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源9988年,春。

  天门山脉,青峰山。

  青峰山,千山万壑,奇峰罗列,怪石嶙峋,山中有座古镇,名唤青峰镇。

  青峰镇位于北岭大陆最南边,隶属乌托帝国,法姬娜行省的一个边疆小镇。

  镇中三家鼎力,纪族、雷族和白族。

  常言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

  一束祥光,从天而降,犹如绝世神源陨落人间一般,直冲白家。

  祥光钻入白家内室的那一瞬间,庭院顿时五彩霞光四射,一闪即逝。

  白家内室的床塌上,正躺着一位如花似玉,却正待分娩的女人。

  女人有个好听的名子,叫做薛瑶,怀胎三年零六个月,今日分娩,却是难产。

  疼痛的喊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旁的侍女和接生婆更是为其呐喊加油,着急的满头大汗,根本没有注意到房间的光色变化。

  薛瑶腹胎引来的祥光之事,外面的乡里乡亲,那是看了个精准!

  一传十,十传百,镇子里很快就议论的炸开了锅。

  得知消息的青峰镇各大家族,以及白家的亲戚邻居,男女老少,陆续前来围观道喜,一时间,白家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与此同时,明恭暗斗的各族势力,也早把信息第一时间,明确地传给了各自家族的背后力量。

  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各界隐士大能们,感知如此强大的祥光后,也纷纷出关,向此处方向张望一二。

  ………………

  天门山。

  “禀告宗主,青峰山内有异光现出,掌门请您乾坤宫一看。”

  天门宗宗主闭关的洞门外,只见金光一闪,一位黄衣老者,出现在洞门前,拱手对着洞门,小心禀报。

  “嗯,知道了。”洞门内传出一句淡淡的话语,却是暗劲十足,霸气外放。

  那霸气隔门而出,所冲击的红色劲风,一扫而过。

  所过之处,草木俯首,就连拱手立在门外的黄衣老者,浑身不禁一颤,灵魂感之力,顿感萎靡。

  难道实力在化源境宗主突破了源师六星小源满境,冲出了瓶颈,达到了源师七星大源满境!

  想到这里,黄衣老者不仅暗暗咂舌,好恐怖的修行速度啊,刚刚进入化源境不到三年,直接从一星源师小源满境晋级到七星源师大源满境界,真所谓一年三星的妖孽成绩啊!

  ………………

  纪家,秘室。

  一位身材伟岸,褐衣加身的白发老者,左手负在身后,背立在一副猛虎下山的中堂画前,似看非看。身上所散发的那份威严和豪气,足以说明,此人曾百战杀场,风云河山。

  与之相反的,身后却弱弱的站着一名竹青色衣服的青年男子,低首不语。

  “事情如何?”

  白发老者仿佛在和画上的老虎说话,淡淡的话语中,透着十足的霸气。

  “父亲,三弟宇凡已经前去白家探看,有机会必然除掉,以绝后患。”青年男子,躬身应道。

  “必需除掉!”白发老者重重的强调。

  “是,父亲。”青年男子身子一颤,连忙应声答道。

  “唉!一门亲事,算是黄了,纪白两家的源矿协议也算是废了吗?”

  白发老者轻轻叹了口气,仿佛又在和画上的老虎说话,老者却明白,此次抉择,已是费了他太多的心思。

  “那……,万毒门的人……”

  “先下去吧。”灰衣老头抬起左手,轻轻摆了一下,“我另有安排。”

  青年男子的话语嘎然而止,连忙拱手领命。

  “是,父亲。”

  语毕后,便弓身退出秘室。

  自始至终,青年男子都未曾抬头说话,直到退出内堂,关门后转过身来,才显露容貌,剑眉星目,高鼻秀脸,特别是嘴唇上那一道小胡子,显得各外有型,一出门的他,眼神却一改秘室的懦弱,散发出一道犀利的寒光!

  几缕阳光,透过窗格,真射秘室之内。

  白发老者抖了一下金边袍袖,只见银光一闪,右袍衣袖中,竟然伸出一只机械打造的银色假手,轻轻停放在桌角上,四指轮动,发出嗒,嗒嗒嗒的声音,让整个房间里都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拿走老夫的,要加倍偿还!”手指轻轻一握。

  嘭!

  桌角碎断,木屑纷飞。

  ………………

  白家大堂。

  前来道喜的人员差不多都到齐了,各自落座,唯有堂下第一把交椅,一直还是空的,无人去坐,也无人敢坐。

  此座,到底是留给谁呢?

  大家均心知肚明。

  宾客之中,因为白家出现异相之事,众人交头接耳,评头论足,众说纷纭。时不时有目光向通向内堂的朱屏秀门瞄去。

  推开朱屏秀门,穿过一段长约九米的走廊,长廊的尽头,连接着通往内室的秀门,秀门前,便看见一位身穿金丝锁边青衫,脚踏虎纹棕色步云靴的青年男子,焦急的来回踱步。

  室内不时传出女人生小孩子时,痛苦的喊叫声。

  声声恍如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脏一般,让这位年龄还不到二十五岁的青衫男子,额头上都浸出了豆大的汗珠。

  “纪家人到!”门外突然传来门童急急的传话声。

  随着纪家这个名称的响起,大堂之内,前来祝贺之人,忽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豁然转移。

  就连内室门口焦急的来回踱步的青衫男子,也遽然停下脚步,剑眉紧皱,向大堂方向望去。

  在众人视线汇聚之处,一位身着白色衣衫,剑眉星目,高鼻口方,二十出头的俊秀青年,阔步而进,笑声朗朗。

  “纪宇凡?三巨头之首,和白家指腹为婚的,纪家三少爷?!”

