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朦白,毫无色彩,一只雪鹰飞跃重重雪山,落在一处山门的石碑上。

  成年人般高大的石碑之上,龙飞凤舞般的冰横宗三个大字,散发着莫名的气势,让人心生敬畏。

  至少,此刻在冰横宗山门前,被人扫过积雪,露出切割好数块面积相等的正方形组成的空地上,数百名前来参加冰横宗招收大典是这么认为的。

  在石碑的一旁,是一条犹如通天般可以看到微微大殿楼顶的台阶,台阶两侧则是被皑皑白雪压弯枝叶的树木,看不出品类。

  “这冰横宗不愧是九溪国三宗之一,观这山门大碑,就有一股沉重的压迫感。”

  “那可不是,单门两阁三宗之威名,连九溪国君都不敢触其威严,更是听说,九溪国君将自家子嗣扔入各大宗门中修炼,而第三皇子就是冰横宗十大内门弟子的存在。”

  “…”

  这次招收大典的考核官还未到来,数百名参加者不由闲聊起来,虽有些不熟悉的,但聊上两句也就认识了。

  “这是哪来的山野之人,竟敢挡在本少前面,不想活了是吧?”一声充满恼怒与厌恶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本就不太平静的水面犹如进了一颗落水雷,水面激起更加沸腾的莹莹水花。

  不少人停下了闲聊,看向声源处,只见一身华贵锦衣的富家少爷带着两名狗腿子,正与一名一身粗布麻衣,腰间挂着一柄带鞘刀刃,有段时间没洗过的干枯蓬乱的墨色长发随意用根草绳束在脑后,年龄大约十五六岁,面目清秀还有些许稚气未褪去的少年怒目相对。

  “那不是临冰城的林家二少吗?听说这林家二少在临冰城玩闹的狠,得罪过不少人,如果不是有着林家这庞然大物,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有些武者来自临冰城,见到那名锦衣少爷,不由惊呼。

  “临冰城我也去过几次,林家二少的威名我也听说过不少,桀骜不驯的很,看来这山野人要吃些皮肉之苦了。”

  “放心吧,此等好戏在这里是上演不成了,这里是冰横宗的山门,就是林家老祖林镇威也不敢在这撒野,他这林镇威树下的小苗,又怎敢随意造次…”

  粗布少年微微皱起眉头,他不想惹是生非,更何况是在冰横宗的山门前,所以他移了些步子,让开了道路。

  也正因为这移开的步子,让一些人看清了少年的面容。

  “咦,那山野小子看着很是眼熟,感觉见过几面,在越城的时候…”有人看清粗布少年的面容,惊咦一声,语气中充满迷惑。

  “嘶,那不是越城莫家的平庸少爷莫寒吗?”有人认了出来,倒吸口冷气,脸上有着惊色。

  “你这么一说我到记起来了,还真是;听说他为了突破练体三重,去埋骨岭历练去了,时隔两年没见,还以为他身死埋骨岭,没想到竟没死。”不少来自越城的武者面露恍然之色。

  “这埋骨岭虽不是什么险地,但并不是一个练体二重的武者能够随意闯荡,这莫寒能够活着出来,应该没有深入。”

  这人还真没说错,莫寒确实没有深入埋骨岭,只不过在外围徘徊,用埋骨岭外围的低阶骨煞来锻炼自己,寻求极限,来达到突破练体三重的契机。

  两年时间,莫寒在埋骨岭外围不知道斩杀了多少低阶骨煞,才让练体二重的境界有所松动,从而达到练体三重。

  只不过,其中还有一部分助力,才是他能够进阶练体三重的重要契机。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错过了回到越城同莫家前往山水阁的时间;各大宗门的招收大典五年一届,莫寒不想错过,只能就近舍远,来到这冰横宗。

  莫寒孤身到此,不想惹什么麻烦,但并不代表怕麻烦。

  见莫寒老实的移开了道,林业有股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心中的闷闲比之前更甚了些许。

  “说让就让,这越城莫家也不过如此。”实在闷闲的历害,林业不由不屑的喃喃一声。

  不知是不是林业刻意为之,声音不大不小的进入了莫寒的耳朵,让他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目带冰冷,冷冷的看向林业。

  “怎么,不爽?”林业见莫寒如此反应,没有被发现做坏事的心虚,反而不屑笑道:“莫家能够成为越城三大家族,我看是你莫家家主走了狗屎运,才能坐上三强宝座。”

  莫寒眼中一股杀意肆虐,右手轻缓握向刀柄,冰冷说道:“如果你在诋毁莫家,莫怪我刀兵无情。”

  其实林业也没说错,在莫寒只有三岁多的时候越城三足鼎立,只不过这三家之中并没有莫家,那时的莫家只属于仅次于三家的存在,只要一方垮台,随时就可以取代,也因为许家莫名垮台而成就了莫家。

  林业嗤笑一声,似乎并没有将莫寒的话放在心上,反倒满是挑衅说道:“早就听闻莫家八极拳历害非常,开石断铁,八响齐出更是堪比黄阶中品武技,今日正好试试是不是真如他人所说的那般历害。”

