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火红色的新型法拉利从废弃工厂中飞驰而出,张扬而霸气,像是在向这个黑暗的社会燃烧自己那所谓的正义。

  “林姐,怎么样了?OK了吗?”大宁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挣扎着从担架上坐起来,着急地问道。

  林馨叹了口气,目光中闪过一抹担忧,“好了,大宁,你的任务就是赶紧休息,我也是在没想到他们居然会找来那么多混混。”

  一旁的丁路也无奈地笑了笑,扫了一眼大宁的伤势,安抚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吧,你也不看看我的技术,都拍好了!”

  “谢啦,小丁!”林馨微笑着说道。

  丁路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别说什么谢谢了,若不是你那老哥让我管着你,处处帮你,你当我愿意来陪你干这危险差事啊?”

  林馨瞪了他一眼,重新对大宁说道:“大宁哥,放心吧,他们必死无疑的,我猜他们再过个几天一定会亲手把钱送到你手上,还会赔礼道歉的,到时候你顺便连着医药费一起找他们报销,你们就赚了,所以你呢,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

  “嗯,谢谢你们。”

  林馨点了点头,撇过头对丁路说道:“小丁,等会儿记得把李哥那一段删了,我怕他们会找麻烦!”

  “知道。”丁路说道。

  车子七拐八拐地故意在A市绕了好几个圈这才缓缓进入一家小诊所。

  五六个年轻人守在外面,一眼便认出了林馨,齐声恭敬地喊道:“BOSS!”

  这架势倒是让林馨有些尴尬,她努力地在心中保持淡定,进入诊所,她和丁路小心地把大宁安置在医院的床铺上,叮嘱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

  “602号病人,有人找你!”林馨和丁路刚走,一个护士就缓缓走进来道。

  “我擦!故意的吧,宁哥,咋们别见了,这么一个找晦气的人!”兄弟们在一旁起哄道。

  大宁目光沉了沉,再怎么样也不能连累林姐他们了。

  “见!”

  刚刚说完,一个浑身精壮肌肉的男人走了进来,左手还打了石膏,这不正是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的李云泽吗?

  “大宁兄,对不起啦,医药费我已经给你付了,你也就别怪兄弟我狠心了,我也被你那几个兄弟打了一拳呢!”他摊了摊手,还没等大宁他们率先说话,就已经提前开口道。

  大宁那伙人或许是被李云泽他们吓怕了,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李云泽倒是对他们这副恭敬的模样挺满意的,说道:“呵,对了,上回被你们挟持的那个女的什么身份啊?我们老大要她的资料!”

  啊哈?这李哥上面居然还有人!

  唉……这林姐对他们可是掏心掏肺的好,这真的要告诉他吗?

  他重重叹了口气,目光向李哥身后望去。

  “白天就觉得不对劲了,那女的是不是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之类的?”

  大宁看到了他身后的那个男人,他坐在灯光极暗的一个角落,依稀只能看清那个男人穿着西装,冷气侧漏!

  说实话,大宁也是第一次碰到这么一个刑讯逼供的架势,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一五一十地全盘托出了。

  ●最…新gU章◇{节&上^酷D匠l网。;

  李云泽笑了笑,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加帮,然后离开。

  而大宁的目光也一直留在了李云泽所说的老大身上。

  当那个男人不得不经过灯光下时,他并不像大宁所想象的一般,清瘦高挑的身材完全就像是个青年男子,而当大宁看清这个男人的容颜时,大宁战栗了,邪魅的俊颜格外平静,那沉静的目光好似一汪秋水一般平和、安详,他整个人好似皑皑冬雪之中,一棵轻松浑身孤高而立,头顶那片缕微光将那夺目的俊颜衬托到极致。

  听完李云泽的报告,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缓缓,修长干净的手指掸了掸烟头,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望着的霸气,嘴角溢出略带狂傲的笑容,似冷笑,似自嘲,又似在对那过去无妄记忆的哀默。

  这就是他心头的女人呐,始终坚守着心中那片赤诚,始终与他的心意背道而驰的女人。

  隔日早晨,清晨的微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的脸上,空气中带着几分淡淡的轻笑,浅浅的,酝酿在空气中。

  林馨外表上是个举手投足皆带有女王气息的大BOSS,实际上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她就像是在这样一个动荡不安的社会中一个满腔热血、炽热真诚的女孩子而已。

  就像此时此刻,你可以清楚地看到,在一间隐于城市的中的幽静别墅中,一个头发松散,穿着吊带卡通睡裙的女人丝毫不注意影响的拉开窗帘,站立在阳台上,着恐怕谁都无法想象,那个平日里高雅的女生会变成这样,不过这才是真正的林馨。

  她靠在阳台的护栏上,目光略微有些慵懒,可是神情却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明,天纳,要是徐氏再不打钱过来,估计她哥的公司可就保不住了呀,她低着头,无奈地开始唉声叹气,她的哥哥在上半年将公司交付在她手上,她绝对不能让他们林氏集团的基业毁在他们兄妹手上,绝对不可以。

  但这只是后话,因为她亲爱的哥哥——林禹马上就要回来了!

  这再也不是什么无期望的守护咯!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颈项上的吊坠,这并不是传家宝,也不是什么金银财宝,她叹了口气,透明的吊坠上那薄薄的指纹清晰可见,她并没有注意颈部那莫名的红,也许只是蚊子咬的吧。

  这时候,助理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

  “林总,跟你说个好消息,我们林氏集团被破格参加风尚集团的宴会了!”

  “哦?那挺好的。”

  “林总,那你到时候来不来啊?”

  林馨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当然去。”

  “嗯!”

  电话挂了,林馨有些无力地按了按太阳穴,这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现在还有什么风尚集团的庆功宴,真是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