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晃三年流逝。

  一亭亭玉立的年轻女孩抱着药篮子 ,从山间的小路中徐徐走来。脸上虽还遗留着几分稚嫩的味道,但弯弯的柳叶眉,圆润的杏眼,微微上扬的娇嫩红唇无一不凸现着少女的魅力。

  眉目含笑间,尽是风情流转。

  少女身着一袭简介利落的白衣,衣摆沾上了些许雨后的春泥,额边也余留着点点汗水,唯独篮子内还滚动着露水的新鲜药材毫发无损。

  眼前冒着炊烟的村子在夕阳下越来越近,少女不由得迈开了步伐,脸上欢愉的弧度更甚。

  走进村落,几名妇人三三两两的在河边浣衣,不时传来阵阵笑声。见着少女,一圆脸妇人放下木盘,卷起袖子抹一抹汗珠,冲她一笑:“瑾瑾采药回来啦!”

  其他几名妇人也闻声回首,见着是林桑瑾,也不由得绽开笑意,冲她招呼。

  林桑瑾笑眯了眼,一一冲几个妇人挥挥手,嘴上不时应着,脚下却一溜烟儿的跑向村郊一栋僻静的小院。

  几个妇人不由得失笑,也不与她计较,便回头继续浣衣。

  再说那林桑瑾远远见着了小院的影儿,便没了适才那股乖巧劲儿,扯开嗓子便喊道:“方老头,我回来啦,做饭没呐!”

  那方老头正在院里倚着竹椅,一手执竹扇,一手执瓷杯,正悠哉游哉的品茶晒太阳呢。却闻林桑瑾的呼唤,茶水便呛在了方老头口中,只逼得方老头咳的面红气喘,好半天才缓过气来。

  林桑瑾的身影随即便现了形,哼着小曲蹦蹦跳跳的进了院子。方老头气的吹胡子瞪眼,眉边的皱纹挤成一团,手一撑便扔掉手中的竹扇瓷杯,叉着腰朝林桑瑾吼道:“诶诶诶你这臭丫头!喊那么大声做甚!想吓死你师傅么!”

  林桑瑾撇撇嘴,自顾自的绕到墙角 ,放下采的药材,这才斜方老头一眼, 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若是没做饭,能被吓成这样?”

  方老头闻言,几分讪讪之色爬上面庞,挠挠白发,嘴上却不服输地道:“ 就你这臭丫头嘴馋!我不过忘了时间罢了,你至于么!真是的。”说着便闪进厨房,带着几分不满的烧火做饭去了。

  却说三年前,方老头带着林桑瑾来到这个偏僻却秀丽的村落。开始林桑瑾还因为此处简陋而百般不愿,幸好村民们耐心,听方老头叙说一二她的身世, 便也怜悯她是个贵族小姐,也不和她计较,总去陪陪她说些乡野里的趣事儿。

  毕竟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再不情愿也不过折腾数日。渐渐的,林桑瑾竟也愿和村中年纪相仿的孩童戏耍,有时候还说些京城里的繁荣景象。

  至于这拜师,方老头倒是一反对她的纵容,强硬的告诉村里人,林桑瑾便是我徒儿。纵然她不情愿,最后却也喜欢上医术,跳跳脱脱的习了三年,也帮着村里人治好了不少小病小痛,偶尔也和方老头去邻近的城镇医馆坐诊,小日子过的到也算是惬意。

  林桑瑾叹一口气,三年下来,她也习惯这宁静舒适的日子。唯一的不完美  ,恐怕就是家人了。

  心思正游荡着,却听闻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少年的喘气声,近了小院。

  林桑瑾猛地起身,提起裙子便冲向院门,欲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只见一眉目清秀少年抹着额上的汗珠,胸口大幅度的起伏,冲林桑瑾道:“桑瑾妹妹, 你快与方神医说一声,京城一带爆发瘟疫了!”

  酷匠网Z唯\一正版¤Q,其a他都tl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