白云山,身体一歪,差点倾倒在地上。

  白云山眼疾手快的扶住了龙伯,正好握住龙伯的脉腕,无意间从脉搏中传来的信息,让白云山心里大吃一惊,脸色瞬间变得暗了下来。

  “龙伯,这,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眼前的龙伯,一身狼狈不堪,血迹斑驳,衣着碎烂,像是经过一番恶斗一般,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

  在青峰镇,能伤了龙伯的人,屈指可数,能让龙伯拼得源力尽无,又如此狼狈不堪的人,别说是青峰镇,那怕是整个嘉良城,也找不出十人!

  伤龙伯之人,到底是谁呢?白家也没有什么大仇之人啊?白云山一瞬间想到了许多事来,可是最终却是想不明白,这到底出了什么事?

  白家老二白云山,看到龙伯的情景后,暗自吃惊,想问个所以然来,可是查看了龙伯的伤势之后,白云山决定,当务之急,应尽快医疗龙伯,让其安定下来后,再问不迟。不然,源力耗尽的龙伯,再加上重伤在身,随时都有生命的危险。

  而再观龙伯的怀里,冒着生命危险救回的光屁股小孩,被龙伯紧紧抱着,两眼精灵的盯着自己,嘴里发出咿呀咿呀的叫声。

  …k酷i_匠网Og首VX发

  “难道这就是大哥的儿子,白小飞?”

  龙伯看着光光脑袋的光屁孩,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然后,就晕了过去。

  白云山背起龙伯,门童抱起白小飞,连忙向医房奔去。

  ………………

  纪家,秘室。

  “什么?逃走了?!”

  “是,父亲。”

  大堂之中,一位褐衣加身的白发老者,静静地躺在太师椅上,太师椅无人扶持,自动的慢慢摇曳着。

  声音是从太师椅上老者的口中发出的,然而表面上却看不出老者的嘴唇有任何开动,仿佛那声音是从老者的腹中发出一样!

  太师椅前面,低首下心的跪着一位身着白色衣衫的青年,此人正是一路风尘,前来回来禀报的纪家三少爷——纪宇凡。

  太师椅后面,中堂上本来是猛虎下山的白虎,竟然变了姿势,成了卧虎,如一尊神兽,俯卧在石台上,两眼炯炯有神的望着前方,如活物一般!

  “一名化清层修士,加上八名练气层修士,竟然让一个刚刚生下的轮回者,在你们眼皮底下逃掉了,还有脸回来!”太师椅上的白发老者猛然间睁开双眼,冷厉的目光射在纪宇凡的身上,让纪宇凡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噤。

  “不是儿子无能,而是天门宗薛叶那老头……”

  “薛叶?”

  纪宇凡强撑着身子,把白云飞自爆肉身,轮回者降生,而印记碎裂而引来天门宗宗主一分缕分魂的前前后后,小心谨慎的诉说了一遍。

  听到轮回者降生的时候,纪家老家子,终于坐不住了,急忙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最快的速度来到窗前,打开窗户,眼前呈现出一副春暖花开的富春图“竟然是真的!”

  纪家老爷子望着眼前多少年不曾见过的景象,脸上溢露出激动的色彩,失声的喊道。

  “回父亲,依孩儿现场分魂的感受,薛叶那老头,可能达到源师境大源满境界了!”

  “白痴!我说的是轮回者!传说竟然是真的!”

  “什么,什么是真的?”纪宇凡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住头脑的问道。

  “难道你不曾注意到周围环境的变化?”纪家老爷子激动的说。

  “什……什么变化?”纪宇凡一路上急着回来禀报,还真未曾发现身边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除了雪,不还是雪吗?”

  “你再看看!”纪家老爷子高兴的挪开一步,让自己的宝贝儿子过来一看究竟。

  小心的走到窗前,看到窗外的景色后,纪宇凡失声惊叫起来:“怎么会是这样,这些花草绿色是从哪里来的?”

  “呵呵。”纪家老家子会心的一笑道:“从你的记忆之中,还未曾见过如些漂亮的景物吧,这就是春天!”

  “春天?”纪宇凡想象不到,春天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这些以后你会慢慢知道的,那个孩子……”纪家老爷子话锋一转,问道:“长什么样?”

  “噢,那,那孩子一生下来,看上去就有三四岁的样子。”纪宇凡的心一直还在窗外的春天之中,心不在焉的随口答道。

  这春天怎么会长这么个样子呢?

  “这就对了,如果传说所述不错的话,此子生长速度极快,一日生长便如常人三日,一年便是常人的三年,并且本身的实力,借助本能源力的支撑,更是极速增长,如果源力一旦觉醒,实力便随着源力的大小,无限制的增长!”纪家老爷子激动的进一步解释,仿佛轮回者便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那就是说,不出三年,此子便可达到源力觉醒的阶段?”纪宇凡听一日生长便如常人三日的话后,回头好奇的问道。

  “何止这些,如果顺利的话,不出十年,此子便可问鼎源师九星,达到结源之境。”

  “这么变态!”纪宇凡一脸的苦笑。

  “这不叫变态,这叫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