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大哥二哥三哥我跟你们说我都打听好了。”田杰笑着推开餐厅的大门望着门外:“学校餐厅分三层,第一层是普通区,这层的伙食经济普通,有家常小炒、各色小吃和国外家庭常见的普通食物;第二层就比较高档了,鱼翅燕窝、海参贝蟹,应有尽有,前提是价格较高:三层是包间和教师餐厅。我们去二层好了。”

  “哎,帅哥哎!”离田杰不远坐在一张餐桌前的女生轻轻拍了拍身旁的同伴一脸花痴的望向田杰。

  “切,不就是个小跟班吗?”同伴嗤之以鼻冷笑着望向门口:“他等的人才是大鱼。”

  “我怎么没这感觉?”女生柔荑捋了捋身前的秀发清澈的双眸带着点点清纯随同伴的目光望向门口。

  “阿杰,你二哥刚才可说了,要大鱼大肉外加烧酒。”带着淡淡友善嘲讽且充满磁性的笑声声音由远及近。

  坐在大厅的男女闻声目光纷纷聚焦在餐厅门口。

  ‘哒哒’此时人群中一阵急促的高跟鞋于地面敲击地清脆声由远及近。

  “嗯?”田杰闻声下意识回首。

  “哎,是闻人幻珊!”于田杰擦肩而过的两名男生停下脚步目光随高跟鞋声望去不由一愣。

  只见闻人幻珊上身一件敞胸的机车皮衣,里面一件纯白印有英文字母的T恤被两座圣峰高高撑起露出脐下的蛇腰,下身一条紧身的皮裤于高跟皮靴将下身紧紧包裹,全身带着一阵香风朝田杰于两名男生擦肩而过。

  此时,萧风三人笑着走进餐厅。

  ‘叮’一张餐桌的一名女生手中的餐勺脱手落在餐盘上顿时汤汁四溅。

  “嗯?”三人望着呆立在餐厅的人群不由一愣。

  “我们做错什么了?”宇文夜下意识望向萧风两人。

  卫天南耸耸肩:“没有吧?”

  “主人。”此时闻人幻珊走到萧风面前微微低首:“我在三楼已经定好包间了。”

  “哎,风,不是说好我请的吗!”田杰回过神脸色带着点点不悦。

  “我也没说让我主人出钱啊。”闻人幻珊如同看白痴般望着田杰。

  ‘呃’田杰脸色一红。

  “幻珊。”萧风剑眉一挑:“杰,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舍友,不准这么无礼。”

  “啊?没有没有。”田杰回过神连连摇首:“这不怪她,风你就不要责怪她了。”

  ‘嘿——’宇文夜从田杰身后窜出右臂肘部一把夹住田杰的脖颈戏谑一笑:“怎么,看上她了!”

  ‘呃——’田杰双眼猛一上翻‘啪’‘啪’双手连连拍打着宇文夜的手臂。

  “夜,快松手!”卫天南于萧风一惊连忙朝两人跑去。

  ‘嗖——’一道破空的风声传入萧风四人耳畔。

  宇文夜瞳孔一缩松开手臂一把将田杰拉的身后左手一挥‘啪’‘叮’一块碎裂的冰针清脆落地。

  \-酷匠网\唯:f一y0正版,●其.他+U都`4是盗;版

  众人聚到宇文夜身旁,闻人幻珊望着地上以化为冷水的冰针抬首望向萧风:“只是普通的凡冰。”

  “尼玛的,是谁!”宇文夜抬首望着楼上。

  ‘咳咳’田杰干咳着望着众人:“二哥你打算勒死我啊!”

  “人在上面吧。”萧风淡淡一笑。

  闻人幻珊会意的转身朝二楼走去。

  三人对视一眼会意的点首。

  “大哥,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田杰狐疑的望着三人。

  卫天南咧嘴一笑:“呵呵,哪能啊------”

  “是啊。”萧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啊!”卫天南一愣。

  宇文夜瞳孔微微一缩悄悄在萧风耳畔传音:“风,你干什么!现在还不能告诉阿杰我们身份!”

  萧风面色不改的搂住田杰的肩膀淡淡一笑:“只要你今天中午请我们吃好了,满意了,我就告诉你,成交?”

  “还是三哥好。”田杰淡淡一笑:“爽快,OK,楼上的走起!”

  “走啊!夜不是饿了吗?”萧风朝卫天南两人淡淡一笑悄悄在两人耳畔传音:放心,避嫌远疑,我有分寸。

  卫天南两人对视一眼微微点首。

  宇文夜朝萧风两人挥挥手:“哎哎,等等我啊!大哥快跟上啊!”

