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群中跳出一个小女孩,细致乌黑的中长发,刚好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时不时松散的数着头发,显出一种别样的风采,洁白的皮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小小的红唇与皮肤的白色,更显分明,一对小酒窝均匀的分布在脸颊两侧,浅浅一笑,酒窝在脸上若隐若现,可爱如天仙。

  “绮梦?”

  “主上大人,不如让我去人界帮忙协助寻找魔镜碎片吧,”绮梦毛遂自荐道。

  “不可,你刚任神位不久,此行路途凶险难料,况且人界人心险恶,你年纪尚幼,无任何阅历,不可冒险。”创世神低声道。

  “没关系的,爹~”绮梦索性不叫主上了,“那人界结界对神的伤害颇大,越是强大的神,经过时一定会受重创,哪还有心力去寻找魔镜碎片呢,我呢,我不一样,那结界对我这种刚上神位的小神伤害微乎其微,我去当然最合适啦!”

  创世神还没开口,老者上前一步,“主上大人,众所周知,您是无法离开神界的,而梦神说的倒也实在,人界的结界对我们神王伤害比较大,若是强行为之,必会有所受伤,实在是不明之举,不如就让梦神去吧”

  “……我若派遣空间神去人界,毁灭神定不会袖手旁观,若是挑起两界纷争,必有一场浩劫,为了神界的安危,也许让绮梦去人界是最好的选择……”创世神心里思考着。

  “既然如此……”创世神拂袖一挥,身后的六片纶羽,快速旋转起来,其中一片飞向绮梦,“此乃创生炽羽之一,你拿着他,遇到危险方能化险为夷,望你好自为之……”众神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

  创世炽羽,乃是创世神创造神界时所幻化的羽毛,分别是创世炽羽(雷)、创世炽羽(火)、创世炽羽(大地)、创世炽羽(风)、创世炽羽(天空)、创世炽羽(混沌),又称创世六合,乃创世神神力所化,是至高无上的象征。

  “谢谢爹,额……主上大人”绮梦点了点头。只见创世炽羽,轻轻的插在绮梦头上。

  ……

  ……

  “你啊,这么危险的事情,偏偏要掺和进来”

  后殿,创世神无奈的摇摇头。

  “爹,女儿早就想去人界瞧瞧啦,为了不让爹为难,众神没有一个愿意去的,那女儿就幸不辱命咯~”在只有两人的情况下,绮梦很放心的叫了爹,“再说了,有爹的神羽保护我,有什么危险啊”绮梦依偎在创世神怀里。

  “傻丫头,就知道贪玩,你可知此行多么凶险”创世神扶正了身子,轻轻推开绮梦。

  “爹,那魔镜的碎片是什么样子,怎么收集啊”

  “你这丫头……什么都不知道还那么急着去做”创世神背过身子,缓缓说道:“魔镜离殇乃是魔界之主毁灭神由世间七种邪恶根源炼制而成,能看透世间万物,知晓前世今生,其神力不逊色我的创世六合,如今虽化为碎片,但每一块碎片其作用不亚于整个魔镜,如若沦落人间,引人争夺,必定大乱人世间。”

  “这么厉害啊,那我能找到吗”绮梦垂头丧气的说道。

  “现在打退堂鼓了?”

  “呃……”

  “其实你不必勉强,尽力而为就好,我早已有安排。”创世神摸了摸绮梦的头。

  “说了那么多,还是不相信我……不管了,我要怎样才能找到魔镜的碎片”绮梦气呼呼的说道,鼓成一个包子状。

  创世神张开手掌,飘浮着一颗质地通透红色的玉,“此乃红魄,遇到邪恶之息的魔镜离殇,便会发光,你寻找时带着它,会方便许多”创世神用神力把红魄幻化成项链,给绮梦带上。“好了,时间不早了,你随莫离去转轮镜台吧”

  “是,女儿这就去找莫离叔叔”

  另外一边,人界,虽然由于魔镜碎片的关系令夏小幽产生的第二人格渐渐影响着自己,但她发现只要哥哥在身边,另一个自己会安分不少。

  第二天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一男一女姿势怪异的躺在一张床上。

  “哦尼酱~哦尼酱,起床了哦”

  这是身为一个妹控必备的闹铃啊,关掉手机声,夏天看到一张熟睡的容颜,怀里的人眼睛禁闭,闭着眼的睫毛轻颤,以为她要醒,吓得双手赶忙移走,“真是的,怎么睡在这里”

  夏天嘟囔了一声,肯定是半夜爬过来了,对于妹妹恬静可爱的睡颜早已见怪不怪,自己可以说是把妹妹捧在手心里养大的。

  要知道,他和妹妹在初一之前都是在一张床上睡觉的,只是,现在妹妹长大了,早已分房睡,心里总有一种自己养大的女儿终有一天被夺走的失落感。

  本来还想叫醒她回自己的房间睡,只是手刚碰到他的头发,就看到她皱着眉头,脸在枕头上一蹭一蹭的,嘴里还在说些什么。

  听清楚后,夏天忍不住一乐,这丫头,居然在梦里还想吃自己做的酸菜鱼。

  伸出手把遮挡住她脸上的发丝拨到一边,又重新把被子盖好,自始至终,夏天目不斜视,再怎么可爱,也是自己的妹妹,可不能有昨天的想法了。

  怕吵醒睡梦中的人,轻轻关好门,一切动作都很静悄悄的。

  就在夏天的身影消失在门后,躺在床上的少女的身体分裂出一个较为透明的“夏小幽”,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重新回到夏小幽的身体。

  客厅的桌上摆着一份简单的早餐,精神抖擞的夏天穿着整齐的出门了。

  酷匠f网u永/久&=免P费@看小说#*

  今天是周末,夏天参加了义务劳动,要去公园,帮助老年人做事。

  哼着调调,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在路上,不远处,走过来一个男孩,他装扮奇特,深蓝色的风衣遮住了大半个身体,衣领拉的很高,头缩在里面,明明是夏至,却偏偏穿的很多,更奇怪的事,背后背着一把巨剑,与他衣服的格调相似,也是深蓝。

  心里感觉奇怪着,莫非哪个地方的演员下班没来得及换衣服?

  两人擦肩而过,一撇男孩的眼神,毫无波澜的眸子,一片苍蓝……

  夏天,不禁一阵冷汗,奇怪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