  武技分天地玄黄四阶,每阶又分上中下三品,而林业口中的莫家八极拳是黄阶下品武技,如若练出八响,威力堪比黄阶中品武技。

  “我在五年前就不修拳法,但八极拳也略懂皮毛,对付你足够了。”莫寒右手松来了刀柄,淡然的垂下。

  “狂妄。”对于莫寒的轻视,林业面色阴沉,他一个练体四重的武者何时被一个练体三重的武者看轻过。

  “越城丘莫罗三家队伍早已出发前往山水阁的招收场地,这莫寒孤身在此也敢这般嚣张,还真是艺小人胆大啊,哈哈…”

  “这莫家平庸少爷还真是狂妄非常啊,这林业虽纨绔玩闹些,但境界没捺下多少,练体四重与练体三重,真不知道莫寒哪来的勇气与自信。”

  “这两年历练还真把莫寒改变不少,勇气足了,自信满了,装逼都有范了。”

  …林业越想越觉得丢面子,更何况还有一旁看戏的煽风点火,让林业更是怒火中烧。

  忍耐不下去,林业怒喝一声。

  “排空掌。”

  林业向莫寒飞跃逼近,右掌猛然拍出,虚空一震,气浪夹杂着一股掌力向莫寒轰来。

  “竟是林家的黄阶中品武技:排空掌,看林业的修炼程度,只怕已有小成境界了吧。”

  武技修炼分有入门、小成、大成、大圆满四境,别小看这四境级别,众所周知,在高考中高一分都能压死一群人,更何况这武技境界呢。

  “这林业还真是不给活路,一上来就出杀招,不知这莫寒如何化解眼前危机。”

  “就凭他?别开玩笑了,在越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莫家平庸少爷的名号,资质平庸,天赋平庸。”

  “当初更是卡在练体二重五年之久,要不是外出历练,我看起码得卡七八年才能到达练体三重,哈哈…”

  一旁的闲言闲语没有去理睬,莫寒看着逐渐在眼中放大的手掌,双眼一眯,垂下的右拳猛然握拳;握拳的刹那间,一连八声犹如闷雷炸响,让看戏的众人面色一变。

  “九极拳。”莫寒轻喝一声,出拳之间,又一声响声响起,这一声不似之前八响那般微弱犹如闷雷,这声更像是晴日惊雷,响彻天地。

  “第九响!!”

  临冰城并不是林家自家独大,幕家作为临冰城另一庞然大物,其实力比之林家还要强上不少。

  在这围观人群之外,三名少年端坐在一块没有被白雪覆盖的巨石上,其中一名身穿白衫,面容俊美的少年听到这第九响,面露惊色,惊道。

  八极拳也算不得是什么珍贵的武技,几乎可以说只要有钱,在各大宝阁之中就可以买到抄本,但修炼起来就没有这般容易了。

  这八极拳虽名叫八极拳,但其也名九响拳、九极拳;最后隐藏了一响…

  “一响入门,三响小成,八响大成,九响…”幕清深深的看了莫寒一眼:“大圆满。”

  “幕少,这莫寒也不想传闻中的那般平庸不堪吗,看来这次林业是踢到铁板了。”幕清左侧,身穿乌色衣衫的少年看了林业一眼,似乎已经知道结果,对幕清笑道。

  “这莫寒虽有九响拳,但林家的排空掌也不是吃素的。”幕清摇了摇头,看着场内力量碰撞的拳掌,不由好奇起来。

  乌衣少年沉吟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而在幕清右侧的青衣少年,愣愣的看着使出九响拳的莫寒,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澎…”

  在众人凝重的目光中,拳掌碰撞在一起,一声闷响传出,紧接着一股气浪向四周咆哮而散,四周众人不由面色微变,连连后退几步,以免被殃及。

  “这就是你的略懂皮毛?”一股巨力在掌心沸腾,一时间林业面色变幻,明明有着大圆满的八极拳,硬是被莫寒说成略懂皮毛,如果他排空掌没有小成之境,莫寒这一拳几乎可以将他打残。

  莫寒淡然的看了林业一眼,右拳猛然又增加一部分力气,林业还以为莫寒竭尽全力,没想莫寒还有力气,让他措手不及,直接倒退数步。

  两名狗腿子连忙挡住后退的林业,止住后退的步伐,林业将两名狗腿子推开,面色阴沉的指向莫寒。

  “你…”

  林业还未说出接下来的话,一声历喝传来:“这里是我冰横宗的山门,不是你等切磋打斗之地。”

  只见,在一条犹如通天般的台阶上走下一道身影,这是一名面目严肃的中年男子,虽没有散发出什么威势,但莫寒却感觉在面对一头凶狠巨兽,那股莫名的压迫感让他面色一变,心头一震。

  凝真境。

  荒古大地,广阔无垠,在这个武者遍地,强者为尊,弱者苟延的世界,有着充分的境界划分,前有练体九重,后有凝真境,之后更是有着移山填海的大能之境。

  而眼前的中年男子正是一名凝真境强者,几乎用一根手指,就能戳死他的存在。

  中年男子严厉的目光扫了莫寒、林业两眼,朗声道:“今日是我冰横宗招收大典之日,我是这次招收考核的考核长老李殊,如果有人闲着无事,一时技痒,想要切磋切磋,那么我奉陪。”

  u看k正d版i章节上酷!匠网im

  这句话,明显是对莫寒与林业两人说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佚之阳说:

新人新书,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