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桑瑾闻言脚下一歪,随后身子便软软的歪倒在了门框上,险些摔了过去。

  那少年见状忙不迭地伸手去扶林桑瑾,手心交错的点点余温让林桑瑾昏沉的脑海清醒过来。

  方老头闻外头声响不对,也不顾手上的锅铲,随处一丢便急匆匆的从炊烟之中跑出。见林桑瑾原本红润的面色此刻一片苍白,滴滴汗珠顺着鬓角滑下,红唇微启艰难的呼吸着。

  方老头也顾不得那么多,狠狠一瞪白净少年,便扶起林桑瑾往小院里去了。少年迷惑的摸摸脑袋,却也无暇顾及别的,怔了一瞬便往内室奔去。

  好一阵忙碌,林桑瑾才在方老头的端茶送水中缓过气来。微微阐上双眸,摇了摇头掩去眼底的片片担忧,任方老头拉着白净少年出了厢房。

  适才听闻京城附近爆发瘟疫的消息时那股心悸仍余留丝丝盘旋在心上,搅得她不得安生。本以为自己已经适应了悠闲自在的乡村生活,却不想听闻瘟疫爆发时,仍然是止不住的担忧。

  担忧京城的家人亲友,尚可安好?

  林桑瑾叹一口气。这几年她竭力让自己沉浸在舒适的生活之中,不再去想为何当初父亲要送她来此地。自然,她做的极为出色。从开始那个任性调皮的女孩,到如今仍有活力却多了少女那几分细腻和沉稳,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她从未记挂过京城。

  可谁也未曾想过,至亲的骨肉,再怎么样都不可能放下吧。更何况,她心里还余留着那心结。

  方老头竖起耳朵,直至厢房的动静弱下来趋于平静,他才拉着白净少年走到院子内,满脸严肃的问道:“你适才与瑾瑾说什么了?怎得瑾瑾这般慌张?!”

  那白净少年被方老头凌厉的眼神审视着,一时有些慌乱。退后两步稳一稳心绪,才心有余悸的回答道:“方神医,京城一带爆发瘟疫了!”

  方老头的一字白眉闻言猛地一挑,随后紧紧的蹙了起来。京城……想必那丫头是惦记着他的父亲了。

  方老头低眸,脑海中略一思索:“瘟疫可有向此处逼近之势?”

  那少年摇摇头:“尚无。只是各地随后大乱,人心惶惶,也有谣言四起。如今村民们尚未知晓,村长遣我来问问您的意思,毕竟京城……”

  方老头抬手,示意他不必继续:“好,我知晓了。不必让村民们晓得了,左右并不与我们有关。”随后重重叹一口气,“我也老了,折腾不起了啊。”

  少年望一眼方老头,见他不再言语,便朝他一弯腰,默默退出小院,转身朝村落跑去。

  京城啊……想来天下不得太平了。

  远离京城千里之外的这个边疆小村落,丝毫没有受到慌乱的波及。老人依旧是不慌不忙地抽着嘴里的大烟,农家妇女多是三两一聚,侃着家常话,或说些琐事。几个孩童三三两两的在大榕树下逗着各家饲养的家禽,唯独村落深处的小院匿着各不相同的思绪罢了。

  {6酷;^匠!A网p唯4一g#正版1R,EL其:@他y都是盗版=A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