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当天晚上,他被指使的什么也分不清,搬东西,跑腿子,尽管入夜微凉,他却还是一如白天时地面色涨红,汗水浸透衣背。

  他很小,同老板的女儿差不多,也就是个七八岁的娃娃。然而不同的是她是老板的女儿,而他,只是一个学徒,甚至连学徒也不如的小跟班,被人指指点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无尽的疲倦在一切都结束的深夜悄然而至,其实他早就受不住了,只是他得撑着,直到所有人散尽,不留一丝嘈杂。

  衣不解带的昏睡在大合铺上,鞋子都不用脱,浑身的汗味充斥在房内,衣服沾贴着身子,连头发都被汗水浸湿,如同刚洗过的一般,唇瓣微抿,流畅的呼吸告诉着同伴他此时的香甜。

  没有人愿意在此时打扰他,因为他们都懂,除了上面的那人,他们的日子,本就是这样没日没夜的煎熬。

  稀疏的星子碎碎点点,在天空飘啊飘,决定不了自己的轨迹,唯带着自身微弱的光照亮别人。

  压抑的天空下看不到奔走的人们,一切都在各自的睡眠中安然度过。慕皓晨闭上眼睛睡着不久,再次回味起了半年前的那个夜晚……

      暗淡的月光下,一个大约六七岁的小男孩穿着满身补丁的衣服匆忙地行走在山路间。晚风吹动他并不合身的破衣,发出阵阵声响。他脸蛋微红着,背着一个同样破旧不堪的背包,手提一盏剩余少许灯油的煤油灯,却并没有舍得点燃。

  山路崎岖,他跑起来却并不吃力,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般,如履平地奔走。昏暗不明的环境下,只听见砰的一声,他突然被脚下的高岗绊倒,煤油灯瞬间飞出手心,摔得老远。而他则被重重的摔在山路上,顺着山坡滚了好几圈,这才堪堪停住。

  缓了缓神,强行压下心中的惊吓,冷汗在他前额聚集,形成浓密的水珠。男孩用沾满泥土的袖子擦了擦,深吸口气,平复了一下心跳,这才小心翼翼地站起身来。

      强忍痛意,借助月光,男孩在高低不平的小道上慢慢摸索着,寻找那被自己不甚丢失的煤油灯。

  直至夜半十分,男孩回到了家。他手中依然提着那盏庆幸的没有摔坏的煤油灯。

  “儿子,你怎么才回来!吓死妈妈了。”看到娇小的身影,女人迅速起身,将孩子搂在怀里,眼泪已经盈满眼眶。“快去洗洗,饭我还没来得及做,这些东西人家都急着要,我得赶紧做出来才行。做饭的食材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去……”说话间,她看到儿子身上沾满泥土,不禁心里一惊。仔细一看,衣服竟是被划破一大块儿,碎片散落地挂在补满补丁的衣服上,显得十分突兀。而透过破掉的衣服,她看到里面几道深浅不一的伤口。

  弯下身,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伤口:“你受伤了?赶快去把衣服脱下来,我去帮你烧些热水清洗一下,小心感染。”

  “没事,妈妈!不过擦破了一点皮,不疼,我自己就会处理。”男孩将头埋得极低,声音颤抖着,显得很是委屈。

  “傻孩子,把衣服脱下来,我一会儿帮你缝好。”看着年龄幼小却无比懂事地儿子,女人极为心疼。

  自从家里出事后,无论吃喝用度,都是缩了又缩,这给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没有男人,紧靠女人自己,还要应付时不时来找事的人……对于儿子,她亏欠了太多太多。

  一天的时间在奔走中度过,他好久没去学校了。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酷匠网t●唯}X一正版Z,G其%J他,都Q%是、B盗版¤V

  在爸爸去世后的日子里,他的生活发生了可怕的变化——白天不敢回家,夜晚又睡不踏实,很多时候,他都是在别人的追赶中度过的。

  记忆再次被拉回山路间,暗淡的月光下,无数的男人凶神恶煞的对他穷追不舍,一遍又一遍的搜索着他的存在。他就躲在一堆灌木丛里,离他们……只有不过十几米。

  仿佛能嗅到死亡的味道,那种无助彷徨夹杂着绝望的心情,你们能够理解吗?

  一遍一遍的搜索如同凌迟一般,等待死亡的时间总是最难熬的。他就蹲在灌木丛里,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啪的一声,身上不知被谁拍了一巴掌,慕皓晨猛然间从梦中惊醒,紧接着一声笑语传来:傻小子,在不起来你就别打算吃饭了。

  意识猛然间回到现实,慕皓晨机灵灵的坐起身来,睁着那双漆黑的眼睛,看不到一丝惺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