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林桑瑾昏昏沉沉的睁开双眼,窗外已是星光明朗,稀稀疏疏的伴着蝉鸣闪动。

  林桑瑾只觉喉口烧的她难受,想要爬起来寻杯水喝,却惊觉手脚皆是疲软无力,胸口也堵着,十分难受。

  方老头听闻厢房的响动,推门而入 。点起一盏明灯,又为林桑瑾倒了一杯清水,扶着她喝下。

  林桑瑾咽下清水,却又觉着难得的寂静实在令人烦闷。轻启红唇意图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方老头自明白她的意思。放下瓷杯 ,木桌上响起轻微的振动:“瑾瑾,京城一带的瘟疫想必你也听闻了。我研究过,这瘟疫极其复杂,一时半会定然无人能解。如今你作何打算?”

  林桑瑾闻言鼻尖又是一动,父亲身子素来孱弱,也不知这来势汹汹的瘟疫可否会伤着他?

  酷U匠网O正版¤j首¤发

  想到这儿眼中便不由得多了几分期盼,期期艾艾的带着几分鼻音道:“老头,我想回京城看看我爹。”

  方老头难得地没有说话。沉默了一阵子,他起身望着门外的满天星光,负手而立:“你爹当初将你托付给我,便是为了让你行医救人。你心里想必仍有怨恨,为何还要回去京城?你既喜爱学医,何不钻研药方,治好京城难民?”

  林桑瑾咬了咬红唇,硬着头皮道: “我放心不下我爹。”却只觉得底气愈发不足,有些烦躁。

  方老头沉吟片刻,终究还是转身坐在她面前,带着几分严肃道:“桑瑾, 有些事儿你终究是要知道的。当初你爹送你来边疆,就是因为他弹劾一名高官 ,自知时日无多,故而才让我带你远走高飞。”

  看着林桑瑾惊讶与急切的眼神,方老头狠一狠心,咬牙道:“你走后几日 ,林府便被抄家,你父亲也死于狱中。 那时我们尚在离京路上,我便托了好友将你父亲的尸首带出,与你母亲合葬了。”

  林桑瑾只觉脑袋里晕沉沉的,仿佛一团浆糊硬生生的塞进她的脑海,然后压迫着她的喉间、心口,憋闷的她喘不过气来。

  方老头见状欲说些什么,看到林桑瑾迷惘的眸子却又不忍继续。一掌横劈她的后颈,林桑瑾的身子软了软,便悠悠的倒下。

  次日清晨。

  已是晨光笼罩大地,几缕微风吹面而过。寂静的村庄逐渐热闹起来。方老头早早的起身,持一盏清茶,端坐在堂外。

  林桑瑾早已起身,却久久的沉默不语,不知作何反应。

  她回首看看窗外,脑海中有些茫然地想,似乎离家那年,也是当下这般雾蒙蒙的天气。

  多少年了?恍若隔世。

  时光流逝的飞快,仿佛在空中留下了尖锐的划痕,带着轻轻的声响。

  一瞬间,她想起了很多。

  想起幼时,父亲的大手握着自己白嫩的小手,一笔一划地在雪白的宣纸上写着字,墨痕流出一道道铿锵有力的字迹。

  想起父亲带着自己在花园中扑着那些蝴蝶,不时传来悦耳的笑声。母亲就在不远处的秋千上低眸刺绣,不时抬首望望他俩,温柔一笑。

  想起那年母亲长逝,父亲伏在母亲的榻前,捂着脸低低地哭泣。再抬首时,眼里的绝望和漠然使她阵阵心惊。

  想起五年前,那个雾蒙蒙的早晨。一段短短的对话决定了她的命运,她被父亲决然地送上马车。那是她只顾着埋怨,却不曾注意到父亲眼里的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