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刚刚睡着没有多久,我就开始做梦。梦里就像是肥皂剧一样的,浓浓的雾,像厚厚的棉絮一样,看不到尽头。没一会儿我便看见了一个女的,这个女的一头黑白相间的头发,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然后就看见一个男的。又是白头发,这年头妖怪他妈的都是白头发吗?我看着俊的让人窒息的男子,深情的看着那个女的,不知道说了什么,说来也奇怪,人在梦里是完全听不到对方是在说些什么的。

  我只看到,那个男的说着说着,那个女的就哭了。而且还哭得好厉害,但是哭的还没有一会儿,就来了一个长相特别凶的老年男子。他一到场,挥手就是一剑劈了下来。看起来要一剑劈死那个女的一样,我看着都吓了一跳,这么凶的还是头回见。

  然后就看见那个俊美的男的,拉起那个女的化作一道白光,向天上飞去。那个凶凶的紧跟在后面,然后就看到了悬崖!那个凶凶的对着他们就是一剑,就看见男的后背,出现了一道很大的刀痕。那个女的哭喊着,我就这样的看着,忽然间心口猛地一疼。我也因此从梦里面醒了过来,我忽然疼得满头大汗,疼得忍不住在床上打滚。

  疼了还没一会儿,脑袋又开始疼,脑海里突然像放电影一样,我看见一个满面愁容的老妇人,抱着一个孩子!然后我就看见了妈妈。妈妈的头上有两个,然后就看了血,还有一大片的尸体,

  “啊!”我疼得从床上滚到地上,外面听到了动静,立马冲了进来,就看见在地上打滚的我,我双手抱着头。

  绿衣:“娘娘,您怎么样了?”

  青莱:“我去禀告陛下!”

  绿衣本来想扶起我,但是,我不停的打着滚,想扶起我而我又不停的滚着。绿衣满头只能看着我在地上打滚。突然,她伸手在我身上点了几下,将我扶坐来,用手为我输着真气,刚开始我还觉得有点舒服,但是到了后来,不行了。

  我感觉我的身体内有两股力量在我的体内打架一样,我的好身体开始发热,胸口也越来越疼,头也一样,我觉得自己的好热。

  #R酷mH匠t网永*!久#免费}》看《‘小E说1A

  后面的绿衣满头都是汗:“这是怎么回事,娘娘的体内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它在抵抗我的内力。”

  我只觉得越来越热,忍不住大叫:“呀!”背后的绿衣被我这一声直接震飞,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我瞬间觉得我的力气就像是被抽干了一样。胸口还在继续疼着,但都比不上头的疼。我的脑袋就像是在放短片一样。看见了我的童年,还有妈妈...最后我觉得自己的喉咙一股腥味,我看着天花板,慢慢地变得模糊,身体缓缓地往后一倒!一道白光瞬间冲了进来,一脸的焦急:“曦儿,曦儿!”

  正准备为我输真气,却被绿衣叫住:“陛下,等一下!娘娘...娘娘她..”又看着趴在地上绿衣.

  “这是怎么回事?”

  “绿衣也不知道,但是陛下,不能为娘娘输真气.”艰难的说完这句,就晕了。

  妤皱着眉头,将我放到床上,把了把我的脉,让后就脸色大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