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准确的来说是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醒来后又没看见人,小心地叫了几声:“喂!有人吗?”然后又看到自己手脚上的绳子:“等我弄开这鬼绳子,我一定要在他脸上留两个拳头。”

  D最5\新e章1X节*上tB酷匠网

  “你就那么喜欢打人脸啊。”只见一剑紫袍穿着黑靴的男的进来,没错就是这个这个家伙绑了我。

  我也不甘示弱:“有本事别使用你这些本领,堂堂正正的和我打一场。”

  他看着这我愣了一会儿,不禁失笑:“哈哈!就算我不用法术,你也未必进得了我的身啊。”说完就坐到床边上,顺了顺垂在胸前的头发。

  我直直的白了他一眼:“刚才谁被被我打来着。”

  他继续顺他的头发:“那是你偷袭!我没有防备。”

  我嘲讽了一声:“那不叫你没有防备,叫掉以轻心。”

  暮皙:“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这绳子暂时是不会帮你解开的,而且你也解开不了。”

  “不就根破绳子吗?我就不信破不了。”

  他用手暧昧的,好吧暂且就将他这种行为称为暧昧吧!暧昧抚摸了我的脸颊,弄得我不停的往后缩,忽而有用深情的眼神看着我:“妘曦!我们就待在这里做一对令人羡慕的鸳鸯可好?”

  这话一出,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五雷轰顶一般,头晕得很。这段时间到底是怎么了,我要回家,却被那个人带到这里,说是王妃,就没看到有那位王妃像我这样,还没两天就被劫走,最要命的是,这个人压根就是把我捆在这里,至少那里是困,不是捆,我现在手脚都被绑着,行动都不便,基本的行动都很不方便。自从遇到那个人开始就没发生过几件好事,我今年是被霉运附身了么。

  “妘曦,妘曦!”,我对面前的这个人开启了免打扰模式,对他的一切进行屏蔽。我索性躺下,心里面百味杂陈。不知道怎么办,我现在想反抗,可是我只是个人,对方可能是妖怪,随随便便动一根手指头我就完了。

  “妈妈!我该怎么办,怎么做,我才能回去...”我闭上眼睛,彻底屏蔽掉床前的那个人,结果...谁知道...我才闭上眼睛还没几秒钟,一个湿湿的,我猛地睁开眼睛,啊!我居然被亲了!他亲在我的额头上,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撞过去,我只听到“咚”的声音,啊,我的头好晕啊。

  “不就是亲你下吗,至于这么激动吗?”一脸的挑逗,看得我我浑身一颤:“你要是不管住你的嘴,在这里乱亲,小心我针缝了你的嘴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哈哈!你生气起来还蛮可爱的嘛!”又在我的脸上揩了一把油:“把你的手给我拿开,不拿开我就剁了你的。”

  “哈哈哈...”

  几个会儿,我彻底的败了下来,不管我说什么,他都是:“哈哈哈...”不停地笑,笑笑笑,有那么好笑吗?我气的干脆躺下睡觉,拿着背对着他。

  暮皙:“真生气啦?真生气啦?”我在后面握着拳头,看不出来,我现在很生气吗?现在要是给我松绑,我绝对要把他打得满头是包!

  “真生气啦?”...我忍。

  “生气了?”我继续忍。

  “真的生气啦?”忍无可忍了啦,终于我被气的爆发了:“你是不是傻?一个人生气难道看不出吗?滚!”

  被我这一吼,他的脸色立马就有点不好看了:“额...你先休息吧.我去...准备吃的!”

  估计都是被我这一吼吓到了.哼!谁叫他这么啰嗦!人家生气了,还在那里问问问.用我妈的话说就是欠打了.妈妈!一时间又想到了妈妈,我的泪水就不停的往下流,妈妈,都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自打我出生就没有见过我的父亲,是妈妈一手带大的我,现在我不在,妈妈肯定很着急。怎么办,我看看了自己手上的绳子,不行!我不能就这么被捆着被困在这里,现在,我得想个办法弄开这些绳子,可是我在房间里看了,没有什么比较锋利的东西,这想找东西割掉它都不行,这可怎么办。

  就在我烦恼的时候,我又看见了那个我。

  “你,,,你想干嘛?”我试探的问了一句。

  另一个我:“现在做好,跟着我一起念。”

  “啊?”我的头顶竖起了大大的问号。我不知道她从哪里来,每次都走得很匆忙,我都来不及问名字,所以也只能暂时把称作为另一个我吧。毕竟跟我长得太像了,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好了你不要在发呆了,再不解开你身上的绳子,暮皙就要回来了。”

  “啊!你认识他吗?”

