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派人手,速去祥光所发之处,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天门宗宗主威严四射!

  “是,宗主。”掌门应声领命,准备转身离去。

  “慢者。”

  掌门回身弯腰拱手,问道:“宗主,还有何吩咐?”

  “想必薛瑶也在其中。”天门宗宗主,眼中露出一抹慈爱,随即寒光一闪:“去吧!”

  “是,宗主。”掌门应声出去下了山。

  心里却一路在想,既然能杀了白云天的人,实力必然在修士之上,想必薛瑶也在劫难逃了,那可是宗主的亲生女儿啊。

  宗主的一语双关,自己这次必需要付出全力才好。生死都必需把杀人者和被杀者的尸体交上去。

  掌门走后,天门宗宗主扫了一眼白家人脉灵盘,目光紧紧的定在白云天碎裂的名牌旁,薛瑶的名牌上,背在身后的袖中拳头,握得啪啪直响。

  薛瑶的名牌,已经出现了数道裂纹,随时都有破碎的可能。

  ………………

  龙鳞马逃脱阵网之后,便迅速托起金色马车向外逃去,而纪宇凡怎么能轻易让其逃脱。

  眼看着黑影就要追上龙鳞马。

  吼——危难之时,金色马车的四角龙首,同时发出一声龙吟,幻化出四条金龙,张牙舞爪的向迎面而来的纪宇凡龚去。

  “地坤金钟罩!”

  源技,玄阶中级!

  源气化盾,一声纪宇凡把身体完全包裹在地坤金钟罩之中。

  然而,虚惊一场,来势迅猛,威力稀松的四条金龙,只是轻轻地撞在地坤金钟罩上,化作几缕青烟,四散开来。

  酷Wx匠网正j版Q首8w发*=

  “哼!我要让你尝尝耍我的下场!”

  “金龙入水”

  裂地斩,第二式。

  黄色的匹炼,化作一条黄金巨莽,划破大地,风驰电掣一般,直击向金色马车。

  龙鳞马展开火翼,托着金色马车,急速闪躲。

  “想走,把轮回者留下!”

  轰!

  金色马车,连同龙鳞马还是被裂地斩击中。

  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连续翻滚了数次的金色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从车门里,探出一支沾满鲜血的纤纤玉手。

  认为薛瑶已经惨遭毒手了龙鳞马,龙马之力,吼声震天,跃身腾空,口吐一团烈火,直向纪宇凡烧去。

  看来想顺利的走掉,必须先灭掉这个黑衣人!

  嗷!

  龙鳞马忍痛挥翼,再次腾空而起,正面去阻挡纪宇凡攻击的步伐。

  八名灰衣青年被纪宇凡自爆的冲击,伤的很重,此时正互相扶助着跟了过来。

  “裂地斩!”

  纪宇凡再次挥刀,使出八成的源力。

  龙鳞马再次被轰飞,身体撞击在金色马车上,连同马车一起翻滚出去,击撞在山壁上。金色马车中流出的鲜血,染红了洁白无暇的雪地。

  受伤太重了,挣扎着站了几次,却是没有站起来。龙鳞马放弃了,两眼的怒火之光,慢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心碎和无奈,它俯卧在马车旁,伸出残断的翅膀,紧紧的护住了金色马车。

  “找死!”纪宇凡大声喝道。

  挥刀又是一条黄色匹练,化作月弧,从龙鳞马的翅膀处飞过,带着点点紫血,斩在石壁上,发出一连串的火花。

  “哇——”

  与此同时,一声清脆的孩泣之声,忽然间从金色马车中传了出来,一束五彩祥光,真插云霄。

  地上的百年积雪,以金色马车为中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溶化,向外扩张。

  所过之处,树藤返青,枯木生叶,万物复苏,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

  积雪溶化后的土地,青草嫩芽仿佛喝了助长济似的,顶破地表,探出了头,迅速猛长起来。

  “难道是小少爷出生了?”

  龙鳞马暗自吃惊,沐浴在五彩祥光之中,身上的伤口,竟然奇迹般飞快的愈合着。

  本来使之将尽的源力,却一下子恢复到了爆满状态的龙鳞马,猛然间抖动开火翼翅膀,一声嘶吼,震惊四野,抓起金色马车,便向远处逃去。

  而纪宇凡能让龙鳞马轻易逃走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想逃,妄想!拿命来!”

  纪宇凡其实并没有注意到周围源力的微妙变化,而他心里却是一直在想,轮回者,除之不掉,必有后患!还有你这个打不死的龙鳞马,这次就一块下地狱吧,挥刀而出:“裂地斩”

  吼!

  千钧一发之际,身体负重太大的龙鳞马还是竭尽全力,抓着金色马车,擦身躲过黄色匹练。

  可惜,龙鳞马所抓起的金色马车,只是被斩光所裂断的华盖,薛瑶依然逗留在马车之中,正在迅速坠落而下。

  龙鳞马丢下车盖,一声吼叫,纵身向被削去框架的金色马车抓去。

  “休想!”

  纪宇凡挥动弯刀刃再次斩出黄色匹练,龙鳞马只好改变方向,转身躲开。

  而一线之隔的金色马车,却重重的坠落在山地上,烟尘过后,露出里面满身鲜血,生死不明的薛瑶。

  孩子呢?

  满身鲜血,生死不明的薛瑶身旁,一张金色的布匹下,有活物在下面游动。

  游动之物,在金色布匹下东钻西爬,终于探出了一个光光的脑袋。

  是个孩子!

  龙鳞马发现了异状之后,心想那娃娃一定是薛瑶的孩子。

  于是转身折回欲救母子的时候,却被八位灰衣青年堵截拦下,打的不可开交,无法救援。

  无人看管的娃娃,费了老半天时间,终于爬出了金色布匹的遮盖,光着屁股向薛瑶的身体爬去。

  光屁孩的脖子上套着一根紫金色的线绳,线绳的一端系着一枚挂件,形如火凤!随着光屁孩缓慢的爬动,而晃动着。

  而那形如火凤的挂件,却是忽然亮起了一抹极其微弱的诡异毫光,毫光眨眼便逝,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咿——呀”

  紧接着光屁孩突然的举动,让人大跌眼睛,竟然独自一下子翻了个身!

  也难怪,光屁孩已经在薛瑶的腹中生长了三年零六个月,按照常理,就算站起来跑起,也不足为奇,更别说只是一个翻身!神话传说中的哪吒,生下来就能和父亲比划呢!

  平躺在金色布匹上的光屁孩,看上去很是喜人,长得很是白嫩、漂亮,光光的脑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欣喜的望着天空,整个人像是个白瓷娃娃,可爱极了。

  口中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仿佛在与空气对话。

  “这小屁孩真的是轮回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