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是人非。

  一曲绵绵,道不尽愁别。

  往事终是过眼云烟,徒留手心残卷长叹。

  林桑瑾只觉心里堵着一团棉花,也不知怎得浑浑噩噩的回到了厢房。那棉花就这么不轻不重的堵在胸口,让她闷得喘不过气来。

  方致远悠悠地长叹一声,看一眼窗外黑沉沉的天色,带着几分不明的心绪也回了厢房,昔日稳健的步伐早已无影无踪。

  林桑瑾的思绪乱极了。一时之间她竟有些手足无措,仿佛活在这世上也是个令人不自在的错误。

  方致远的话语一直久久的环绕在她的耳畔,一句一句地刻入她的魂魄,心愈发的疼。

  “……你父亲希望你做一个善良的女子,行医救人。”

  “……做一个善良的女子,行医救人。”

  “……行医救人。”

  更新*9最Z快上酷J。匠网

  这句话在迷茫之中不停地在她的脑海回荡。行医救人么?她望了望自己的芊芊素手,恍然之间发现自己一身绝佳的医术却从未有用武之地。

  那就这样吧。她一下子疲惫的瘫倒在床上。那就这样吧,爹爹,我会完成你的心愿的。

  行医救人。还有,复仇。

  仿佛迷雾重重的前路一下被强烈的亮光划破,一条清晰却又布满荆棘的道路在她眼前呈现。心思来回反转,短短片刻,林桑瑾心里已经生出一绝妙的计划。

  她叹了口气,最终她还是没能保持自己的本性,用救人来完成复仇这样一个肮脏的使命。

  随即林桑瑾又坚定地抬起头,她早已别无退路。

  翌日清晨。

  方致远端坐在梨花木椅上,一声不吭的听完林桑瑾的的叙述,难得的没有正视林桑瑾。

  良久,方致远沉沉地叹一口气,仿佛想抒发出内心的郁闷。带着几分疲惫抬头,林桑瑾这才发现,昔日那个跟在她身后笑嘻嘻、充满活力的老头儿,真的老了。

  林桑瑾有些惶恐,但是还是倔强的与方老头对视,一如五年前,她被方致远接走时。

  方致远最终还是妥协了。他沉重地点点头,释然一笑:“也好。了却你这么多年的心结。"一晃一年飞逝。

  这一年里,林桑瑾从一个稚嫩的小姑娘,长成了一名细心稳重的女医。她与方老头共同研制出了治疗瘟疫的药方,带着药材走遍四方,治好了无数穷苦人家。以致于朝堂上下,都对这一老一少两位神医好奇不已。民间更是有林桑瑾与方致远是天降神仙之说,以示对这师徒俩的赞誉与好奇。

  已是不惑之年的皇帝,带着几分好奇的看着桌上的奏折。年轻女子,年老神医?倒是有趣。一抹赞赏的弧度弯起,这样的行事风格,自数年前那林御史去了,便再也未曾见着了。

  皇帝不知又想起了什么,有些默然。随即便拍拍手掌,唤来外面的大臣,令他速速接林桑瑾与方致远入宫。

  林桑瑾知晓自己即将进宫时,平静了一年的心绪不由得又开始颤动。父亲,瑾瑾很快,就能替您报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