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寒仿佛自噩梦中惊醒,一脸苍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扫了一眼,将四周神态各异的众人收入眼底,特别是林业那一脸淫荡的表情,可见他在幻境之中遭遇的定然是想不到的好事。

  本想好好感谢脑海中的那一声,但李殊的到来让他缓了缓。

  “醒了。”李殊走了过来,面带淡笑的走来。

  莫寒有着蹒跚的站起身,对李殊做了个辑,敬重道:“李长老。”

  “恭喜你成为了第四名进入我冰横的外门弟子,这是外门服饰、外门弟子身份牌与各宝堂的领取牌,凭借这令牌,你可以领取一些你需要的东西,但只能用一次。”李殊右手平伸,亮光一闪,三件换洗的白色绣有蓝色雪花的衣衫与压在衣衫上的几块雕刻精致的令牌出现在李殊的右手。

  莫寒见这手段,眼中闪过一抹艳羡,储物戒,光是下品储物戒,就能够让莫家花费大半家产才能买得到的东西。

  莫寒接过衣服与令牌,对李殊道谢一声,走到一旁等着考核的结束。

  接下来的考核没有多久,很多人都从幻境中醒来,这关考核没有淘汰人,硬是说这是一次考核,还不如说是冰横宗给大家的一个入宗大礼。

  众人盘坐疗养,李殊站在碑前,觉得差不多时便朗声说道:“好了,考核结束,先恭喜其中一部分人成为我冰横宗的外门弟子,但有些人还得需要看成绩,确定好是安排外门弟子还是杂役弟子。”

  众人通过疗养,面色红润了不少,但李殊的一句话,让他们面色各异,莫寒到没有什么,因为他已经拿到了外门的衣服,所以他并不是杂役的那部分人。

  幕清等人与林业也是拿到外门衣服的人,都是李殊亲手拿的,只不过给林业时有些生硬。

  “原来还要看成绩,早知道在之前的考核里多出点力了,放点浊气也没什么丢脸的。”

  “唉,千金难买早知道,何必如此较真,认命吧。”

  “…”

  众人哀声遍野,有些人甚至面露悔色,很后悔为什么在之前考核关没有用尽吃奶的劲。

  “大家不必抱怨这些,虽作为杂役弟子,但通过努力,一样可成为外门弟子,这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李殊淡笑一声,转过身去,越过幻魔碑,来到紧闭的巨大山门。

  “看门弟子何在?”

  李殊提起一口气,一声历喝化作道道音波散发开来。

  莫寒等人也是掩住双耳,依旧有轰鸣在耳边轻鸣。

  一声如令下,两道黑影自山门内部飞出,速度很快,眨眼间便出现在李殊的左右,拱手对李殊恭敬道:“李长老。”

  “练体九重的武者,竟是拿来看门,不愧是宗门手笔。”

  见这两道身穿白衣的弟子,众人倒吸口冷气,练体九重的弟子拿来看门,作为家族弟子,他们再清楚不过,练体九重的武者完全可以作为家中长老的存在。

  莫寒也是感叹无比,如果说越城莫家是越城中的一头凶兽,那么冰横宗就是九溪国无比庞大的巨兽,没有可比性,光底蕴就能甩莫家无数条街。

  “不必废话,开山门。”李殊微皱眉,轻喝一声,严厉说道。

  两名弟子冷汗淋漓,不敢多言,回了一声是,便手中法决变幻,随后猛指巨大山门,两道光束自两名弟子的剑指指尖激射而出,落在巨大山门两边的狮子头吊着的圆环上。

  犹如一头巨兽在嘶吼,一声声沉重而又嘶哑的声音响彻天地,巨大无比的山门随着两名看门弟子往外拉的动作,正缓缓的打开。

  浓重的雾气自大门裂缝蜂拥而出,莫寒等人站于浓重的雾气中,犹如到达仙境般,飘渺至极。

  “你们跟我来。”李殊淡笑一声,背负双手,向着看不清实景的门内走去。

  莫寒缓步前行,与他人无异,左右观看着让人如身临仙境般的云雾。

  走了些许路程,前方带路的李殊停下了步伐,转过身用一脸微笑的看着众人,说道:“欢迎各位来到…”

  “冰横宗。”

  李殊让开了身躯,让莫寒等人更加清晰的看到冰横宗的全景。

  那巨大的山门仿佛是通向另一个世界的传送门,此刻的莫寒等人皆震惊在原地。

  “早就听闻冰横宗坐落的横山乃七峰练体,中为主峰,六峰围绕,早有九溪国第四大雄观奇景之名誉,要不是主峰莫名崩塌,成为了其中的美中不足,从而落选,自此九溪国只有三大奇景之地了。”

  在莫寒等人眼前的,是一座高达通天,犹如怒刺天穹的雪白利剑,散发出沉重且噬人心魄的气势,让莫寒等人心生敬畏。

  见此奇峰,有所见识的武者面露向往,有些激动的说着。

  “莫名崩塌?你是在开玩笑吧,当初冰横老祖得道有果,为成就更高境界,引来天雷渡劫,那时天昏地暗,一道又一道天雷硬是将主峰劈成这样,如果不是冰横老祖神通广大,其它六峰也可能不复存在了。”

  “我听说是冰横老祖与一同境强者打斗,那一战乾坤颠倒,日月无光,这主峰便是因那一战,才崩塌的。”

