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这机缘你们能不能够消化,那就是你们的的事情了。”李殊转过身,没有理会一脸犹豫的众人,面对幻魔碑,右手掐决,变换自如,随即剑指指向幻魔碑,一道流光自指尖飞出融入幻魔碑。

  流光进入,幻魔碑顿时光芒绽放,一道光幕投射,笼罩在莫寒等人身上,莫寒只感一股睡意在脑内膨胀,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迷迷糊糊的闭上了双眼,安详的就像睡着般。

  “幻魔碑发动了。”在冰横宗的一处山巅,积雪盖地,云雾飘渺,两名老者在崖边相对而坐,仿佛没有重量,雪地上竟没有凹痕;在两名老者中间放置着一棋盘,可见这两名老者刚刚在对弈。

  “唉,幻魔碑早不如从前了,而且招收的弟子一年比一年少了,看来我冰横宗真的要成为不入品的宗门了。”一身灰白相间,八卦长袍的看着看了眼幻魔碑前的莫寒等人,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在他对面,一身青袍的老者执起一枚白子,阻断了黑子的嚣张气焰,淡笑道:“万事难料,我们都是快半只脚入棺材的人了,也就不要被太多琐事烦心伤神了,现在是年轻人的时代了。”

  灰白老者看了眼对方落下的白子,微微皱眉,拿着黑子无从下手,见无处可下,只能铤而走险,下步危棋,说道:“我也明白这是年轻人的时代,但…我还是放心不下啊。”

  “你就是有太多的顾虑,才没能到达那一步。”青色衣袍的老者见灰白老者下这步狠招,摇头一笑,随意落下一子便让黑子溃不成军。

  “唉。”灰白老者轻叹一声,轻挥袖袍,棋盘上的棋子各自进入棋盒,没了下棋的心思,灰白老者站起身来,俯视着正因为幻魔碑,莫寒等人正面对心魔挑战的各色面容,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淡道:“我是应该好好休养一下了。”

  灰白老者说出这句话后,浑身没来由得一阵轻松。

  “真的么?”青衣老者轻笑,一双眼仿佛要看穿灰白衣着老者一般,淡笑问道。

  “只不过并不是现在,我不能让冰横宗败在我手上,不然我没脸去见冰横宗历代老祖。”灰白衣着老者双眉微皱,说道。

  青衣老者也站了起来,与灰白衣着老者并肩而立,一同看着幻魔碑前莫寒等人,问道:“那你打算什么时候。”

  “半年之期,古战秘境开启之时,如果能够得到那件东西,那我便可安心让位了。”灰白衣着的老者面露严肃的说道。

  青衣老者有些不可思议的看了灰白衣着的老者一眼,随后摇头叹道:“你还是那般疯狂。”

  “好了,别只埋汰我了,你身为山水阁太上长老,不在阁内镇守,跑来我这也不怕你家兔崽子管理不当。”灰白衣着的老者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将话题引到青衣老者身上。

  “他敢。”青衣老者淡笑一声,看了看天边,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那边的招收考核应该也差不多了,看看有没有什么好苗子,走了。”

  灰白衣着的老者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快点走。

  “你这老不死的。”青衣老者笑骂一声,踏空飞行,眨眼便化作流光向东边飞去。

  “你不也是个老不死的。”灰白衣着老者对着虚空摇头笑骂一声。

  青衣老者一走,四周不由寂静不少,灰白衣着老者暗叹一声:“也该回殿安排一下了。”

  灰白衣着老者也走了,雪地上没有一丝痕迹,此地也寂静非常,如果不是崖边那一座棋盘,或许还真无法发现有人刚刚在这谈过话。

  对于这些,身为凝真境强者的李殊都没有发现,那就更别说身处幻境的莫寒等人。

  莫寒的幻境内。

  天空飞雪,地面积起厚厚的积雪,足以掩盖脚踝,古典的宅院屋顶,早已被白雪占领,一片雪白。

  院内一棵光秃秃的老树枝条上有着少许积雪,老树下,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女练着剑法,这少女虽不过十一二岁,但长得标致,十足的美人胚子。

  剑法凜利,利剑在少女手中铿锵作响,一股锋芒四散而开,缓慢飘絮的飞雪还未近身便瓦解开来。

  “爹爹,姐姐为什么这么努力。”宅院的大门被推开,一名身穿棕色衣袍,面目沧桑的中年男子牵着一名只有七八岁好像瓷娃娃般的孩童走了进来。

  那孩童见少女无动于衷,继续练剑,不由天真无邪的对身旁中年男子问道。

  中年男子久久未语,看了少女良久才叹息一声:“为了保护重要的东西吧。”

  “哦。”孩童偷偷的看了少女一眼,是懂非懂的点着头。

  “涵儿,别练了,你娘等着我们去吃饭呢。”中年男子等了少许,见少女练剑的气势弱了下来,才喊道。

  那少女微愣,看了一眼中年男子,特别是中年男子手里牵着的孩童,少女不来由的恍惚,随即有些清冷道:“爹,我现在不饿,等下我再过去。”

