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雾散去后,狼人变幻一只狼犬,仓皇逃走了。夏天用手机向老师请了一天假,把绮梦背回了家中,路上,不少行人面面相觑。有的羡慕嫉妒恨,有的疑惑是不是人贩子……夏天一脸无奈的笑着应对过去。

  回到家中,把少女放到妹妹的床上,先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准备好一盆热水,把毛巾敷在少女的头上。“唉,最近怪事连连,搞得头都大了。”夏天站在阳台上无奈的叹气。

  夏天不知道,从某一刻起,他的生活已经彻彻底底发生了改变……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太阳很快盘旋到了上头,夏天换了一盆热水,重新,用毛巾敷上,看着那苍白而又精致的面容,夏天感到一丝心疼,用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液,这种无微不至的关心,他,只对她的妹妹做过。

  “哥哥 我回来了,我就知道哥哥在我的房……”推门声响起,在夏小幽的眼里看见的是哥哥那熟悉的动作,那种真切的关心和那忧虑的表情,可是,自己的床上却躺着一个陌生的女孩……这个女孩确实很漂亮,甚至比自己还要耀眼,一丝嫉妒之心油然而生……

  “哦,妹妹啊,你回来了!我遇到一个受伤的女生,但是我床味道不太好闻,所以就放到你这儿了,不介意吧”夏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绮梦脖子上的红魄发出红光,夏天的目光被吸引过去。

  “我……”妹妹的反应令夏天大吃一惊,“砰”,被妹妹身上的紫色气息震退到地上,刚准备坐起来,却被妹妹扑倒在地上。

  夏小幽的身上散发这邪恶紫色气息,两眼无神的看着夏天。

  “这个感觉?像上午的狼人……难道……”夏天隐约感到一丝不妙。

  小幽渐渐逼近,那独有的少女幽香再一次袭来,一丝恍惚,发现少女已经握住了自己的双手。

  “哥……哥哥,好香”

  少女露出一种渴望和痴迷的眼神,脸颊染上一种诱人的粉红。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了,鼻息都能感觉到……开什么玩笑,这是要被妹妹逆推的节奏吗,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

  双手用力,“什么?!竟然挣脱不了”正在惊讶于妹妹为何力气这么大,夏小幽渐渐逼近,露出粉嫩的小舌,“哥哥身上……好香”双手更加抓紧夏天的手臂,生怕夏天逃走。

  “嘶”夏天吃了一声疼。

  感觉有一丝液体滴到手上,夏小幽看见哥哥的右臂上绑带渗出血来,顿时清醒了过来,双手渐渐松开。

  “哥哥,你…你的手怎么了”小幽急得眼泪在打转。

  夏天松了一口气,微笑道:“没事的,小幽,在路上被不小心弄伤的”

  “对…对不起,小幽…又给哥哥添麻烦了”眼睛里夹杂着泪水,扶着受伤的右臂。

  夏天习惯性的摸摸小幽的头,“傻丫头,我怎么会怪你呢”

  “我…我去拿药和绑带”夏小幽擦了擦眼泪,起身小跑去书房了。

  ……

  ……

  “丫头!丫头!醒醒”在一个完全纯白色的空间里,响起了创世神宁峰的声音。

  中间位置有一座床,上面躺着熟睡的绮梦,“唔”绮梦揉揉眼睛,“咦,爹爹,你怎么来了,这是哪啊?”

  “这是你的潜意识,这是我是在创世炽羽留下的一丝神念,你之前强行催动身体的神力,大伤元气,本体在外面休息”创世神坐到她身边。

  “哦,是吗,好像记得有那么一回事,那我的身体现在在哪?”

  “那个为了救你,勇气可嘉的少年的家里,正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你呢”创世神微笑道。

  “额,那当然,不好好照顾我,等我醒来,非得咬死他”说着还模仿着咬人的动作。

  “你啊,淘什么气,人家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哼~”绮梦撅着嘴巴。

  “好了,我也不说废话,恭喜你,收集了第一块离殇的碎片。”

  “嘿嘿,怎么样,没让你失望吧”

  “可是,你不也受重伤了吗,怎么样,现在知道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我…”绮梦低着头,显得垂头丧气。

  创世神微笑着摸了摸绮梦的头!:“我还是那句话,尽力而为,量力而行,其他我自有安排,不过……”创世神顿了顿,“除了这次,我可不会在帮你了哦”

  手指轻触绮梦的额头,空间的光束越来越亮……

  “咳咳,臭爹爹,帮我疗伤还弹我额头……”绮梦从床上爬起,腮帮子气呼呼的说道,像个特大号包子一样,“咦,这里是?……”

  客厅,夏小幽在帮夏天解绑带,查看伤口,过程中,还有丝丝鲜血渗在外面。

  “哥哥,真的不要紧吗,伤口好像又复发了”小幽担忧的问道。

  “是…有一点痛啦,不过问题不大,死不了,你知道的,你哥我就是耐打!”夏天舒展眉头,微笑着。

  “对不起,哥哥,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记住,哥哥我啊永远不会生你的气。”

  “我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可是…我感觉…最近自己变得很奇怪,”小幽垂着头,“觉得看什么都觉得不舒服……看到哥哥……会有种冲动……脑海里总有个声音……以前的我不是这样的,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小幽抱住自己的头。

  没错,小幽最近的言行举止都很奇怪,之前身上散发的令人不安的紫色气息,和之前绮梦打倒的狼人一样……难道……

  )看b正Y#版,¤章,节J上l‘酷匠9g网

  “好香啊,什么味道啊”原来是绮梦的声音打破了兄妹俩的沉默。

  只见一个穿着洁白色连衣裙的少女从房间走出来,一副不给我东西吃就要饿死了的表情,两眼看着煤气灶上夏天煲的汤。

  “额,绮梦啊,你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