  “…”

  各式各样的传闻在不同的武者嘴里说出,莫寒摇头,传闻只能是传闻,没有真实性的东西,是没有说服力的。

  “不用再吵了,传闻毕竟是传闻,其真实性无人可知,又何必在意这些。”李殊皱了皱眉,一声历喝让在场武者安静下来。

  “张彪何在?”李殊一声历喝,在山脚传出道道回音。

  “杂役主管张彪见过李长老。”一声急忙的呐喊,一道身影由远至近,只见此人一身肥肉,就像一个行走的肉球,起码有两百来斤。

  莫寒心生暗惊,这得让他吃多少才能长这样。

  其他人早已暗笑不已,特别是林业,要不是有李殊在,可能早就大声说出一句这是肥猪在奔跑?

  幕清三人也一阵好笑,没有言语。

  张彪喘着粗气,擦着额上热汗,来到李殊的面前。

  “张彪,几日不见,又胖了不少啊,没少吃东西吧。”李殊冷眼看着张彪,淡漠说道。

  张彪冷汗淋漓,李殊虽在说食物上的事,但其中却又包含了另外一种意思,身为杂役主管,自然没少欺压过杂役弟子,让他们交出些什么。

  “李长老,这你可就冤枉我了,我这体质你又不是不知道,喝口水都能胖上几斤,更何况是肉呢。”张彪擦拭着冷汗,小心翼翼的说道。

  “哼”李殊冷哼一声,张彪上头有人,权利比他大上不少,他没有什么证据,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看向莫寒等人,说道:“没有获得外门弟子身份令牌的弟子可以出列了,张主管会安排你们接下来的事情。”

  数十名弟子站了出来,面有不甘之色。

  “这些人就交给你了。”李殊淡淡的看了张彪一眼,右手幽光一闪,在张彪贪婪的目光中,一只鸣笛出现在李殊的手中。

  李殊吹响鸣笛,似鸟鸣,有些悦耳动听。

  “鸣兽笛。”幕清见此鸣笛,眼中亮光一闪。

  “武宝有阶,分后天、先天、灵器、蕴道,后阶先品,分上中下三品,这鸣兽笛虽不过上品后天武宝,但它的作用却比一些普通的下品先天武宝要有用的多。”幕清左侧乌衣男子艳羡说道。

  众人一同点头,不置可否。

  一声鹰鸣响彻天地,一头偌大雪白雪鹰自云巅飞下,犀利如刀般的双眼望着李殊等人,似乎在确认呼叫之人,待确认完毕,巨大雪鹰才停落在李殊等人面前。

  “三品飞禽,万里白鹰。”莫寒见此凶兽,低声凝重自语。

  凶兽有品,分一至九品,分别对应着武者的练体一至九重,因凶兽先天肉体强悍无比,面对同境界的武者,几乎可称不败。

  李殊轻松飞跃到万里白鹰宽敞的后背,对只剩下二十多名的,包括莫寒在内的弟子吩咐道:“上来。”

  其他人有些犹豫与畏惧,幕清他们倒也艺高人胆大,脚踏地面,运转自家轻功,轻松的登上了白鹰的后背,站在李殊的后背,有些得意。

  见没什么事,他们的胆子也就大了些,一个个都蠢蠢欲动,争先恐后的上了白鹰的宽敞的后背。

  莫寒也不在等待,身法施展,整个人飘如轻羽,淡然自若。

  U4更lW新最快上s酷y%匠|》网w"

  白鹰背上的林业见莫寒准备登上白鹰,嘴角冷笑,右手屈指成弹,一颗指甲盖般大小的石子弹出,直指莫寒即将登上白鹰的右腿。

  一声破空之声引来莫寒的注意,同时注意到的自然不只有莫寒,李殊早就感觉到了,但没有出手阻止,因为这也是种考核。

  人心。

  幕清他们三人自然能够看到林业的小手段,不由低声说道:“这林业还真是桀骜不驯,之前说过的话都没听进去。”

  丘鸣眼中异芒闪过,看向林业的目光有着若有所思。

  莫寒眼中冷意十足,腰间利刃快若闪电,只听一声轻响,就只看见化作两半的石子分散开来,莫寒也登上了白鹰后背,冰冷的双目看了林业一眼,便找了个少人的地方盘坐。

  “如若有下次,就算你大哥是外门十大弟子,也保不了你。”莫寒心中杀意沸腾,但现在只能按耐住。

  “好快的刀。”李殊微微有着惊容,深深的看了莫寒一眼。

  幕清他们没有李殊那般境界,自然无法看到什么大概,只能一脸疑惑。

  “既然全部登上,那便起飞吧。”李殊轻喝一声,口吹鸣兽笛,指挥着白鹰腾空而起,向六峰飞去。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也能尝试一下坐飞鹰的感觉。”留下来的杂役弟子只能望眼欲穿的看着白鹰越飞越高,满脸愁容。

  “想坐白鹰,下辈子吧,跟我走。”张彪贪婪的表情不在,面目严肃起来,对着新来的杂役弟子众人一声历喝,自顾自的向山脚内走去。

  一众弟子心不甘情不愿的跟上张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佚之阳说:

最近有点懒癌发作啊,但俺要克服,大家给俺来点动力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