  “月,根源,开!”听的我一头雾水,这是什么跟什么啊,我的天!

  我当然也别无选择,只能跟着念:“月,根源,开!”这真的可以解开着个绳索,看着我都有点悬。结果,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绳子就自动掉在了地上。

  我惊喜的看这地上的绳子:“太好了。”

  “你现在别高兴的太早,以你现在的能力,逃出去都不可能。”

  “啊!那...”我一脸的疑惑看着她。

  “我希望你能够去妤那里。”说着一脸的忧伤。

  “哎!你没事吧?嗯..那个...妤是谁啊?”他没有答话,我想了想,该不会是吧。

  “你以后会知道的,现在你要做的就是阻止妤和暮皙。”

  “哎!这就算了吧!一个我都阻止不了,还阻止两个...不去不去,而且你都没告诉我妤是谁,如果是他!我绝对不去,我现在巴不得有人替我收拾他。”对的我现在巴不得有谁来收拾那个带我来这里的人,还有这个捆在房间里的人,现在正和我意。等他们两个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我就开溜。

  “我劝你打消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就算你现在逃出去了,他们两个一个是魔界的至尊,一个地妖界的至尊,这里也不是你的世界,无论你逃到哪里,你都会无所遁形。”我听完不由的皱起眉头。

  “而且暮皙亲自到妖界,在妖王的寝宫内将你劫走,这无疑是在挑战妖王的位置,如果你不去阻止,妖界和魔界就要发生大战!到时候你自己可以想想,那后果是怎么样的。”

  听完我就愣了:“这好像不管我的事吧。”

  “你说什么?”瞪了我一眼

  “啊...我是说,这后果很严重吗。”

  “这后果当然很严重...”突然间,她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我没有多少时间和你说,如果你想知道,问妤就行了。”说完拉着我的手就往外走。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这里的人个个都神经兮兮的,好都是说到一半,有吞回去,真烦!

  她一路拉着我,我就这样被拖着,我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因为雾实在是太大了,走了一下,我就听到一个声音:“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感到我这里劫人。”

  “啊!怎么办!他追过来了。”只见她眉头紧锁着,让后说:“你站稳了。”

  然后...我猝不及防的被一掌打飞:“这站稳有什么关系啊!”

  我以为我会很快就会掉到地上,结果,我半天才反应过来,我是在往天上飞,我看到那刻山顶越来越小:“啊...救命啊!”然后我就想自由落体一样:“这回算是真的玩完了.”然后我就看着自己往下落,,在往下掉还没几秒钟,我就被人接住了!我算是松了一口气!

  “啊!谢谢你...呵!怎么会是你!”居然是他。

  “曦儿!这些天怎么样了?”

  “你...你你你你放开我,放我下去!”

  “曦儿不要闹,这里是高空,你要是乱动,我们两个都会掉下去的.”

  由于我看到他实在是太激动啦,我没有理会他说了什么,我一个劲的乱动后果就是,我们一起掉到了海里。

  掉到海水里的滋味可不是好受的,我当即就被一口海水呛得咳个不停。

  “曦儿!你没事吧?”他游过来拉住我。此时的我被海水呛得咳个不停,没有空理会他。他拉住我后,一跃而起。我们瞬间就回到了地上,而我还是在哪里咳个不停,见到我这个样子,他惊慌道:“曦儿,你怎么样了?”顺了顺我的背,可是我被这口海水呛到肺了,现在根本就停不下来。

  见到我的脸色越来越差,赶紧的为我输了真气,我这才缓过来。

  等我缓过来后我的第一句话是:“你来这里干什么?”

  “你是我的妻子,在我的寝宫内被劫...”

  “等...等...我不是你的妻子。”我纠正着他。

  “曦儿,你还不明白吗?”

  “我明白?我要是真明白,你就把之前的事情告诉我啊。”我瞪了他一眼!要是真的明白现在就不会这么晕了。

  “你...”一脸的疑惑看着我,“你刚刚不是有法力了吗?”

  “有法力?我是被人给扔上去的.”

  “什么...那刚刚明明就是你的...”

  “我觉得你是真的找错人啦,我是跟你的妻子长得很像,刚刚就是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人把我扔上来的...”

  “这不可能!”

  “大哥,你要说几遍啊,我真的不是你的妻子,你的妻子还活着,只是你找错人啦。”

  “不...这不可能,刚刚明明你发出来的光,才把我引到这里的!”

  “你爱信不信。”我转身就走。

  “曦儿,你要去哪里?”

  “我要回家不要跟着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