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林总,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来人正是徐氏集团的徐总徐志,他穿了一身莹白色的西装,打了领带,年近半百的容颜上并未让时光对他手下留情,两鬓斑白,却为他足足多添了几分看透人世的苍凉之感,若是外人看来,一定会以为是一个身居高位的大老板,风度翩翩,但是只有行内人知道,徐志实际上就是一匹老谋深算的野狼,更是个人面兽心的恶人,这一点对于林馨来说可是深有体会。

  她和徐志两家公司合作时间虽然目前只有短短一个月左右,但是她的内心其实一直很“佩服”徐志的,能将良心给猪啃了的人叫谁能不佩服。

  此时徐氏工厂的二楼,林馨穿着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清雅的面庞上挂着点点笑意,如瀑的长发落在腰间,手上紧紧捏着一叠厚厚的资料,美艳中多了几分干练的意味。

  “林总,您怎么还亲自跑过来一趟啊,这得多不好意思。”徐志打着官腔一边说道,另一边则是拿着手机,略粗的手指飞速在上面跳跃着,看不清他在干什么。

  “徐总客气了。”

  铃铃,还没说完几句话就听“徐总,不好了,出大事了,您赶紧去看看吧!”这时,一个头发略显遭乱,脸上还带着一点儿淤青的男人冲进来,着急的说道。

  徐志眸色一冷,怎么想他的公司可都是一个大企业,有谁敢在他的地盘上闹事呢?

  而林馨看这阵势,嘴角却在无声中向上扬了扬,露出嘲讽的轻笑,但是却没有人注意到她,因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紧紧定在了徐志身上,都希望他这个龙头能帮他们把握方向。

  就在此时此刻,厂房正中央一片光秃秃的水泥地又白又亮,在日光的烘烤下,正咝咝地冒着热气,五六十个青年男人正坐在地上,手上有的拿着铁棍,有的拿着木棒,还有的甚至拿着尖刀,脸上的愤怒不言而喻,这样的架势任谁来都要捏了把汗。

  “徐总,不叫人管管吗?”林馨盯着楼下看了几分钟,侧头问道,俏丽精致的娇艳在余晖的照耀下多了几分朦胧的美感。

  “混混,真是一群混混!”徐志怒火上扬,气的身体一颤,若不是一旁有人扶到恐怕就已经摔倒了。

  “徐总,难道就任由他们闹事?”林馨趁机火上浇油了一把,反问道。

  徐志此时已经被气的在房间里来回转悠,也不见消气,他面色微微沉了沉,对林馨说道:“林总,您看着这事儿我还没解决,这违约金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谈,我先叫人去收拾那群不要脸的混混去!”

  刚说完,徐志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房间中。

  林馨冷笑了一声。

  徐氏算得上是一个大型企业,据她所知,在上半年因为投资失败损失了近乎千亿,虽然已经填上,但是元气大伤,而近期打算走工业模式的路线,但是因为资金不足,便只好拖着农民工的钱不还,而她的公司近期和徐氏合作,而许是至今还有一份近百万的违约金未偿还,却没想到她今日亲自上门讨债居然遇到了这档子事。

  她徐徐走下楼,墨色长发落在腰间,优雅的小西装显得整个身体凹凸有致,玲珑的身材堪称完美,素白的俏颜上不然半点儿尘埃,这样子的林馨站在人群中极为醒目。

  “就是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和他们是一伙儿的!”混混头子大宁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粗暴地将林馨丢尽己方阵营来。

  “靠!”

  正当徐志思索着要不要把钱给他们的时候,一旁的一个瘦小伙倒是给他出了个注意。

  “老板,我认识几个黑街的人,需不需要我把他们找来?”

  黑街,城东黑街,字如其意,城东混混流氓的核心地带,白天只是条普通的街道,是警察的管辖地,晚上,呵呵,那可就是混混们的天下了,就连是警察也奈何不了他们。

  若是叫他们来,恐怕来一两个子人就够了,在他们那里,倒是印证了一句话“落后就要挨打!”他们可不管什么,哪怕死了人也跟他们不会沾上半点儿关系。

  徐志咬了咬唇,不得不同意他的意见。

  “喂,李哥吗?是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还麻烦你带几个人过来,什么事?呵,不就是几个龟孙子来砸场子吗?好好好,那就交给你了。”

  说实话,徐志他们打完这一通电话,内心也是纠结的,毕竟他们也不希望跟这些混混扯上关系。

  还没过一会儿,一辆炫酷的黑色露出驰骋而来,从车上徐徐走下来三四个年轻人,穿着黑色的尼龙背心,结实精壮的身材暴露在太阳光下,隐约可以看到腹部那几块完整的腹肌。

  大宁愣了愣,身体微颤,定睛一看,便认出了来人的身份,他可不是没有听说过城东黑街的厉害,据说他们这里面随便一个人就可以干掉三四十个人,当然这也只是听说,就算是听说,他也不敢轻举妄动,能在这A市混的这么风生水起的黑帮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呢?

  5D酷匠%P网永‘H久#'免-F费8=看!'小!说

  “呵,你是头儿?”为首的肌肉男戴了墨镜,语气中带了几分轻蔑。

  大宁吞了吞口水,点点头。

  肌肉男连人提起,帅气地摘下墨镜,轻笑了一声,却带着点点无奈,“记住了,兄弟,以后少来……城东!”

  说完,三四个肌肉男冲上前。

  几分钟后。

  原本五六十来个的混混,已经跑的只剩下十来个左右,而这十来个无疑都被打得鼻青眼肿,其中最醒目的就属大宁了,整个都看不清楚是张脸了,身体也到处都是伤,但是他也算是不赖,卸了为首那个肌肉男的胳膊。

  “兄弟,叫什么名字?混哪儿的?有两下子,来我们黑街怎样?”肌肉男动了动胳膊,嘴角笑意越发加深。

  “大宁,金火县。”

  “哦,大宁哥,对不住啦,不过记住咯,今天打你的人是我李云泽,跟我这些弟兄们没关系,若是想讨回来,欢迎反击!”说完,李云泽带着几个兄弟离开了。

  另外一些混混连忙上前将大宁小心地扶起来,“宁哥,小心点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