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我的心里非常的激动,我居然碰到了三国里有名的谋士,(郭嘉是三国里曹操帐下谋士,和荀彧、贾诩、周瑜、庞统、诸葛亮、袁方、并称为水镜八奇,第八位仍然未知,可能是徐庶。)

  郭嘉就是和诸葛亮比也不逞多让,我还是忍着激动的心理说道:“奉孝啊,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汉中啊?”

  UZ最-;新章u;节$…上$酷H匠"网。

  郭嘉淡淡的说道:“为先,容我考虑考虑。”

  此时郭嘉心想到底要不要去呢?不去吧又会说我是个不懂报恩的人,去了吧,又可能会被余为先困着汉中,就算可以出来我也不好开口吧,算了还是跟着去吧。

  此时郭嘉淡淡的说道:“为先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此时我的心情非常的好,如果在余军面前有一扇窗户,他一定会对窗户外边大叫。

  我忍住激动说道:“那,奉孝啊,我们就一起去汉中吧,此后还要请你多多指教。”

  郭嘉淡淡的说道:“恩,我会的。”

  此时我心里感慨万分,因为简简单单的半个时辰就让我间接收了郭嘉这个三国有名的谋士,以后我一定要争取把郭嘉给收到我的麾下。

  传令下去,继续赶路我淡淡的说道。

  洛阳城董卓府

  回禀丞相,李儒先生求见,一个家丁说道。

  此时董卓心想这个李儒来干嘛?莫非是因为为先的事情?

  董卓忍住好奇心说道:“让李儒进来,我倒要看看这个李文优想干嘛。”

  “是”家丁说道。

  “李儒参加丞相”此时李儒压着愤怒的说道。

  此时董卓心想这个李儒不会真的是为了为先来的吧。

  李儒心想我倒要看看这个董卓给我什么理由,来说服我。

  董卓强压这心虚的心理说道:“文优啊,你找某家干什么?”

  此时李儒心想你还有脸问,你这头大肥猪,身子肥也就算了,脑袋也傻,白白的送给人家一座易守难功的坚城,你还好意思问我?

  当然李儒不敢正面和董卓说这些话,只是淡淡的说道:“回禀丞相,儒此次前来是为了余军的事,不知丞相给了余军那座城池啊?”此时李儒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和董卓说话,可见董卓在朝廷众臣面前有威言。

  并且朝廷众臣非常的害怕董卓,此时董卓淡淡的说道:“哦,你说为先啊,我送给了他汉中,你想想汉中是多么缺马的地方啊,我就不信那个余军能在汉中组建一只骑兵。”

  此时李儒心想唉,这个董卓啊,怎么这么蠢啊,白白的送给了余军一座坚城啊,我怎么投靠了这么一个白痴啊。

  但是李儒不敢明着说,只是淡淡的说道:“丞相啊,你知不知道汉中虽然缺马,但是汉中最不缺的就是钱啊,丞相啊,你闯大祸啦,你不该给余军汉中的,你给什么也不能给汉中啊。”

  此时董卓也慌了连忙说道:“文优啊,为什么不能给汉中啊?我觉得挺好的啊。”

  但是李儒说道:“唉,算了,这都是命,注定余军一生不平凡。”

  汉中城下

  走了三天,终于到了汉中城下了,这时候原汉中太守刘海早早的就在城下等着我,看到我一脸恨意,但是过了一两秒又消失了,可见这个刘海城府有多深,但是这一幕还是被我捕捉到了,谁叫我前世是一个特种兵啊。

  此时我心想这个刘海不能留,因为就在以前这个刘海得到汉中之后,就割据一方了,先前已经来了很多个被董卓认命的汉中太守都被他暗中的杀掉了,所以我必须提防着他。

  我上前去和刘海握了握手说道:“刘太守,以后你就当我的助手吧,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啊。”说到多多指教的时候我故意把字读重了。

  刘海心想这个余军太猖狂了,我必须马上把他灭了,要不然我睡觉都睡不安稳。

  刘海强忍出愤怒说道:“恩,好,我会的,我一定会指教你的。”刘海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也学我一样故意把指教两个字读重了。

  我心里一阵冷笑心想看来我以后在汉中不会安宁了,因为有刘海这个小人,他肯定会暗中刺杀我,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那我就太冤了。

  所以我必须先发制人,先下手为强,把这个刘海给杀了。

  随后我们进了汉中城,汉中城里面不能说很繁华,反而还有很多难民,老百姓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个个流离失所。

  我心想这个苏固到底昏庸到了什么程度,汉中明明就是一个非常繁华的一个郡,怎么被刘海弄得乌烟瘴气。

  此时我强压着愤怒说道:“敢问太守,这些流民难道你就不管的吗?”

  苏固装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脸色说道:“哦,你说这些刁民啊,他们自己活该,自己吃不上饭管我什么事,还天天跑到我的太守府来闹,说我是昏君,还说我你自己的床睡的安稳吗?”

  我心里冷笑想道呵呵,这个苏固出了心狠手辣之外,还是一个无恶不作的一个人,老百姓去闹,肯定是因为他征收的粮食太多了,弄的老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还有的活活饿死在街头。

  我强压着愤怒说道:“请问太守,你难道就不管那些流民了吗?”

  但是苏固好像没听到我说的话一样一直往前走,直到走到了太守府才停了下来,对我们朝了朝手说道:“好了,为先不要管那些流民了,快进来坐,我们详谈。”

  我心想这个苏固不会是要把我骗到里面,然后把我杀了吧,我也不知道他武功的深浅,如果是一个高手,我不就哭都不知道往那哭。

  但是我还是走上前去,一直走进了太守府,因为张辽在我身边,我还怕啥,必要的时候我们合力杀出一条血路就可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