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到一旁就不在搭话,他也没有在说,而是直接将那带血的衣服撕开,我被这刺耳的声音吓了一跳:“你要做什么?”

  他的额头冒出许多的汗:“去,帮我把这个弄湿。”递给了一块他刚刚从衣服上撕下来的碎布:“在麻烦弄点水给我。”

  “嗯,弄好了。”我将那块湿透的碎布递给他,不经意间看见了他那脱光的上身,那上身居然...居然全是疤痕!不由得蹙了一下眉头:“你身上的那些疤痕是怎么来的?”

  在清理伤口的手停了下来,突然凑近我:“怎么,曦儿是担心了?”我瞬时就把头扭在了一旁:“真是自恋。”在白他一眼。

  我就这样坐着没说话,而他也正在清理这伤口,整个山洞安静的只能听的见我们两人的呼吸声。清理伤口的他不时的皱起眉毛,笨拙的样子实在是让我看不下去。

  !●酷匠网;唯¤一正,S版$~,kv其#他{&都是l盗\4版*4

  “拿过来吧,我帮你吧。”

  他看着我许久:“喂!还要我清理吗?”这才反应过来把手里的布给了我。

  我将他伤口上的淤血清理掉,看着他胸口的这个窟窿,我不禁产生了疑惑,被刺的这个位置是心脏,按常理被刺中心脏不就都会挂了吗,为什么他没有?

  “曦儿啊!你就那么希望为夫挂了啊?嗯?”突然钳住了我的下,硬是让我对视上他的眼睛:“你什么时候才能想起呢。”深深的看了一眼后才放开我,等一放开,我便将手里的东西甩到他身上:“自己弄!”真是的。

  “呵呵!”轻笑了一声,将那块布一扔,扔在了我的头顶,我一把扯下准备发怒,便看见他左手聚起一个光团,靠向伤口,伤口在以肉眼看的见的速度,迅速的愈合,然后只看见一个痕迹,在然后就连痕迹都看不见了!这是为什么?有这种法术为什么身上好有那么多的疤痕,我就静静的看着这眼前的一幕。

  过了一会儿那团光消失,他在原地转了一圈,马上连衣服都换好了。而一旁的我,头发是乱的,衣服也是湿的,我看着这个眼前的这个人,内心说不出的感觉。

  好累啊...我正想靠在一旁的石头睡一觉,谁知道,一把被拉了起来:“这里不安全,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神色严肃,然后迅速的在我的身上划了一下,我的衣服干了。

  “怎么了,这里不是很安全吗?”我摸了摸脑袋,这里看起来很安全啊。

  “那个家伙会随时找到这里,他现在游离于六界之外,虽然法力受限,但是没有几个人可以制服的了,遇上他会麻烦的。”。一边拉着我,一边告诉我这些。

  “啊!为什么没有人可以制服的了他”我不解。

  “这个没有人知道,我知知道当年你和他大战之后你们就没有下落,现场一片狼藉。”说着说着,一下子抱起我飞了起来,这时我听见了背后令人惊悚的声音:“陆妘曦,陆妘曦!出来吧,你是逃不掉的。”

  我惊慌到:“他...”刚说出一个字,就被这家伙给稳住了,我恼怒的瞪着他。

  “不要出声,会把他引过来。”然后又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没有动嘴怎么会有声音呢。

  “不要惊讶,我现在是以狼族的秘术在和你说话,你要说什么我都清楚,所以现在我最好不要发出声音,那个家伙很难缠,我们要先离开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