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瑾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勾唇一笑。她怎会不知丞相素来势力极大,一时之间极难扳倒?

  她倒是未曾想到,这方老头也是个有本事的。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消息,既君王已有意收拾这肆无忌惮的丞相,她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想到这儿不由得低叹一声,何时她也从那个纯真甚至有些娇纵的小女孩,变成了如今心思缜密,步步为营的神医林桑瑾了?

  方致远注意到林桑瑾的失魂,轻轻拍拍她的后背,示意她不必多心,林桑瑾颔首,回以苍白的微笑。

  一时之间,殿内的气氛倒是风起云涌,丞相碍于皇帝冷漠的脸色,张张嘴却发现也只能俯身无言。

  一名武将小步从殿外跑来,在皇帝耳边说了什么,才让皇帝的脸色有所好转。

  皇帝从龙椅上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丞相,冷声说:“你莫不是还想着 ,你的走狗会来救你?”

  说着也不顾丞相愈发颤抖的身体,自顾自的绕着他肥胖的身躯缓步走了一圈,金黄色的靴子在静寂的大殿中掷地有声。

  许是觉得看着这坨肥肉在眼前抖个不停觉着无趣,男子随即挥挥手,无谓地道:“带下去,好好审问,择日处斩。他的那群走狗手下,既已收拾妥当,那便一并处置了!”

  眼见着那丞相颤抖的身影伴随着尖利的喊声逐渐消失,林桑瑾闭眸,任着身躯微微颤抖,她等待多时的时刻总算来了呐。

  爹,女儿替您报仇了。

  待林桑瑾走出宫殿,已是夕阳西下 。皇帝负手,看着那抹纤细却又坚定的背影在宫墙下渐行渐远,脑海却突然回忆起,那年轻早逝的御史。

  如今,不皆是一切都在朝设想中的轨道运行么?

  em酷匠网首j$发j

  他的努力,还有无数人的付出,终是被这个逐渐昌盛的王朝所渐渐埋没。

  那也无妨。从他站在这个位置起,便已注定这是他的选择。

  如今,他的女儿也长大了啊。

  听着耳边络绎不绝的汇报之声,皇帝渐渐升起了如释重负的感觉。终于,在所有人依次上报之后,皇帝的薄唇轻启:“一等罪者,丞相魏忠贤革职吵架,凌迟处死。魏党诸人按罪行划分余下三等,次一等者抄家入狱,再次者,革职充军。末等者,革职流放。”

  不等他们回答,黄色的长袖便一甩,朗声大笑:“好,好,好!人间再无魏忠贤!”

  数日后。

  林桑瑾骑着栗色小马,看着城墙上的告示和魏忠贤的首级,露出了这几日以来唯一真挚的笑意。

  方致远低笑,拍拍她的肩头,朗声道:“走吧。”

  女子面目清秀,星眸浸满干净的笑意,回首再望一眼繁华的京都,便策马扬鞭,决绝地离去。

  天空明朗的不带一丝云朵,带着这个世界释然的情绪。方致远皱眉沉思,这丫头,也不等等他这老骨头。待回去边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不过也好,一切都很好不是么。

  人间再无魏忠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北城南沅说: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