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 考核 中

  在林业震惊与阴冷的目光中,莫寒面无表情的与林业处于同一石阶;不同的是,一个是站着的,一个是趴着的。

  林业很想站起来,如果在别人面前还不觉得什么,但在莫寒面前林业就像受到莫大的屈辱;奈何玄重之力的存在,让他竭尽全力。

  “莫寒,如果你敢超过去,后果是你承担不起的。”实在站不起来,林业只好双手撑着地面,面色阴沉,对莫寒出言威胁道。

  “如果你的实力有你的嘴巴一半历害,就不会受到这玄重力的压迫了。”莫寒淡淡的看了林业一眼,摇了摇头,没有犹豫,踏了上去,比林业高了一阶。

  “好,很好,你真的很好。”林业心中怒极,但面上却怒极反笑,双目却如同毒蛇冰冷的双眼,对莫寒阴冷说道:“在宗门内最好小心点,我大哥可是十大外门弟子的存在,那时我会让我堂哥特别照顾你的。”

  莫寒踏阶的步伐微微一滞,转头看向趴着的林业,目中如刀般的杀意让四周温度猛然降低,原本还算冷的温度更加寒冷了。

  见莫寒一滞,林业以为莫寒怕了,心中很是看不起;但当对上莫寒那双杀意喷涌的双眼是,心中莫名一跳,一股寒意与畏惧在心中悄然而生。

  “林业,你除了借你大哥的名号欺负人,还有什么手段是见得了人的。”一声轻笑不屑话语自前方石阶传来,莫寒不再看着林业,转头看向说话之人。

  幕清一袭白衫,加上其俊俏清秀的面容,更有神助般的微风吹起的长发,倒也让幕清显得犹如嫡仙。

  只不过莫寒的目光并不在幕清身上,而是在他右侧,一名让很是熟悉的青衣少年身上。

  “丘鸣。”莫寒微眯双眼,低吟一声,心中顿生疑惑。

  看出莫寒的疑惑,名为丘鸣的青衣少年得意一笑。

  “幕清,虽为同城,但本少爷的事,你也敢插手,我大哥可是…”

  林业闻言,有些气急败坏的对幕清低沉道,但话到一半,林业似乎想起什么,面容微有不甘之色,没有说下去,看向莫寒的目光更加阴冷了。

  “怎么不说下去啊?”幕清嘴角微勾,见林业吃瘪,似乎很高兴,没有饶过林业,笑道:“你刚刚想说你大哥林锋可是十大外门弟子,进宗门后想给我也来个特殊照顾,是吧?”

  林业面色几度变换,没有接话,但心中槽语千千万万。

  如果我也有个内门弟子的姐兄弟妹,看我不将你碎尸万段。

  见林业吃瘪,莫寒的目光便落在幕清身上,心中暗道:此人不简单。

  能够不忌惮身为十大外门弟子的林业大哥,甚至让林业都不敢说出话来,在宗门内一定有着比林业更大后台。

  除了内门弟子,便是长老,但莫寒觉得内门弟子的机率更大些。

  “天外天,人外人,林业,作为同城势力,我警你一句,有些人是惹得起,但后果是付不起的。”幕清好似没了兴致,提醒了林业一句,便随着丘鸣与一名乌衣少年继续踏阶,他们现在已经过了四十多阶。

  “我还是有着自知自明,但眼前这个山野小子,本少还是惹的起的。”林业有些微微怒意,对幕清喊道。

  如果连一名平庸之人都欺负不了,那他还有什么资格称临冰城纨绔二少。

  幕清没有回头,轻叹一声,摇着头:“白痴。”

  “这莫寒也就平庸无比的修炼天赋,比起林业的三品修炼根骨,你为何这般看好莫寒。”一旁乌衣少年充满疑惑的问道。

  丘鸣也是一脸求解的表情,对于莫寒,他再熟悉不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比起不知天高地厚的林业,我还是看重收敛低调的莫寒,如果说林业是外强中干的猛兽,那么莫寒就像一头受伤,但只是外表弱但内在强悍无比的巨兽。”对于两人的疑惑,幕清也是莫名其妙的解释道。

  “外弱内强的巨兽?这莫寒真有这么厉害?”乌衣少年轻呼一声,有些讶异与不相信。

  丘鸣到没有乌衣少年这般兴师动众,回头看了一眼超过林业几阶,额上有着少许汗水的莫寒,目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我也不知道,对于莫寒我也不了解,如果真要问,我认为丘兄可能比我更了解。”幕清淡笑的将问题扔给了丘鸣。

  丘鸣见幕清将问题扔给他,不由哑然一笑,三人在玄重之力中慢步而行,嘴上讨论着莫寒在越城是的种种“传奇”故事。

  莫寒全然不知,就算知道也只是微微尴尬一会就过去了。

  没有顾虑林业威胁的目光,莫寒逐步向上踏去,直到到达第四十阶,莫寒才停下。

  “到这,应该就可以通过这关考核了。”莫寒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参加考核,看向已经到达五十阶的幕清等人,莫寒不由升起一丝攀比的心思。

