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本该是一家人共进晚餐的时刻,而杨旭毅却依旧同往常一样没有回家。直至夜半,杨家的电话才孤零零的响彻在房间里。

  女人穿着睡衣匆匆忙忙的从房间跑出来,接过电话,面带微笑礼貌的问道:“你好,请问哪位?”

  “蒋欣芩是吧!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天你来馨香咖啡厅对面小吃馆,我有东西给你。”话筒里传来陌生女人娇媚的声音。

  “你是谁,怎么会知道我名字?”女人诧异,再次警惕的问。然而对方并没有给她答案。

  “这个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明天下午四点,馨香咖啡厅对面,我会在那儿等你。”话筒里再次传来女人妩媚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女人已经不悦,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该说的我都说了,来不来那是你的事情。我想你不会不想知道你丈夫在外面干了什么吧!嘟嘟嘟……”电话里头忽然响起了一阵忙音,明显的,对方挂掉了电话。

  女人愣愣的坐在电话机旁边的凳子上,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她到底是什么人,目的又是干什么呢!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杨叶跟着女人从房间走了出来。

  “小叶?小叶你怎么也出来了。”说话间,女人放下思量,伸出双手温柔地将儿子拥入自己怀中。看着穿着略显单薄的儿子,蒋欣芩内心一片柔软。“小叶怎么不睡觉,就这么跑出来冷不冷。”女人将儿子紧紧的包裹在自己怀里,生怕他因此而着凉。

  “妈妈,我自己睡不着,我想听妈妈讲故事。只有听妈妈讲故事小叶才睡。”杨叶眨巴眨巴眼睛,天真的撒娇道。

  “好啊!那我们回房间再讲好不好,回房躺在床上,妈妈会给小叶将好多好多的故事。”说话间,女人抱起儿子向房间走去。

  另一处住宅里的院子里,昏暗的环境下,一个小男孩正在努力地练习着刚刚学会不久的功夫。由于天色不够明亮的原因,他的面容很难看清,只能依稀看到他在练习的招式。远处仅插着一个燃亮的火把,火把在昏暗的环境下散发出微弱的火光,显得清冷而孤寂。

  “你现在练的叫做形意拳。形意拳万法出自三体式。老一辈讲,三体式不仅是技击的基本架式,更是衍生出各种拳法动作的基础,还是行气走气,练通周天的不二法门。”

  突然一个粗暴的声音响起,那是从一个满身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喉咙间发出的。只见他站在夜色中一动不动,犹如同夜色融为一体。若不是他主动的发出声音,还真的难以发觉他的存在。

  一遍练毕,只见男人三两步走到他身边指导了他几个动作,之后命令道:“记好刚才错误的地方,再来一次。”

  话音刚落,只见小男孩忽然后退了两步。选好位置,然后两脚并拢,立正。两手向身体两侧伸开,由外向内画着弧,至头顶曲臂向体前下落,内含按劲,两腿随按变屈,直按至小腹处。做这个这个动作的同时,他身体微向左转,面向体左45度方向,翻腕,变拳,拳心向上,后向两肋处猛收……

  “好了好了,今天就练到这里吧!赶快回去睡觉。”男人看完了小男孩的练习后说道,语气十分生硬。

  “谢师傅。”小男孩向前走了几步,来到男人身前恭恭敬敬行了个礼,便踏着步子向房内走去。

  借助天上的微光,男人神神秘秘地出了宅院。不知走了多少冤枉路,这才辗转反侧而又小心翼翼地停在一处隐秘的地方,那里早就有人在等他。

  mB酷匠Nx网/m正版:首…发B

           “袁磊今天练得怎么样?”郊区里闪着几颗微弱的星子,衬托的此人更加神秘,他背对着男人,用十分威严的声音询问。

  “少爷天资聪慧,学的很快。”男人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不卑不亢的回答。

  “嗯,山里的那件事办的如何了?找到人了没有?”

  “跑了,跟着一个商客,不过现在……还没查出来那个商客是谁。”男人忐忑,揣揣不安地看着他,他能够预料到接下来的气氛,一个办事不利的人,任何老板都不会喜欢。

  “你是怎么办事的,连这点儿小事儿都做不好。多久了,还没查到,非等事情闹大才行吗?去查,无论用任何手段,付出任何代价,都要给我解决掉。”

  男人的暴怒使得身后的那人猛然一惊,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还是平复了好久心跳,这才敢小声道:“是,一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