  “这纪家也太不懂礼数了,竟然最后一个来!”

  “可别大声说,这纪家能耐大了去,就连有天门宗撑腰的白家,还得让其三分呢!特别是这纪家三少爷,更是风流倜傥,飞扬跋扈,心狠手辣之辈。”

  “就是,就是,不然白家哪能同意指腹为婚之事。”

  “看来,这纪家三少爷,此来,并非善意啊。”

  “你是说这纪家三少爷此次来是为了……”说话之人,压低了声音后,话语就此消失。

  看到纪家前来祝贺的三少爷纪宇凡,大堂之内,又开始议论起来。

  青衫男子三步紧作两步,迅速穿过走廊,推开朱屏秀门时,正好与众人口中的纪宇凡撞个正面。

  众宾客见到青衫男子出来,便不约而同的起座拱手贺喜。

  而那个叫做纪宇凡的白衣男子此时肠子都悔青了,本想着进入内室瞧上两眼,可还未来得及推开秀门,便是迎面撞上了青衫男子!

  尴尬之余拱手说道:“恭喜恭贺云天兄,喜得千金啊。”

  没想到自己一时惊慌,竟然又说漏了嘴,道出了千金之词。幸亏青衫男子,焦急在心,无暇东顾,只是听到千金一词时,微微愣了一下,随即和颜悦色,一时没听出玄外之意。

  “呵呵,同喜同喜。”青衫男子拱手回礼:“今日贤弟能抽空前来,真让寒舍蓬荜增辉,甚是感谢,请上座。”

  青衫男子伸手向那张一直无人敢坐的椅子上示意。

  众人的目光也同时汇聚到堂下第一把交椅上。

  纪宇凡想再说些什么,张了张口,最终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带着一张“走着瞧”的笑脸,转身向那张醒目的座椅走去。

  青衫男子也随即登上大堂宝座。

  纪宇凡口中的云天兄,便是青衫男子白云天,也是现任的白家族长,内室里那个将要生娃的美少妇,便是白云天之妻——薛瑶宾主各自落座后,大堂内算是暂时的安静了下来。

  “今日也是贤弟喜得贵子之日,只因内人……”见得眼前之人,果真是纪宇凡时,坐在大堂宝座上的白云天有些歉疚地叹道:“唉,不能亲自前去祝贺,还望贤弟不要怪罪白兄,来日定当厚礼,亲自前去登门赔罪。”

  “呵呵,云天兄客气了,就是因为今日家室诞下男婴,也来晚了些许,还望云天兄,不要怪罪。”

  纪宇凡特意把‘男婴’两字说得即清又重,有种洋洋得意的味道,更是作以警告白云天:我的是个男娃,你的是个女娃,看你怎么和我争矿权。

  “呵呵,哪里哪里。”白云天客气的随意摆了摆手,意思是说:你们先聊,我真没心思听你们闲说。

  白云天心不在焉的应允,让纪宇凡得意的算盘落了空,心里一阵恼火,脸上渐渐有了怒色。

  出于无奈,不得不礼貌的对大家恭迎客套的白云天,却是没有注意到纪宇凡的脸色变化,他的心,却紧紧的停留在内室之中。

  妻子的每一声喊叫,此时此刻都牵动着他的心,白云天不冷不热的应酬,让纪宇凡心里一阵不爽,冷哼一声,暗自咬牙切齿,但是出于此时自己身份的思量,还是一改怒颜,微笑的劝慰了几句,充充面场。

  “今日尊府祥光满院,犹如绝世神源出世一般,令嫂腹中之子,必是不凡,吉人自有天相,上天必将护佑,还望云天兄,放下杂念,宽心就是。”

  坐在堂下第一把交椅的纪宇凡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看在大家眼里,不由得心生寒意,刺骨冰身。

  不过,大家还是附声称赞白家,说什么贵府必将喜得贵子,母子平安之类的话语。

  特别是纪家的附庸们,更是马屁拍得呱呱响,很是讨得纪家三少爷的喜悦。

  酷"+匠T网永久免;\费~j看小L说/

  一时间,大堂之内的气氛,再次活跃起来。

  “老爷,不好了!”

  此话一出,众人遽然安静下来,所有的视线,豁然转移到声音传出的朱屏秀门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岭二少说:

新人新书,北岭二少弯腰奉上创意新篇,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点击,无以成江海。希望每一次点击和阅读都可以带给大家快活愉悦的心情。

感谢你们的关注,感谢你们的建议,感谢你们右上角,点击追书!

北岭二少,鞠躬90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