  单脚踏上第四十一阶,莫寒浑身一颤,内心大震,那股犹如大山般的玄重之力直接压弯了他的腰杆。

  “坚持。”莫寒紧咬牙关,顾不得全身冷汗的不适感,一步一步举步维艰般的向上攀踏。

  “不可能。”

  艰难的到达四十五阶,身后突然传出一声愤怒的惊吼,莫寒转头望去,只见林业在登上第四十一阶,被玄重之力反震倒飞,被李殊接住,李殊带着他向登巅难上方走去。

  莫寒回头,继续登阶,没有去冷嘲热讽,现在也没那个力气去嘲讽。

  登上第五十阶,莫寒便没有继续去登石阶,因为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之后的玄重力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承受的,如果他有着练体四重的境界倒也可以尝试一下。

  李殊淡然的走到莫寒身旁,对莫寒淡淡一笑,右手放在莫寒的右肩,仿佛有着莫大的魔力,身上如大山般的玄重力莫名的消散,莫寒顿感无比轻松。

  “走你。”李殊一声逗笑,脚踏石阶,带着莫寒,飞跃到登巅难上方的足有百米来宽大的空地,在空地的中心,一块正正方方的石碑树立,石碑之上有着如蝌蚪般诡异的金色铭印。

  这里已经有不少通过考核的人在盘坐修炼与闲聊,只不过比起之前在山门口时要少了一半以上。

  “多谢李长老。”

  莫寒落地,向李殊拱了拱手,道谢一声。

  “无需客气。”李殊淡笑摆了摆手,想着登巅难走去。

  莫寒知道李殊是去帮助其他人了,也就没有去关注,抬头看了眼石碑,虽诡异的气息让人心生烦躁,但莫寒的注意力还是放在石碑后红柱黑瓦、如古时大殿般的宏伟大气的建筑上,在建筑的大门的正中央,一块著有冰横宗三字的匾额散发着莫名的威势。

  “莫寒。”坐在人群之中的林业面色阴冷,看着正研究这冰横宗大气山门的莫寒,眼中不由寒意喷涌。

  感觉到林业的不善,莫寒淡淡的看了一眼,便随意找了个位子,盘坐下来。

  “冰横宗虽为九品宗门,但这山门宏伟大气,丝毫不比八品宗门山水阁的差。”

  “那是当然,当初冰横宗鼎盛之期,可是仅次于剑门的存在,要不是突生异故,高层长老死的死,伤的伤,要不是底蕴还在,可能早被逐出品级了。”

  “宗门有九品至一品的分级,九为次,一为最,一品宗门更是有着修炼福地之称;当初冰横宗有着八品等级,比之山水阁只强不弱。”

  “只不过现在比起山水阁,只能低人一头了。”

  莫寒盘坐在地,虽在默默修炼,但耳边出来的闲杂谈话也没有完全忽略,宗门等级划分就让他恍惚了然。

  落地之声传来,莫寒睁开眼,便看见李殊带着面色有着苍白的幕清三人来到石碑前。

  “多谢李长老了。”幕清向李殊拱了拱手,很有礼貌的道谢一声。

  酷*V匠KC网…b首发x

  “无需客气。”李殊有些诡异的看了莫寒一眼,对幕清淡然一笑。

  幕清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空地,盘坐疗养。

  丘鸣与乌衣少年也很有礼貌的道谢一声,走到幕清一旁,也疗养起来。

  李殊摇头一笑,轻声自语道:“这一届虽然人数不比上届多,但天资高者与心性成熟者倒也不在少数。”

  见大家疗养的差不多了,李殊板起了面孔,面目严肃的来到方形石碑旁,朗声道:“虽然人数少了一半,但考核依然得继续,这第二道考核便是这…”

  李殊指向身侧方形石碑,一字一句说道:“幻、魔、碑。”

  “幻魔碑?”莫寒一脸迷惑的看向那著有诡异蝌蚪铭印的石碑。

  见众人一脸不解,李殊淡淡一笑,看向幕清,说道:“我想你姐姐对你讲诉过幻魔碑的作用了吧。”

  幕清面容上没有之前苍白之色,红润不少,见李殊将问题扔给他,幕清自信一笑,站起身来,沉吟片刻便徐徐说道。

  “这幻魔碑乃是冰横老祖托一名好友锻造而成,虽只不过是一件玄阶武宝,但碑内刻有法阵,可以让人进入幻境,面对心魔。”

  “只不过经不起时间的消磨,这法阵也发挥不出以前五分之一的威力了,但依旧有能力让人看破心魔。”

  “如果破处心魔,那么在修炼道路上自然畅通无阻,但被心魔主导,那么便会走火入魔,疯疯癫癫;虽然这幻魔碑还没有这种本事,但依旧很强悍。”

  “幕清说的很好。”李殊点了点头,目露赞赏。

  “但我要补充一点,这幻魔碑虽无法让你们破除心魔,但能够让你们看出自己心魔本源所在,这考核虽是考核,但也是一种机缘,我冰横宗送你们的一场机缘。”李殊眯了眯眼,似乎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语气有着冷冽的说道:“因为这幻魔碑,就我冰横宗拥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佚之阳 说:

兄弟们,求各种。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