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快的刀法!”

  玄阶低级的刀法,在以药物催动而达到化源境的纪宇凡使出后,速度变得快的不止一个档次。

  x最{J新v章A%节}上X3酷bL匠*网a

  与此同时,黑影凭空再次一闪,纪宇凡出现在白云天的对面,摘下斗篷,揭开面纱,露出一张傲视群雄的俊脸。

  嘴角虽然也有一丝淡淡的血迹,但是一眼便能看出,他的伤势并不大碍,而此时的这位俊秀青年,便就是前脚还在白家大堂之上恭贺,后脚便痛下杀手的白衣男子——纪家三少爷!

  “白云天,你的死期到了!”

  纪宇凡剑眉一坚,弯月刀一甩,又是一条黄色匹炼,向白云天斩去。

  身负刀伤后的白云天,感觉伤口处有种莫名的源力牵扯之力,让自己的动作明显慢了两拍,眼看着躲不过纪宇凡的致命杀招了。

  嗷!!

  危急之时,龙鳞马一声吼叫,展开火翼,向空中站立的纪宇凡旋冲而去,口吐一团赤火,直击纪宇凡所发出的黄色匹炼。

  嘭!

  红黄两色再交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龙鳞马冲破纪宇凡的黄色匹炼之后,再次昂首向其冲击而去。

  “困龙阵!”

  纪宇凡一个残影移出,躲过了龙鳞马的攻击,却从口中迅速喊出阵法的名子。

  听到困龙阵三个字的白云天,暗叫一声不好,本想出声阻止龙鳞马的攻击,但为时已晚。

  八名灰衣青年,在听到大师兄喊出阵法的第一时间,迅速站位,结成阵网。

  等龙鳞马明白过来时,自己和主人白云天已经被困在阵中,不能动弹,气得龙鳞马一阵咆哮!

  刚刚被困在阵中,白云天就感到有丝丝源气犹如抽丝剥萤般,从腹部的伤口中向外极速抽离出去,暗叫一声不好,连忙催动源力,运转紫玄功,封住了自己的源脉之穴。

  封住源力脉穴的白云天,下意识的捂住了腹部伤口,怀疑的自语道:“这是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

  纪宇凡远远的站在一边,得意的一边狂笑,一边向阵法靠近道:“万毒门的抽丝剥萤之毒,可没那么好解啊!”

  看到猎物被死死困在阵中,警惕的纪宇凡检查万无一失后,才进一步缓缓靠近阵网。

  “没想到,你的排云掌,竟然炼到了终极一层。这在白家兴盛之时,也没有谁能炼到此步。你,算是个大才了。只可惜,进入了我这个改装过的困龙阵,只有死路一条,呵呵,目前还没有一个能活着走出我的困龙阵的,就算你今天突破了合意之层,达到了化源境,在我的困龙阵中,也难逃一死。”

  “纪宇凡,你别忘了,我身上有天门宗的印记,一旦我出了意外,天门宗会第一时间知悉,必定能寻到你,牵扯出你的家族,后果,你可想好了?”

  白云天表面上看着倔强,但内心却是清楚,此番落困,也许真是自己的大劫将至,但是他认为自己现在还不能死,必需想办法出去,把妻儿安全的送到宗门。

  “嘿嘿。”纪宇凡一脸的坏笑,无所谓的道:“那又怎样?此阵已经被纪氏家族施加了各种强力禁制,已经形成了一个与外界隔绝的阵法空间,源力印记根本无法与外界联系,除非你自爆肉身!不然,你只能慢慢等待源力被抽干,化作枯骨而死!”

  “纪宇凡,没想到你如此狠毒,枉我如此相信你,与你源矿协约,指腹为婚!”

  虽然白云天明白,自己最终是可以出去的,可是纪宇凡的最终目的,定然不是困住自己,他的目标是妻子腹中的轮回者。

  白云天暗自运转紫玄功,下定决心,就算是自爆而亡,也要争取一些时间,想办法先让龙鳞马脱困。

  感觉了一下自身的情况,白云天清楚的明白,万毒门的抽丝剥萤之毒,每时每刻的都在寻找机会,见缝扎针的抽离自己的源力。

  此毒,专攻源力,只到抽干剥尽自己的本源,最终化为枯骨,形神俱灭!

  “源矿协约?”

  纪宇凡听到白云天锅到临头时,竟然拿源矿协议讲合,心中好笑,更加不屑的嘲讽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杀了你,谁还知?合约依然还是合约,只要你死了,我不但能拿到属于我的那一份,还可以要回属于你的那一份,我何乐而不为呢?哈哈,哈哈哈!”

