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五更,新人新书,求推荐,追书……

  ………………………………

  光屁孩看到小瓶之后,眼前一亮,很是喜欢,咿呀叫了几声,没等薛瑶把话说完,竟然独自向薛瑶走了两步,缓缓的伸手去接玉瓶。

  薛瑶笑了。

  这笑将永远的停留在白小飞的脑海里了,每每想起,白小飞都会热血沸腾。

  薛瑶走了,虽然走的有些不甘,但是临走时,她真的很幸福。

  一缕青烟从薛瑶身上飞出,没入静瓶之中。

  ………………

  啪!

  天门宗,白家人脉灵盘之中,名叫薛瑶的名牌,碎裂成齑粉。

  天门宗宗主薛叶,脸上一阵抽搐,衣袖一挥,原地一晃,就此消失。

  ………………

  轰!

  一阵巨响之后,两个灰衣人被震的向后飞了出去。

  龙鳞马重重的砸在车马旁,看得光屁孩一阵咯咯直笑。

  “休杀我儿!”

  忽然天空中传来一声炸雷般的话音,一位银发灰袍的老者,随即踏着虚空,向着纪宇凡走来。

  “薛宗主!”纪宇凡一眼就认出了说话之人,便是天门宗宗主——薛叶。

  “大小姐,大小姐。”龙鳞马突然口吐人言,向那死去的薛瑶悲伤地叫道。

  死人是不会回答活人问话的。

  天门宗宗主薛叶,并没有因为女儿的死,而作任何表情,傍若无人一般,继续脚踏虚空,向着惊的呆若木鸡的纪宇凡,一步一莲的走去。

  _酷匠网:唯I*一正z版*,Te其他/都是P\盗v版

  薛瑶身旁的光屁孩,望着身长火红色双翼的龙鳞马,好奇的咿呀咿呀的叫了几声,又转过身来,盯着躺在血泊之中一脸幸福的薛瑶,眼神恍惚。

  龙鳞马忍痛的望了一眼身旁的光屁孩,身形一晃,化作一位五十多岁的灰发老伯。伸出右手抱起光屁孩,左手捡起薛瑶手中的玉瓶,身形一晃,再次化作龙鳞马的模样,把光屁孩放在自己安全的背上,火翼伸展,腾空而起,向着嘉良城方向,急速飞去。

  光屁孩在龙鳞马起身飞跃的那一瞬间,回头望向那死去的薛瑶。

  喃喃的叫了一声:“妈妈。”

  ……

  “龙伯,这次我们可能真的要再次分开了,瑶瑶和其腹中的孩子,就拜托您老人家一定要安全的护送到天门宗,也许……,也许老爷子能救得瑶瑶腹中的孩子。

  百纳袋里有白家的《紫玄功》法和源技《排云掌》,还有我的本命武器紫光凌,如果有机会……,就交给瑶瑶腹中的孩子,那孩子就是轮回者,瑶瑶给他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子,叫白小飞……先去嘉良城找我的两个兄弟……”

  一路上,白云天的残魂语录,不断的在龙鳞马的源灵之中,反复回荡着。

  ………………

  “前辈大架光临,纪宇凡有失远迎!还望赎罪。”

  第一眼就认出天门宗宗主的纪宇凡,心中更是恼火不已,暗道,任务没有完成,该死的白云天却自爆肉身,开启天门宗印记,招来了这个让人讨厌的遭老头。

  如果处理不当,必生祸端,此时族长们是不愿意看到这个结果的。如果计划败漏,宗门之间的矛盾必将会进一步恶化,万一引发宗门开战,自已更是难逃此咎,说不定就要十年禁闭重罚!

  想归想,骂归骂,实力摆在眼前,纪宇凡不得不拱手赔罪,歪解实事,尽量平息事端,让自己脱困。

  “前辈来的正是时候,小辈已经被那妖物龙鳞马重伤在身,你看我身旁的这些师兄弟,也是被那妖物伤的不轻,不能继续作战,还望前辈赶快追击那龙鳞马,不然令嫂和其腹中的孩子,就危险了。”

  纪宇凡说着啊了一声,单膝跪地,装作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更是引来一旁的师兄弟满脸的诧异。

  暗竖大拇指,赞道:大师兄就是大师兄,不但功夫好,实力强,而且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能力,更是一绝!

  演技到了这种地步,也算到家了,可是却仍然无法阻止住天门宗宗主虚空而来的步伐。

  霸气外露,劲气十足,脚步所过之处,劲风扫过,飞沙走石,枝叶纷飞,纪宇凡和其师兄弟的脸面此时已经被波击的变了形,衣物更是被刮得猎猎作响。

  “真正的化源境实力!”纪宇凡唏嘘道。

  星大一级压死人呐,这实力的悬殊,跃然纸上。

  完了!真的完了!

  一旁纪宇凡的师兄弟们,甚至纪宇凡本人亦统统能感觉得到,这次死定了!

  虽然相隔数十米,但纪宇凡等人都已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压势,压得他们软膝跪下,有种莫名向其朝拜的感觉,不敢妄动半步半分!

  甚至他们的心,给这股气势引动得狂跳不休!试问普天之下,还有谁可身负如此人神共震的神话气势!

  天上遽地风起云涌,地上残叶骤起,飞沙走石!仿佛天也在为他的出现而变色,也在为他而翻滚……

  天地惊魂!

  “休杀我儿!”

  而他的修为也强得令人无法想象!但听他哀怨苍凉的音质再次骤然响起时,纪宇凡眼前悬空的石块,“碰碰碰”的接连不断的粉碎,竟如那炼得出神入化的音波功波击到似的,纪宇凡心中一闷,差点忍不住,一口鲜血吐出。

  然而,虽然那些相距远一些的师史弟,实力太弱,毅力更是没有那么强盛了,早已支持不住,鲜血喷口而出,身子东倒西歪,疼痛难忍的缩卷在地上。

  波!

  一声闷响!

  正当天门宗宗主薛叶的脚步快要跨到纪宇凡的面前时,身体硬是化作一缕青烟,随风而散,就此消失。

  危险散去,天上瞬间风轻云淡,地上沙石纷落,残枝败叶归地,一切安静了下来,一旁的八名灰衣青年,也恢复了正常,更是被眼前的突然变故,惊愕的面无血色,互相搀扶着,慢慢坐起身来。

  天……!这……竟然是……一缕分魂?

  震愕的非但八名青灰青年,就连一直跪在地上等死的纪宇凡,一时间亦看得茫然出神,内心大乱。

  “真的……是……一缕分魂?难道他已经进入化源境,成了一名真正的源师!”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