  “好的好的。”卫天南笑着连忙追向两人。

  餐厅二层靠着外围栏杆的一张餐桌前一身材高挑的女生优雅清冷的望着楼下,左手搭在餐桌上修长的中指轻轻伸展划过桌面‘咔’桌面随声沿着中指的划痕留下一根锋利的冰针。

  突然,一柄漆黑的牛角弯刀缓缓从女生凝脂般的后颈探出指向女生的脖颈。

  “这就是你们修真者的作风吗?”女生左手食、拇二指缓缓捏起桌上的冰针。

  “我可不是修真者。”闻人幻珊冷笑着柔荑微微一动刀锋离女生的雪颈更近一分:“冷寒珊,收起你那种无知的冷傲吧。今天我是在对你好言相劝,明天我可不保证我的‘鬼牙’不会割断你的脖子。”

  冷寒珊丹凤眼中的秋眸猛然睁大瞳孔一缩‘咔’冰针的针体随声瞬间涌出五道狭长冰凌在空气中迎风而长刺向闻人幻珊。

  ‘哗’一道无形的风劲由下向上迅猛的在闻人幻珊面前掠过‘咔’将闻人幻珊面前的冰凌尽数折碎。

  冰凌化为晶莹的玉屑在半空缓缓上升,冷寒珊目光望着桌上的一杯咖啡,透过咖啡上的倒影看着缓缓飞起的玉屑望着一脸玩味笑容的闻人幻珊。

  “不要白费力气了。”闻人幻珊望着冷寒珊伸出柔荑捏着杯耳优雅的将其端起但杯内的咖啡却泛起阵阵涟漪不由冷笑。

  “只要有水。”冷寒珊优雅一笑秋眸环视四周。

  “不用看了。”闻人幻珊冷笑:“这是属于我的领域空间,没有别人。”

  “那------很好!”冷寒珊端着咖啡突然朝前一泼,杯内的咖啡随之涌出在半空形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咔’水流弧线在空气中随之迅速凝结瞬息间化为一柄刀身优美的冰刀。冷寒珊一把握住后端的刀柄猛然转身低首持刀一挥。

  ‘呼——’一道轻柔的风声。闻人幻珊娇躯轻飘飘的朝后飞出数米脚尖朝地面一点缓缓落地。

  ‘咔——’冰刀刀身随声朝闻人幻珊射出数道连接着刀身的修长冰凌。

  闻人幻珊秋眸瞳孔微微一缩朝萧风幽幽传音:主人,我发觉冷寒珊的控冰能力很强,能够在有限的资源上发展无限的操控力。

  此时萧风正与众人走上二楼闻声望向传出阵阵具有闻人幻珊力量波动的空间气息。

  只是轻轻一瞥,萧风转身跟上众人的脚步:那她是什么身份?鬼?妖?仙?魔?还是神?

  闻人幻珊左脚支地娇躯朝后一侧躲开射来的冰凌:这一点是最奇怪的,我在她的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异界力量波动。

  萧风闻声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微笑:也就是说,她是------人,有意思,呵呵,真有意思,这个学校还有什么样的人物真让我有些期待,好了,稍稍警告她一下就回来吧,不然阿杰该起疑了。

  闻人幻珊冷笑:那又如何?他一介凡夫俗子凭什么阻挡主人的生活和作风?

  萧风笑着摇首:好了,好了,快点收工吃饭。

  闻人幻珊闻声甜甜一笑望着近在咫尺的冰凌右手一挥‘哗’冰凌随声粉碎:“我不玩了。”

  “你当这是在玩吗!”冷寒珊瞳孔闻声一缩声音异常冰冷刺骨。

  “在我眼里------”闻人幻珊望着冷寒珊调皮一笑:“都一样啊?”

  ‘咯’冷寒珊秋眸紧紧盯着闻人幻珊玉齿发出尖锐地声响:“总有一天我会打败你,而且这个时间并不遥远。”

  ‘欧’闻人幻珊一脸无所谓的应付着。

  “我会去山下的古墓,去找我想要的东西。”冷寒珊突然转身:“之所以告诉你是我不想被人抓住把柄说我作弊。”说着冷寒珊缓缓离去。

  “古墓!”闻人幻珊闻声秋眸内闪过一丝精光望着冷寒珊的背影不由的甜甜一笑。

  “古墓!”田杰惊异的望着闻人幻珊。

  “冷寒珊那个蠢女人打算去古墓?”萧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玩味的微笑:“有意思,真有意思。”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宇文夜望着卫天南与萧风。

  “风,你的意思呢?”卫天南望向萧风。

  萧风望着用火热目光盯着自己的田杰于闻人幻珊淡淡一笑:“去,当然去,我们要保护学姐,维护学校公共财产嘛,呵呵,当然要去。”

  “那好,吃完饭我们回宿舍收拾一下,校门口集合。”卫天南笑着拿起一只羊腿一口撕下一块上好的肥肉。

  “那------”田杰望着端起一杯烧酒的闻人幻珊弱弱的望着众人:“还喝酒吗?干脆就------不要喝了吧,小心------小心误事------那个大哥还------喝吗?”

  众人端着酒杯望着田杰:“你说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殷月霾影说:

  真心希望这次可以签约成功,学业什么的是指望不上了(我也没想指望),现在它就是我的全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