  “那婚约呢?”白云天决定自己留下,要想办法让龙鳞马脱困,到时,自己独挡一面,龙鳞马好带妻儿逃走。

  “婚约?”纪宇凡更是笑的一塌糊涂,道,“你白痴吗?还真把它当作联姻啊。”

  “什么意思?”竭尽全力,白云天暗自凝聚本源,欲助龙鳞马脱困。

  “看你现在已经是将死之人,枉费我们做了一场亲家,就实话告诉你吧,其实,灭了你们白家,只是我们计划中的第一步!”

  联姻,只是为了获取源矿的借口。

  纪宇凡不紧不慢的把真正联姻的阴谋说了出来。

  一次联合探查,纪白两家同时找到一处卦源宝矿,矿脉之大,每日的采矿量,按一斤计算,可以开采出一万斤,数量之强大,可以延续开采数十年。再说当时的技术水平,一天还不能开采一斤呢!

  白家的商业一直是活动在药材和走镖的生意之上,没有采此种宝矿的能力。而纪家有,纪家想独自吞并,可又怕白家身后宗门,便打着联姻的幌子,暗地勾结万毒门,偷采矿源。

  被白家发现后,纪家又借此公众承诺,纪白两家所采之矿,每日记账公众,等待双方孩子生下来之后,所采源矿女方集结陪嫁,美其名曰是为了下一代着想。

  如果双方生下的都是男孩,或者都是女孩,还可以在觉醒日上挑战比赛,挑战胜利者获得剩下的采矿权。

  联姻之前,纪家偷偷请来高人指点,算出白家所怀是个女娃,而自己的女人怀的可是男娃。

  这个消息,可乐坏了纪家上下,当然,这些消息是封闭的,不能外传,否则,杀无赦!

  吃大亏的,最终还是白家,常言道,嫁出去的闺女,如泼出去的水啊。

  可是,世事难料,纪家竟然生下一个女娃,打破了纪家所有的阴谋计划,纪家族长不得不重新规划,出其下策,对外声称是男娃,好撑控主动权。

  然而这些原因还只是表面上的,而最终的目的,是有人纵容纪家和万毒门联手,灭了白家,想让青峰镇的势力重新洗牌!

  “我不管你们有何目的,用何居心,现在如果你能放过我的妻子和孩子,剩下的采矿权,全部给你!还有我白家的大部分生意。”其实就算纪宇凡不说出来,白云天也清楚这里面的猫腻。

  眼下白云天已经用本源之力,建立了和龙鳞马的特殊沟通方式,把自己的想法化作一缕残魂,钻进龙鳞马的灵源之中。

  “晚了!”

  纪宇凡抬手一挥,八名灰衣青年得令,加强源力输送,阵网再次收缩。

  白云天的面容瞬间暗淡下来,从黄到白,由白变灰,慢慢失去源力的身体,渐渐干枯起来。

  “源矿算什么!白家所有生意又怎样!我不稀罕!真正我们所需要的,是轮——回——者!!”纪宇凡收回弯月刃,双手掐印,准备给白云天致命一击:“就算轮回者胎死腹中,那也是绝世神源!活要拿人,死要收尸!”

  嗷——吼——龙鳞马听到此处,幽怨的嘶喊声,双眼充血,身上的火焰更盛,竟然一时间惊退了近前的纪宇凡,源力的输送继续加大,阵中狂风大作,白云天伤口处流失的本源,却嘎然而止,紧接着身体渐渐胀大,如充气一般,迅速鼓了起来,黑色的长发,瞬间雪白,面容更是如充气的蛤蟆,变得紫气充盈!

  “天杀的家伙,你想自爆!”

  纪宇凡发现不对,立即收功、退身,跳出百米之外,与此同时,阵法站位的八名灰衣青年,看到阵中白云天想自爆身体,同归于尽的情景时,心神微变,一时疏忽,竟然让阵法出现了一丝漏洞,白云天双手掐印,大手一挥,阵法中幻出一条传送通道。

  龙鳞马借此良机,身体一闪,化作一条红色飞龙,钻进传送通道,逃出阵法,恢复龙马真身,向马车飞去。

  啊——轰!

  白云天,完美自爆!

  阵法轰然倒塌,八名灰衣青年如流弹一般,被冲击波轰飞了出去。

  退出百米之外的纪宇凡也被那冲击波,震得向后蹬蹬蹬退了几步。等止住脚步后,脸色突然一变,阴沉下来,白云天!你自爆的真正目的,竟然是给龙鳞马找机会逃脱,去救其妻儿!

  “痴人说梦!”纪宇凡大声怒喝。

  黑影一闪,向着龙鳞马飞去的方向,追击而去。

  ………………

  天门宗,乾坤宫。

  白家人脉灵盘中,白云天的名牌,一声脆响,碎裂开来。

  “宗主,这易源乾坤盘中,此处的异彩祥光,和白家人脉灵盘中的云天名牌的碎裂是否有关系呢?”天门宗,掌门小心的向宗主请示。

  嘭!

  两颗源石明珠,在天门宗宗主的手中,化为齑粉。

  “伤我宗人者,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必诛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