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纪宇凡终于把目光放在了目标之上,越看这小屁孩,越感觉他和普通的小孩没什么两样,真要说个不同之处,那就是这小屁孩生来光光的脑袋下的脖子上挂着一个项链,难道那项链是个法宝不成?

  无奈的摇了摇头,纪宇凡抛开杂念,回到此次所来的目的!

  如果眼前的光屁孩真的是轮回者,那么斩草要除根,趁他还小,干掉他,应当不难。

  想到这里,握紧弯刀,走到近处,纪宇凡准备送光屁孩一程,了却此次任务。

  光屁孩看到有人走过来,竟然一翻身子,利索的站了起来,吓得纪宇凡退步三尺,挥刀自慰。

  “咿——呀”

  双手扶住被削平的车框,光屁孩瞪着一双漆黑的圆溜大眼,眼皮忽闪忽闪的盯着眼前的纪宇凡。

  被看得一阵心跳的纪宇凡,灵魂深处,冒出从未有过的恐惧。

  此子绝不能留,不然日后长大,必成大祸!纪宇凡越向后想,心里越害怕,暗自运功,下了三分源力,斩钉截铁的挥刀向光屁孩脖颈斩去。

  当!

  在刀刃离光屁孩脖颈一掌之遥时,一团金光瞬间浮现,犹如一个金光罩,严实的把光屁孩包在中间。刀刃所斩之处,擦出些许火星,犹如斩在金甲之上,完好无损。

  +酷#e匠网((唯1一D"正版eC,1{其h他都是~盗b版7#

  当当!

  纪宇凡不信斩不破那金光罩,使出七分源力,再次挥刀斩去。

  火星划过,金光更盛,光罩却纹丝不破。

  嘴里咿呀咿呀不停自语的光屁孩,瞪着两大眼睛,把纪宇凡当作了马戏猴,双手舞动,好奇的望着,眼前眨呀眨的,十分灵动。

  当当当……

  纪宇凡使出十成源力,连吃奶的力气也用上了,连连斩了数十下,竟然连金光罩的一丝一毫都斩不破。

  “奶奶的,非让老子使出狠招,你才罢休吗?”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纪宇凡,开始口吐脏话。

  “大师兄,《源星史》中记载,刚诞生的轮回者,不能强杀,只能软攻!”

  一旁伤得严重的灰衣青年,趴在地上看着大师兄折腾半天,没起效果,有些好笑的建议说道。

  “白痴!你都能想到,我能想不到吗?”纪宇凡白了那灰衣青年一眼,自我安慰的说:“我只是想试试我这把弯月刀,好不好使而已,用你教啊!”

  噗!

  那灰衣青年被纪宇凡的话,呛得一口气没顶上来,晕死了过去。

  别看纪宇凡长得一表人才,可是在纪家他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从不愿意看书的,更别说什么这记那史的,除非是他看中的功法技能之类的书,不然,一切通通滚蛋!

  “小妹妹!”纪宇凡换下狠人的面容,也学着小孩子童真可爱的模样,试着伸手向光屁孩的脸蛋摸去。

  手指触碰到金光之时,只见圈圈金波,涟漪般向外荡漾而去,手指根本没有任何阻力的情况下伸了进去,竟然真的摸到了光屁孩吹弹可破的脸蛋。

  “咯咯咯。”在被纪宇凡手指摸到脸蛋时,光屁孩发出了欢喜的笑声。

  看着光屁孩一脸的童真,纪宇凡感觉哪里怪怪的,剑眉微皱,准备抽手回去时,一条水柱突然从光屁孩两腿间,扑面而来,射在自己的脸上,防不胜防!

  “奶奶的,你竟敢射我童子尿,我把你的小JJ给揪掉。”纪宇凡摸了一把脸上还有些温热的童子尿,准备上前给那光屁孩一顿好打时,却突然呆住了,喃喃的自语道:“小JJ?女孩子怎么会有小JJ?”

  纪宇凡连忙向光屁孩下半身看去。

  “我勒个去,还真是个带把的啊。难道家族请来的那个世外高人,还真是个假冒!?”

  咯咯咯……

  光屁孩再次发出坏笑,吓得纪宇凡连忙退出童子尿的射程范围。

  “你还有完没完啊!”纪宇凡努气冲冲的道。

  可惜光屁孩根本听不懂纪宇凡在说些什么,只是一如既往的盯着眼前的大哥哥,咿呀咿呀的叫着,感觉还蛮好玩似的!

  “孩子,我的孩子。”

  马车中受了重伤的薛瑶,沐浴祥光之后,伤势恢复了大半,苏醒了过来。睁眼看到眼前的光屁孩时,失声叫了出来。

  “怎么你还没有死!”

  被薛瑶的叫声唤醒的纪宇凡,想到自己的使命,瞬间恢复了冷漠,挥刀向薛瑶狠心斩去。

  “裂地斩!”黄色匹炼挥出,大地断裂,尘土飞扬。

  龙鳞马听到强烈震响声时,使出浑身解数,挣脱束缚,转身飞回支援。

  可是,一切为时已晚。

  薛瑶无力招架,生生被裂地斩,斩成重伤,一口鲜血喷口而出,如下雨般落下,散在光屁孩的头上,脸上,身上。

  龙鳞马吐出一团烈火,击退一群灰衣人,然后转身张牙舞爪,声嘶肺裂般,向裂地斩源头劲力飞去,再次和纪宇凡拉开战势。

  血雨落在身上,光屁孩惊异的咿呀两声,缓缓转过身来,眨巴着两大眼,看向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的薛瑶。

  薛瑶强忍着伤痛,却一脸欣喜的抬起头来,看向光屁孩。

  咿呀咿呀……

  光屁孩无助的望着眼前的女子,脸上停止了笑容。

  伤势太重,薛瑶的身子根本无法挪动,只有双眼依然欣喜地望着眼前的孩子,双手就是够不到的她,心里多想临死之前,能够摸一摸自己的亲生儿子。

  可是,她还有这个机会吗?

  轰!

  交战时,轰炸之声四起,飞沙走石,一块飞来之石,重重地砸在了薛瑶的下半身上!

  啊!

  薛瑶惨叫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吐出,但她还是力撑着最后一口气,那怕再看一眼儿子也好。

  “妈妈!”

  此时,光屁孩竟然叫出了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两个字。

  薛瑶闻声一愣,随之欢心的笑了,笑的是那样的幸福。

  虽然薛瑶还不明白眼前的孩子在说些什么,但她从儿子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儿子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只是孩子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母亲一词该怎么说。

  薛瑶从怀里掏出一个乳白色的玉瓶出来,努力递向眼前的孩子。

  “孩子,你姓白,叫小飞,从今天起,你的名子叫白小飞。这是白家的祖传家宝——魂瓶,你要好好保护,白家以后,就指望你了……魂瓶能收存魂魄,还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