  未等中年男子说话,这少女便又练起剑法。

  “寒儿,我们先去吃吧。”

  中年男子轻叹一声,脸上满是黯淡,牵着孩童的手,向院外走去。

  “嗯。”孩童随着中年男子离开,只不过走到过程中,三步一回头,看着光秃老树,满是疑惑。

  m酷$d匠'n网首发(

  只不过他没看到,当中年男子喊出一声寒儿时,那名少女持剑的手不由一抖,手中利剑都差点不受控制的飞出。

  见中年男子身影不在,少女不在练剑,仰头望向朦白,有着雪花飘落的天空,沉默不语。

  身影虚幻的莫寒坐在老树的枝条上,淡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特别是那名离开的孩童,那是小时候的他。

  莫寒看了一眼分不清泪水还是雪花融化而成的水在少女的脸上流淌,莫寒不由面露一抹神伤。

  画面突变,莫寒阻止不了,他现在不在老树的枝条上,而是在一处山林中的一块巨石上,看着不远处与野狼撕咬缠斗的少年,莫寒不由有些恍惚。

  这里正是他突破练体二重的地方,而那名少年正是当初的莫寒。

  少年咬死了野狼,自己也虚脱的躺在一旁,恢复着力气,只不过没想到还有其它猛兽,只见一头猛虎突然从一堆草丛内穿了出来,向少年扑去,一嘴尖锐的獠牙,十分可怖。

  身影虚幻的莫寒见此一幕,不由心中一跳,猛踏地面,整个人去激射而出的炮弹,一拳向猛虎轰去。

  但拳到虎躯,却直接穿了猛虎,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畜牲,就你也想取我性命,受死。”虚脱的少年似回光返照般力量瞬间充沛全身,暴喝一声,握拳右手猛然发出六声巨响,散发着蓬勃巨力,轰在猛虎虎躯之上。

  只听一声骨骼断裂的响声,鲜血自猛虎体内断裂的骨骼插出体外的伤口不要钱的喷洒。

  “我怎么样了,在杀死野狼之后就晋升练体二重,如果不装虚脱,这猛虎也就不会这么轻敌了。”莫寒看着一双眼睛满是坚毅的少年,仿佛回到以前的自己,不由会心一笑。

  少年奋力甩掉猛虎壮大的身躯,脸上露出兴奋之色,向着越城方向跑去。

  莫寒了你在原地,心中竟有些不想跟上去的感觉;但在幻境内由不得他,画面一转,便来到熟悉的庭院。

  莫寒唉声一叹,接下来要发生事几乎不需要幻境帮他回忆,都让他记忆犹新。

  “他虽姓莫,但他不是我弟弟。”

  少年满脸喜悦的来到庭院门口,来不及推开门,告知他爹娘,还有那个姐姐他晋升练体二重的好消息,一声清冷娇喝便让他愣在原地,面色苍白无比,没有推门而入,站在门外听着。

  “爹,他莫寒不配做我弟弟,我弟弟早在我十岁那年就死了。”庭院内,之前十一二岁的少女早已长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大美女,只不过清冷的气质感觉拒人于千里之外。

  “涵儿,我知道你怪罪我当初没有保护好你弟弟,但当时爹也束手无策啊。”中年男子沙哑沧桑的声音传出:“莫寒虽是爹在山贼屠村时救下的幼童,但你娘承受不了你弟弟的死,所以只能让莫寒代替你弟,成为你娘活下去的支柱。”

  门外少年只感一道惊雷冲头劈下,愣在原地久久未能反应过来。

  莫寒也仿佛与少年融合般,心中痛苦真实如刀。

  “原来这就是涵姐对我不理不睬的原因啊。”莫寒轻声自语,虽在笑,但笑容中却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悲伤。

  莫寒悲哀一笑,想到当年在涵姐面前卖弄各种萌,但最后所换来的只不过是一记冷眼与怒喝,原本只以为是涵姐不喜欢,原来是他根本就没有让涵姐开心的地方。

  “我知道你束手无策,但你也不能随便找个人代替我弟弟,当初我弟弟天资聪颖,绝对不在我之下,如果不是你,有弟弟在,莫家绝对能够成为越城第一势力。”少女清冷的声音充满冰冷,丝毫没有觉得眼前之人是她父亲就得礼让有加。

  “一切都为时已晚。”中年男子摇头低叹,没有再说些什么。

  清冷少女也可能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重了,犹豫了片刻,便安慰起中年男子来,只不过安慰的话说得有些生硬,可见这少女并不怎么会安慰人。

  门外,莫寒再一次的体验到那种沉重深切的悲哀,也再一次的将他淹没,直到意识修炼微弱。

  就在他即将失去意识时,一声轻喝如万千雷霆在脑海中轰鸣作响般响起。

  “醒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佚之阳说:

这章有些牛头不对马嘴啊,到时俺会写个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